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精品综合久久久久久98煤矿淫之路前传之徐总玩男淫

精彩内容:

煤礦淫之路前傳之徐總玩男淫

字數:25853字
徐秦生當上真正的老總,是2004年的事情。自從調入煤礦系統,徐總開始官運亨通,一步一步地在集團公司站穩了腳跟,從部長到總經理助理再到副總經理,最後成爲了一個幾萬人的大企業的老總。這回能當撈到總經理這個肥差,掌管上百億的資産和幾千萬的流動資金,除了跟省上某委的領導把關系調整得非常到位這個因素,徐總認爲自己超強的能力和豁達開朗的性格是非常重要的基礎。
表面上呼風喚雨、雷厲風行的徐總有一個不爲人知的小秘密,喜歡玩男人。
雖然他有妻子女兒,以及很少來往的前妻和兒子,甚至還有一兩個對他單相思的說是情婦又算不上情婦的紅顔知己,但是他最喜歡的是和男人混在一起,除了固定的朋友,也有那種一面之緣的炮友。在省城徐總有兩個固定的朋友,每個月都見上個幾回的,師範學院學表演的雷之皓和交警黃磊明。他這兩個小朋友各有特色,都讓徐總十分喜歡,常常給他們買些衣服、生活用品。可是,這些阻止不了徐總仍然對其它男人動邪念,一有機會特別是趁出差時他還會去找各種各樣的男人風流一下。他見識過的人太多了,他玩過公務員、教師、軍人、裝修工、服務生、民工、公共汽車司機,還有保安,加上雷之皓和黃磊明,各行各業、叁教九流的,都齊了。他喜歡玩男人的那種感覺,特別是那些健康陽剛、英俊挺拔又粗壯野性的男人。當他肆意地驅使、命令以及這些外強中幹的男人時,他能體會到那種發自內心的淩駕的快感,那種愉悅甚至超過了生理的快感
他總覺得人生在世,在事業上要有拼勁闖勁,在生活中又何必委屈自己呢。
所以在男人身上,即使多花些錢也無所謂。而且他現在想找的是所謂的「極品」,他自有一套標准去衡量。他身邊從來都不缺男人或者男孩,包括一些中性陰柔、學生氣的或是長發異服的年輕人。
在集團裏,知道他的這個特殊愛好的,只有他的老部下陳濤。幾年前,徐總在地管部當部長時,他是那裏的小辦事員,那時也就25歲左右。他人生得高大英俊、聰明伶俐,總喜歡穿一身運動服。徐總一直沒弄清楚到底陳濤是不是個真正的同志。黃磊明就是陳濤介紹的,是陳濤的一個遠房親戚。
徐總見這陳濤會辦事,人也長得靓,就想辦法把陳濤調到了集團辦公室。這樣離自己近些,看著也養眼。這陳濤很會察言觀色,酒量也大,過了半年,讓他做了副主任,專門負責接待工作。陳濤經常陪著徐總四處吃喝嫖賭,只不過這個嫖,可不是一般的嫖,嫖的可是大小夥子。徐總覺得陳濤對這些事情既不反感無沒興趣。在這方面,徐總和陳濤保持著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信念。雖然有好幾次徐總想動動陳濤,可是熟人熟事的,也不好下手。反正徐總每天忙都忙不過來,不管是在事業方面還是在床上。兩人誰也不捅破這層窗戶紙,倒也相安無事。
最近徐總一直盤算著再走一趟東山,跟陳濤說了安排了檢查之類的項目,可以在那邊多呆兩天,怎幺也沒見陳濤動啊?回憶起東山的那個礦工,他靠在辦公室的皮椅上,羽裏有些心猿意馬的。
上個月的東山之前讓他十分銷魂。東山縣是他前妻的老家,兒子也在那邊讀高中。回去是去看望病重的前妻,因爲兒子堅決不見他,前妻也不冷不熱的,他呆在醫院裏十分尴尬。悄悄地留下兩萬元錢,他就離開了醫院。
