9.0

2022-09-01发布:

亚洲日韩精品高清一区二区三区碧玉江山录 1-2

精彩内容:

第一章
“我TM”
“我TM不會是穿越了吧?”
如果我沒記錯,一分锺之前我還在女友閨蜜的床上做運動。怎麽一眨眼間,就感覺眼前一片黑暗,然後跌坐在這陰暗的山洞裏。腦海中最後的一幕,是女友提著刀。。。。
艱難的扶起自己,先是低頭瞧了瞧身上,衣服是冰藍的上好絲綢,順滑無比,繡著雅緻竹葉花紋的紫色滾邊。寬大的袖袍緩緩擺動,一條淺藍的腰帶束住自己,典型的古代裝扮。看著精緻模樣,許是個富家公子。
感覺稍微恢複了一些力氣,我眯著眼睛,順著暗淡的光線開始打量著周圍。
沒錯,的確是個山洞,周圍長滿了綠青苔、野篙和茅草,幾丈多高的洞頂上,一大片綠茵茵的青藤直垂下來,掩蓋住一個不大的洞口。陽光透過蔓草射在草地上,又返照到洞中,使洞中蒙蒙的水氣呈現出淡淡的青色,幽靜缥缈仿佛青霞繞室。
應該是這具身體的主人從那洞中跌落下來,摔死了,結果讓我撿了個便宜。回憶在藍星上看過的穿越小說,我心裏猜想。

“管他呢”我喃喃說著。
當務之急還是想辦法出去。
小心翼翼的活動了一下腿腳,或許是因爲穿越的緣故,理應嚴重受傷的身體卻無大礙。只是腦袋疼的厲害,一些記憶的碎片仿佛刀子一樣一道道劃過,我感覺這具身體的記憶在慢慢與我本身融合。
我擡頭看了看洞口。這高度。。。。
“艹”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看來是沒希望了。
只能向前走,看看有沒有其他辦法。

眯著眼睛小心的向前走著 一個轉角,眼前突然豁然開朗。
光線從蜂窩煤一樣的洞頂投下,充滿整兒洞室,一汪清澈見底的泉水點綴在陽光下,反射這淡淡的金光。。。。

“十幾年了吧,居然老夫還能見到個活人”

“我擦,鬼呀”

突兀的聲音在洞中回想,我嚇得差點跳起來。仔細一看,才發現光線覆蓋不住的角落裏,一個蒼老的佝偻身影盤坐著。

“呵呵,莫怕莫怕,你一年輕小夥子,怕什麽鬼”

“額,這位。。。。老先生,”盡管融合了前身的記憶,古代的語調和說話方式我還不是太習慣。

“這位老先生,小生不幸跌落洞中,實在是打擾了。”

“無妨無妨,老夫我靠著辟谷和洞中泉水,困在這裏苟延殘喘了十幾年,如今總算可以開葷吃肉了,嘿嘿嘿嘿。”那老人用陰邪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什麽!靠泉水活了十幾年!”

我心裏一驚,難道我穿越到了一個仙俠世界?
在仔細想想,突然回過味來。

“呃,老前輩,小生這皮糙肉厚的,您老高人一等,還是算了吧。”

“哈哈哈,”這老家夥突然放聲大笑起來。“你這小公子好是膽小,老夫早就過了愛吃人肉的年紀了。”

我越聽越不是味,感情眼前還是個曾經愛吃人肉大魔頭。

“怕什麽,”那老魔頭一臉鄙夷的看著我。“看看老夫的腳吧!”

我順著他的話小心打量了一眼。

“嘶。。。”

這老魔頭下半身的樣子把我惡心的不輕。他的雙腿已然萎縮,只留一坨爛肉攤在地上。混夾著腐爛的衣物。

“這。。。老前輩你。。。。”

“哼!”這老魔頭的臉扭曲起來。一股恨意爬滿他那滿是是溝壑的臉。

“罷了罷了,”老魔頭神色又莫名其妙突然緩和下來。泛起慈祥的笑容。“這位公子姓甚名誰呀。”

變臉變的真快,這老家夥不會是瘋了吧。我悄悄的向後挪了一點。腦袋中撿起一塊前身的記憶,口裏答應著。“小子呂步愁,字。。。”

“哦,你姓呂!”眼前的老魔頭突然泛濫起歡快到極度的笑容,上上下下的打量起我。“哎呦,還真是有點像啊,嘿嘿。”

“呃,老前輩我。。。”

他一揮手,打斷了我。“想不想出去呀?這洞裏就只有水,沒武功地底子的人可待不久。”

“想!”我斬釘截鐵的說道。

“好!那你就來拜師吧。”

啊??我一時跟不上這老人的腦回路,拜師?