他決定給小張打個電話。小張是東山縣人,原來也在東山的煤礦上幹活,後來去了深圳,不知怎幺就做了鴨。徐總花錢玩的第一個男人就是小張,後來每次去深圳出差,他都要找小張。正好非典之前,小張從深圳回到了老家,還給徐總發來過短信。此刻,徐總正寂寞惆怅,想再找小張樂一樂。
小張在電話裏顯得非常興奮,說要過來接徐總。等徐總見到小張才發現,小張已經是一家規模不小的酒店的老板了。徐總一想,完了。如今的小張已經今非昔比,看來今天晚上沒戲了。徐總正在郁悶,沒想到讓徐總大跌眼鏡的是,小張說他手上有個「極品」,正想讓徐總品嘗一下。
徐總半信半疑,不知道小張說的「極品」是個什幺樣的男人。小張賣著關子也不肯說。等小張真把那人找來,好家夥,可把徐總樂壞了。這粗壯成熟的礦工正好符合徐總的口味,而且挖掘出了徐總的潛意識中對雄壯男人的控制和征服的
渴望
當房間裏只剩下徐總和那精壯男人時,徐總胸中的熱望已經膨脹到了極點。
他用他那老嫖客高超的手腕,很快就達到了目的。他很少見到像那個礦工那幺粗大的雞巴,也沒搞過這種年齡的男人,特別是聽說那人還有一個兒子,他更來勁了,操一個當爹的人,你想想,那感覺多棒!他在礦工的屁眼裏折騰了叁十分鍾,終于一泄如注,癱倒在他身上。完事後,他見那礦工的大雞巴還一直硬挺挺的立著,便讓礦工自己撸自己的雞巴。看著那礦工正賣力的耍弄自己,徐總發現自己的家夥又翹起來了。這可是這些年來早已久違的事情了,他還意猶未盡,可那男人很快就射了出來,提上褲子就走了。
那簡直是永生難忘的一次經曆。完後,小張說這大男人只是家裏經濟困難,並不是做這行的,所以他有點不好意思。徐總不想探究這個事情的真僞,而是按照規矩,先拿出1000元,算是開苞費,又拿出了200元給張順的好處費。
回到省城,徐總腦子裏還是在想那個38、9歲的礦工,身材那叫壯、模樣那叫靓、雞巴那叫棒……,啧啧,真沒玩過這幺有爺們味的男人。
想著想著,徐總有些興奮起來。他站起身來,喝了口上等的烏龍茶,抓起電話給陳濤撥過去。「東山的檢查工作安排好沒有啊?」
陳濤在那邊很是恭敬,「徐總,跟馬縣長、還有李局長都聯系過了,馬縣長下星期才回到縣上,李局長請咱們下星期再下去。」
徐總有點不高興,「小陳,你不要驚動下面的同志嘛,我們這是系統內部的例行工作,五礦又是我們直屬的礦,不需要其它部門領導來接待。咱們自己去還能自由舒服一點。」
那陳濤是聰明之人,一聽就知道徐總有安排,只是借檢查之機走走而已,便回答說:「明白。徐總,那咱們星期五就走?」
「呵呵,小陳,辦事就要講求效率。你看,你們王主任就是因爲年齡太大,跟不上時代節奏,才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啊。」徐總又開始又開始用辦公室主任的官位來引誘陳濤。那王主任年事已高,原來得罪過徐總,徐總上台後慢慢地就把他的權給瓜分掉了大半。王主任自知大勢已去,便長期抱病在家休息,反正工資一分錢不少。
陳濤聽罷,忙陪著笑臉,「是是是,很多方面,都還需要徐總您多指點、提攜。」
徐總放下電話,嘴角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辦好簽證之後,肯定要上

徐總讓司機把車開進蓮花小區,讓司機打個車回公司裏。徐總鎖好車,朝電梯口走去。這不是他真正的家,只是他作樂的地方。他去年在這個小區買了一套100平米的房子,現在已經增值了。他打開門,看見黃磊明正光著身子靠在沙發上看碟子呢。
見徐總回來,黃磊明趕忙過來接過徐總手裏的公文包和手機。徐總瞄了一眼電視上的畫面,是叁、四個男人正在胡鬧。徐總知道黃磊明就喜歡看這種類型的片子,原來一直想玩3p,都讓徐總給他否了,他可不想讓別人沾惹他的人,更不想黃磊明的心思太花。徐總再一瞧黃磊明的下身,大大的龜頭已經快要從包皮裏伸出頭來,整條雞巴不軟不硬地吊在雙腿之間。他稍稍彎下腰,伸手抓扯住黃磊明的卵包,輕輕往下扯,發現黃磊明的雞巴果然向上擡起了,像是在對著他點頭。
「今天這幺早,你今天休息?」徐總有點意外,他以爲小明要晚上才能來。
「我請了假,明天也不上班。生哥,今天晚上我要好好陪陪你!」黃磊明聲音裏充滿了興奮。
「噢?」徐總也有些意外,他並不想陪黃磊明整夜的時間。但是他也沒有表現出不快,近來各方面的壓力很大,他正想讓黃磊明好好伺候一下他。「看來你的小屁股今天能吃個飽了!」徐總淫蕩地朝黃磊明笑著。
黃磊明若論身材長相,並不十分突出,但是人樸實,心眼好,也沒什幺過多的想法。他個頭不高,身材也不壯碩,但是比較結實,整體看濃眉大眼的,五官端正,但也沒什幺特點,長得有點黑,也許是天天站崗給曬黑的。當然,和他交警隊的那些同事比,他的條件只能算是中等。有時徐總經過路口時,看到那些英俊潇灑的警察,就會感覺人無完人,黃磊明床上的激情和精力簡直沒說的。就是長相氣質差了點。不過他能把徐總弄得很舒服,心裏、身上都舒服。
黃磊明幫徐總脫下衣服褲子,這時,他的雞巴似乎又漲大了幾分。徐總看他那樣子,可能是很久沒有做了。徐總曾經跟黃磊明談得很清楚,不准他在外面胡來,也不准他自己手淫。黃磊明一直喜歡年齡較大的較爲肥胖的男性,遇到徐總這幺有權勢有氣度的男人,他非常聽話,徐總也因此很喜歡他,常常送給他禮物,帶他出入高級場合,還答應有機會通過關系提拔他。
徐總自己脫掉內褲,躺在床上,客廳電視裏的聲音偶爾傳過來,正好調動了他的情緒。黃磊明的嘴巴跟著就黏上來了,剛好把徐總的雞巴包裹得嚴嚴實實,讓徐總好不受用。徐總慢慢地閉上眼睛。
黃磊明很敬業地充滿虔誠地伺候著徐總的雞巴,等到徐總的整條雞巴充分腫脹之後,他挪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以便徐總可以玩他的雞巴,摳他的屁眼。果然,徐總的手指陸陸續續都到位了。今天黃磊明的雞巴特別地硬,冒出了許多淫水,徐總就著這些淫水來回地在黃磊明的屁眼上抹著。從這個角度看上去,黃磊明的雞巴特別地粗大,一下讓徐總想起了東山縣的那個雄壯礦工。
徐總一下子來了精神,使勁攥著黃磊明的家夥,讓黃磊明坐在了自己的身上。
這是他們倆個最喜歡的姿式。徐總感覺很輕松,不費勁,而黃磊明可以隨時調節自己的節奏,幾乎每一次他們都能同時射出來。這些常常讓徐總納悶,到底是誰玩誰?
黃磊明興奮地運動著,盡量讓徐總那並不粗大的雞巴全方位地照顧著他直腸裏的每一寸肌膚,努力讓他的前列腺接受著最猛烈的刺激。而徐總腦海浮現的是自己站著前後操那礦工的影像。黃磊明的技巧好,而礦工能激發人的鬥志,真是八仙過海各有神通啊!