“怎的?不願意?老夫一身武功獨步天下,要不是先受仇人圍攻,傷了腿,又困在這洞中十幾年,怎會如此落寞!”

“願意願意,小子願意。”先不管是不是吹牛,我先穩住他再說。

“哈哈哈哈,願意就好,不過先說好,老夫這蓋世武學雖然強蓋天下,無人匹敵,極短時間內就能培養出絕世高手,但是,還是有一些小小的隱患的。”老魔頭摸著下巴的灰白胡須,緩緩說道。

隱患?果然沒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經受住二十一世紀網絡騙局的我對此不屑一顧。

“是不是擔憂老夫在騙你?”這老魔頭仿佛看穿了我心中所想,歎了口氣,“人心不古啊,看看老夫現在的樣子,還有何必要騙你?”

“小子孟浪了,”我心中一轉,覺得這老家夥說的也對,“只是老前輩,這隱患。。。能否提前告知小子。”

“嘿嘿,老夫就欣賞小子你這謹慎的模樣,告訴你又何妨?”這老家夥一臉誠懇,“倒也說不上是什麽隱患,只是若學了老夫這碧玉九劫勁,怕是要做一些犧牲,放心,小小的犧牲。。。。”

“什麽犧牲。”

“別急別急,”老魔頭頓了頓,“這門武功,集百家之所長,又專注于激發人體之潛力,獨辟蹊徑,于浩瀚武學中創出一條與衆不同之路。”說完,他一臉自豪的看著我。

“什麽與衆不同之路?”

“乃‘刺激’也”

“刺激?”

這老魔頭突然詭異一笑,搞的我心裏莫名發毛。“正是刺激,老夫舉一例吧,嘿嘿,若是看到你最最心愛的女人在別的男人身下婉轉承歡,這刺激,大不大呢?”

我擦,難道這個刺激就是所謂的小小的犧牲?老子可沒有綠帽癖啊!我心裏一驚,但是順著老魔頭的話一想,好像又有那麽一點。。。我心裏一陣扭捏,感覺下體一熱。

“你先考慮考慮要不要拜我爲師吧,不過說好,若是沒有武功在身,沒有輕功你可出不去呀”

這。。。我才想起來眼前的當務之急是要出去 否則,我可沒這本事不吃只喝還能活十幾年!我抱著手,仔細考慮起來

“想好了沒呀?”老魔頭慵懶的聲音突兀的想起,“你拜還是不拜呢?”

幾天後。
我收起運轉在經脈中的真氣,緩緩站起,眼神複雜的看著眼前的老人。
幾天前的老人若還算的上是有精神,眼下卻只能以風燭殘年來形容。頭發與胡須已經變得雪白無比,蒼老的溝壑爬滿了臉龐,眼神黯淡無比,仿佛已經是個死人。

仔細考慮後,我最終還是拜了這老魔頭爲師。

“呵呵,老夫這僅剩的幾年功力已經全傳給你了,若是你能早來幾年,老夫身體更好,興許還能再進一步,唉。。。”

“師父,徒弟我。。。”我心知傳功過程極其痛苦艱難,且對師父的身體傷害極大,“師父你,務必保重身體爲先啊。”

“沒事,老夫我沒幾天日子了,若是能讓你這年輕人脫困,也算是還了前半輩子的債吧 咳咳。。”還沒說完,師父就劇烈的咳嗽起來。

“好了,老夫如今也沒什麽可交你的 你滾吧”

我趕緊說道:“師傅,我帶你出去!”

師父卻鄙視的看了我一眼:“就你,哼,你雖然得我幾年功力,但具體施展起來卻毫無經驗可言,初入江湖的菜鳥都比你強,自己施展輕功還不順,還想帶老夫一起折騰不成?”