徐總一手握住那粗雞巴,一手抓著那大卵包,感覺自己快要登上那令人迷醉的巅峰,他全身肌肉緊繃,喘著粗氣,不停地呻吟著,仿佛征服了全世界。
就在他擡起臀部,用力用上頂的時候,他感到手上的雞巴熱得燙手,一汩汩熱浪撲在了胸口和小腹上。
又是一次完美的演出。正是這一次次的表演,讓46歲的徐總根本不覺得自己有任何衰老,也不覺得自己85公斤的身軀有一丁點的笨拙。
徐總摸著黃磊明的腦袋,胡撸了一下,「門口袋子裏是給你的mp4。」說完就睡著了。
睡夢中,徐總夢見自己又在玩那個礦工的雞巴和屁眼,可是卻看不清楚他的模樣。一陣手機鈴聲響起,驚醒了徐總。是雷之皓打來的。
他怎會現在打來?一般情況下,都是徐總主動跟雷之皓聯系的。每個月他會固定地把生活費打到「小耗子」的卡上。他不想讓黃磊明聽到,就走到客廳沙發邊接電話。
「幹爹?你在家吧,我上來找你。」那邊小耗子的聲音有些急促。
「怎幺了?出什幺事了?」徐總有些不安。
「我要見面跟你說。」小耗子還挺固執。
「我在開會呢,晚上再說吧。」
「你騙我,幹爹,我就站在你的車旁邊呢!」
徐總一看躲不過去,只好讓雷之皓上來。他連忙讓黃磊明睡到客房去,不許出來。雖然黃磊明和雷之皓都知道徐總的朋友多,可是徐總並不想讓他們相見,免得招惹事端。
徐總穿好衣服,打開門,雷之皓一副心急如焚的樣子,眼圈紅紅的,滿頭是汗。雷之皓是一個標准的陽光大男孩,俊朗有型、青春時尚。雷之皓面龐清純,雙目閃亮,籃球背心外的手臂上線條勻稱誘人。他一邊換下運動鞋,一邊敘述著媽媽在老家被汽車撞了的經過。
聞到小耗子鞋襪散發出的味道,徐總的雞巴仿佛又要擡頭了。他最喜歡給小耗子聞襪子了,也許這是他這十多年來洗滌過的唯一的品種徐總聽出來雷之皓是想馬上趕回去。原來是錢的問題,只要是錢的問題,那就好辦。徐總安慰著雷之皓,從公文包裏拿出一張銀行卡。
「小耗子,把這張卡帶上,馬上去買機票,回去陪陪媽媽。不夠用了,給我打電話。」徐總心平氣和地說。他真的是把小耗子當成自己的兒子來看待的。自己的兒子遠在幾百裏之處,不認他這個父親,這讓他十分痛苦,他把所有的父愛都給了小耗子,當然,還給了其它的愛。
小耗子接過那種金光閃閃的卡,「幹爹,我又在用你的錢了,我可怎幺還你啊!」
「你是我幹兒子,用得著你還錢嗎?」徐總反問了一句,「再說,要還也得你自己工作以後掙了錢再還啊!以後你發達了,別把幹爹忘了就行了!」徐總說這話時,鼻子還真有點酸了,不知是有感而發,還是受了小耗子的感染。
小耗子過來抱住徐總的大肚子,把頭貼在那肥腩上,「幹爹!」
「行了,乖兒子,趕快走吧,別讓你爹媽擔心。」徐總拍拍小耗子的後背,那上面盡是肌肉。
「我不,」小耗子倔強地說,擡起頭來看著徐總的眼睛,然後一邊壞笑著一邊望向臥室的門,「幹爹,你怕不是又認了其它的幹兒子吧?!」
一句話說得徐總不是怎幺回答。他閃爍其詞地回答:「瞎說,你一個人我還愛不過來呢!」
「那你把褲子脫下來,我看看!」小耗子又耍起小孩脾氣。不過徐總從來都是樂得這樣,也只有小耗子能在他面前這樣。
說罷,小耗子就伸手去脫幹爹的短褲,一看幹爹的雞巴並沒硬著,便伸著腦袋過去嗅一下,「唉呀,好臭啊,幹爹不乖!」
徐總臉上有些尴尬。他和小耗子兩人最多就是互相手淫,沒有做過更進一步的舉動,也算是對得起幹爹幹兒子的名份,兩人更多的是情感上的交流,徐總喜歡去照顧、去將就一個孩子,仿佛他真的就是自己的親兒子。
小耗子鬧了一陣,也就老實了,可能是心裏還惦記著家裏的事情吧,呆了幾分鍾就准備要走。在門口換鞋時,看到地上放置的一個紙口袋。「是mp4,幹爹,是給我的吧?」
小耗子飛快地打開包裝,弄得徐總不知如何是好。「嗯,真不錯,謝謝幹爹。
我到了家給您打電話!「
小耗子倒是走了,可屋裏的黃磊明怎幺辦?果然,那邊防盜門一關,這邊客房的門就開了。黃磊明只穿了件白色背心靠在門框上,松馳的陰囊比陰莖吊得還要長。再一看他的臉色,灰暗得不得了。徐總剛想說什幺,黃磊明先開口了,「沒事,生哥,爹比哥難當,這我知道。」
徐總一下子有些感動。他凝視著幾米之外的黃磊明,黃磊明也堅定地凝視著他。慢慢地,兩人眼中都浮現出笑意。徐總走向黃磊明,過去攬住他的腰,「哥今天什幺都答應你!」
「什幺都答應?」黃磊明掙脫他的手,重複著。「我今天想操人。」他小聲說。
徐總嚇一跳,心想,那可不行。
黃磊明一看徐總沒反應,便笑出聲來,「就知道你不會答應。那你要帶我出去找幾個男孩子一起玩!」
在江邊吃完河鮮,黃磊明駕著徐總的轎車,帶著徐總來到東幹道末端北口的一家ktv。一路上,黃磊明介紹著這歌城的情況,特別是聽說這兒的小夥子都是「年輕的帥哥,而且特別幹淨」後,徐總懷疑黃磊明是不是偷偷來過。可黃磊明向毛主席保證從沒來過,只是他一個朋友的表哥在這裏入了幹股。
泊車時,黃磊明給他的朋友打了電話,一會兒,有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人,像個經理似的,過來接待他們。黃磊明報了他朋友的名字,那經理給他們安排了一個包間。
徐總因爲不喜歡唱歌,所以很少來ktv,在這種燈光和音效下,剛開始還有些不適應。看到黃磊明正跟那個經理悄悄耳語著什幺,嘴唇似乎都要舔到那經理的耳朵上了,徐總也是有點生氣。這小子,出來以後就不老實。那經理一會凝神細聽,一會又恍然大悟的樣子,徐總不知他倆說些啥。
服務小姐端茶倒水的,倒是殷勤。徐總心想,這黃磊明找對地方沒有啊!
經理走了,黃磊明笑嘻嘻地坐在點歌電腦旁邊,還招呼著生哥過來一起看。
起初,徐總以爲是點歌,誰知黃磊明照著手機上的數字敲著鍵盤,屏幕上跳出來的盡是帥哥的照片,有面部特寫的,也有全身照。黃磊明問到:「生哥,你要哪個?是這個穿牛仔褲的,還是這個戴著耳釘的?要不,這個,這個雞巴大,你看你看!」
照片旁邊寫著帥哥的年齡、身高等情況的介紹。還真夠先進的。徐總一看那個穿牛仔褲的,顯得比較粗犷,就挑了他。黃磊明自己找了一個才20歲的小夥子。
黃磊明記下他們的編號,給那位經理發了短信,然後開始唱歌。黃磊明唱歌的水平還不錯,徐總一邊聽著一邊抓住黃磊明的腰。黃磊明使勁甩開生哥的手,說:「呆會有的是,隨便夠你摸的。」
兩首歌唱完,有人敲門。一前一後進來兩個小夥子。前邊一個上身穿著白色運動服,下身是條藍色運動短褲,後面是一個小個子的學生模樣的,很斯文小心的樣子。黃磊明示意前面那個坐到徐總身邊,讓後面這個學生挨著自己做。「你叫什幺來著?阿文?」
那小弟點點頭,很羞澀的樣子,「大哥怎幺稱呼?」
「叫我明哥吧。」說著,黃磊明把手搭在了小文的肩頭,「想喝點什幺?」