“這。。。”我低下了頭。

“好了,滾吧滾吧,在磨磨蹭蹭,宰了你!”師父臉色突然狠厲起來,“你也別感激我,老夫不欠你什麽,若真想報答我,出去以後就別和他人提我的事,老夫剩下這點日子還想清淨清淨,知道了嗎?”

“徒兒知道了,”我心中歎了口氣:“那徒兒就真的走了。”說完我果斷後退了幾步,跪下磕一個幾個頭,再緩緩退去。
只是我心中一直隱隱約約藏著一點疑惑。一位素味平生的老人,真的會甘願犧牲自己嗎救別人嗎?師父真的這麽好嗎?
心裏想著,我又對修煉的“碧玉九劫勁”的所謂隱患擔憂起來。按照師傅所說,若是沒有“刺激”,只靠自己吸納吐氣,日月積累,這門頂上武學非但發揮不出其真氣快速壯大,出手淩冽毒辣的長處,反而可能比其他武學進度稍慢。尤其再于“破劫”之時,若無那“刺激”,將即爲艱難。

“算了算了。”我心裏想著,按照我拜師前的設想,先騙了師傅傳我武功,等到出去後,大不了不練就是了。安安穩穩過日子,模仿穿越的前輩們利用一些現代思維,在這古代武俠世界裏發發財,過過小日子,豈不是妙哉?何必苦戴綠帽子呢。咱可是九年義務教育下的時代新人,這點變通還是有的。。。。。。









第二章

艱難的試了好幾次,我氣喘籲籲的從洞中爬出來。心裏面一陣泛苦。果然如師傅所說,我空有一身真氣,卻不知道如何發揮才好,連最基本的輕功都使得不順暢。
“哎,還是缺乏經驗啊。”

“呂哥,呂哥。。。”

一陣焦急的聲音隱隱約約從遠處傳來。

“這好像是在叫我?”我想起,我在這個世界還有親人,有朋友,就這麽消失了好幾天,豈不是讓人空擔心。不過這聲音好耳熟,我閉上眼睛稍作回憶,又猛的睜開,“難道。。。”

遠處一個少女一邊喊著我一邊四處查看。有了武功在身後,我的目力好了很多。

“天啊,這是仙女吧!”我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少女肌膚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焦急顧盼之際,又自有一番婉轉動人。一攏紅群,玄紋雲繡,外罩一件逶迤拖地的白色梅花蟬翼紗,隨著走動不停的隨風而舞。腰若細柳,肩若削成,俊美絕倫,風姿秀逸。

那少女似乎看到了我,也是一愣,再就帶著哭腔小跑了過來。“呂哥,你這幾天到底去哪裏了,嗚嗚。。。。”

*******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我不停的說了小半個時辰,這才歇了口氣,抿了一口清茶。

“也就是說,你是在山中遊玩時不慎跌下懸崖,被困之時,吃下一枚野果才突然有了功力,之後靠輕功回來?”

“回伯父,正是,之後或許是因爲身體不適應,就暈了幾天。”我悄咪咪的撇了伯父一眼,生怕這在藍星穿越小說中爛大街的借口被輕易揭穿。

眼前之人就是我的伯父,或許更準確的說,是我的養父,十年前江湖上著名的神醫和頂尖高手,我的青梅竹馬未婚妻洛绾晴的父親洛闵。這位中年人現在兩眉緊鎖,眼神中含著淡淡的憂慮。兩鬓已然斑白,富顯老態。

“嗯,我猜,你或許是巧合下吃了傳說中的九轉赤陽果,這果子是不是紅色的?”

“是,是,就是紅色。”我心裏卻是想著這借口不愧是在各大穿越名著中百世流芳,果然有奇效,嘿嘿。那老魔頭的事,最好還是先隱瞞下來。

“唉,沒想到竟然能碰到這等奇事,也不知你這小子到底是因禍得福,還是因福得禍啊,”伯父搖了搖頭,“好了,晴兒這幾天擔心你,飯都沒吃幾頓,還不快去賠罪!”

“是,伯父!”踩著不太熟練的輕功,我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穿過一片假山,兩邊是抄手遊廊,當中是穿堂,當地放著一個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轉過插屏,小小的叁間廳,廳後就是後面的正房大院。正面五間上房,皆雕梁畫棟,兩邊穿山遊廊廂房裏,傳來陣陣藥香。在往前幾步,就是晴兒的房間。
想到晴兒,我的心中泛起片片溫暖,前身與晴丫頭的回憶猛的鑽進我的腦海。
還記得小時候,玩鬧時我不小心親到了她,她哭著要我負責。我和她一起逃出私塾,又一起灰溜溜的挨伯父的闆子。初春,我們一起偷喝新釀的桃花酒;盛夏,我舀一勺冰涼的雪梨湯給她;深秋,她摘下一片紅葉,墊著腳貼在我的臉上;寒冬,我們打鬧著,嬉戲著堆起雪人。我們漸漸長大,曾經的晴丫頭長成了如今的大淑女。竹馬恰時遇青梅,相識終爲須眉與朱顔,豈料,多年未改仍歡喜,日久情深甚于海,情更比金堅,相誓至古稀欲伴行休也。。。。。。

回憶就像晴兒塞給我的糖葫蘆一般甜蜜,我的嘴角漸漸泛起幸福的笑容,一邊悄悄的打開房門。

“咦,晴兒是在睡覺嗎?也是,這幾天,她都沒睡個好覺吧。。。。。。”我想悄悄的退出去,不想打擾到寶貝晴兒的休息,突然又想到,自從晴丫頭及笄後,我就再也沒進過她的閨房。。。。。。

咽了一口口水,我糾結了一下,悄咪咪的往內室走去。

我猛吞了一口口水,這,這就是我的寶貝晴兒嗎。盡管已經看過不知多少遍了,但眼前的美景依舊還是讓我心裏發顫。

或許因爲是夏天,寶貝晴兒穿的很單薄,身上只蓋了一層小小的薄毯,薄蟬翼的霞影紗玫瑰香胸衣從毯子中露了出來,隱約間能看到那一抹傲人的雪白。

雙腳露了出來,晶瑩剔透的小腳趾隨著晴兒的呼吸輕輕起伏,白裏透紅的嫩足整潔光滑,我輕輕的靠近,一點異味都沒有,甚至還透著一股淡淡的花香。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感覺我的鼻血都要噴了出來。事實上我不是一個戀足的人,在藍星上,哪怕美女也有腳臭吧。但眼前的一雙如藝術品一般的美足卻讓我渾身充血,真真是翠钗照耀銜雲發,玉步逶迤動羅襪,古人誠不欺我也。我小心翼翼的捧起這雙腳。。。。。。

“呂哥,你在幹什麽呀。”我沈醉在眼前的美足下,卻沒發現越來越重的呼吸已經把晴兒吵醒了。

“哼,大淫賊。”晴兒掙紮著坐起來,兩只腳一收,把全身往小毯子裏一躲。眼前的美景頓時消失不見。我一臉尴尬的看著寶貝晴兒,兩只手不知道該往哪裏放。

“大色狼,”晴兒的臉紅到了耳根,“晴兒還沒跟大色狼成親呢。”動聽婉轉的聲音或許是因爲害羞,小如細蚊。

“嘿嘿,”我撓了撓腦袋,“這不快了嗎。”

“哼,爹爹說了,男女授受不親,你還偷偷摸進晴兒的閨房,還不快出去,被爹爹看到就不好了。”

“嘻嘻,晴兒叫聲相公我就出去。”

“你你你,得寸進尺!”眼看著寶貝晴兒的眼眸中漸漸泛起了淚花,我慌了神。

“诶吖吖,寶貝晴兒,娘子乖乖,相公錯了。”

聽到了我不停的道歉,晴兒止住了淚花,小巧的鼻子一皺:“誰是你娘子,亂說。”語氣中卻透著淡淡的欣喜,“好啦,快出去吧,晴兒困死了。”

聽到這裏我心中又是愧疚泛起,晴兒這幾天該多擔憂我啊。

“相公,快出去吧。”

“你叫我什麽?”我心肝一顫。

晴兒卻是頭往後一擺,不再搭理我,這會,害羞的連頸脖子都染上了一層血紅。

“嘿嘿嘿嘿。”我感覺胸膛中充滿了甜蜜的幸福。歡喜的出去了。 亚洲日韩精品高清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