黃磊明一看徐總邊上的男人沒動靜,有些不悅,努嘴問道,「你叫什幺啊!」
「我是阿光。」那男人年齡跟黃磊明差不多,但是顯得很粗壯,說話聲音也低沉著,甕甕的。
黃磊明很老練的樣子,吩咐著,「好好照顧著王哥!」
徐總心裏一格登,這小子,什幺時候給我改姓了。不過一想,也對,何以那幺認真的,人生本來就是一場遊戲。想到這裏,他也放松了,「阿光,點歌吧,把酒也滿上。」
阿光阿文的歌都唱得很好,可能是經常在歌城裏練習的緣故吧。黃磊明在小文身上、大腿上又摸又掐的,徐總不太適應當著別人的面調情。阿光看這王大哥這幺拘謹,也不敢造次。
大家喝著酒,唱著歌,氣氛逐漸融洽起來,室內的溫度也開始升高。黃磊明起身調整著空調的溫度,順手把包間的門反鎖了。他知道生哥喜歡壯實的男人,便安排著:「阿光,那幺大熱天的,你穿著個運動服幹嘛啊!脫了!」
阿光起初還有點扭捏,不想脫,黃磊明一看就急了,走到阿光面前,瞪著他。
阿光只好脫掉了上衣。徐總眼前一亮,這阿光的身材真不賴啊,肌肉太棒了,皮膚在電視的反光下顯得特別誘人。徐總一下來了興趣,拍了拍阿光的大腿,讓他靠近一些。
阿光聽話地坐過來,哈著腰,背上的肌肉一塊是一塊的。徐總伸手在阿光的背部來回摩挲著,感覺非常光滑有質感。他的手又慢慢遊移到阿光的胸部,停留在乳頭附近。當徐總的手滑過阿光的腋下時,阿光輕輕地「咦」了一聲。
徐總膽子更大了,輕輕地在阿光的乳頭上掐弄著。因爲他倆並排坐著,總感覺不是特別方便。掐了一會,徐總的手又向下移動到阿光的腹部,肚皮上卻沒有一絲的贅肉,仿佛可以清晰地感覺那幾塊肌肉的形狀。徐總對此非常滿意,他現在滿腦袋裏想的是要去探尋一下阿光的大炮的模樣。這幺一副好身材,雞巴絕對也錯不了。他慢慢地拱開松緊帶,手伸進運動短褲裏面,全然不管那邊黃磊明大半個身子已經趴到了阿文的身上,一只腿壓在阿文的雙腿之間。
慢慢地,徐總的手向下挺進著,卻沒有觸到想象的陰毛,接著,徐總的手感覺到阿光的雞巴應該是有幾分硬了,而且雞巴側著,偏向自己的這一邊。他調整了一下位置,果然,就抓住了阿光的家夥
那家夥沒有完全硬,但是肉乎乎的,握在手裏很有質感,阿光的整個檔部有些潮濕,但是沒有陰毛。徐總的身體又側過來一些,另外一支手也伸進了那短褲裏。
兩只手在短褲裏折騰就容易多了,徐總迅速地抓到了阿光的雞巴頭,那雞巴頭很大,很光滑,似乎也很潤滑,他熟練地撫摸著阿光,阿光閉上了眼睛,卻張開了嘴,手也摟住了徐總。
阿光的雞巴在徐總的挑動下已經完全勃起了,阿光主動把短褲褪到膝蓋以下,一根筆直英挺的大肉棒顯現在徐總面前,龜頭上的淫液甚至還反著光。因爲沒有陰毛的阻擋,整條雞巴顯得特別的粗大。
徐總吞了吞口水,又開始撥弄著阿光的睾丸。阿光似乎被撩撥得受不了了,他呻吟著:「王大哥,我們出去玩吧!」
徐總遲疑了一下,回頭看著黃磊明。黃磊明的手也是在別人褲裆裏。他輕聲喚著,「明哥,都安排好沒有?」
黃磊明慢慢縮回手指,「安排好了,走,我們一起走。」
四個男人來到酒店的套房裏,徐總想先玩一會阿光的雞巴,便讓黃磊明和阿文先去洗澡。這時,房間裏只剩下徐總和阿光兩個人,徐總脫下自己的衣服,阿光也叁下五除二地脫光。徐總看著真正的「阿光」,此時是多幺的雄壯迷人。他走向阿光,揉搓著他的雞巴,不一會,阿光就硬了,雞巴微微向上挺著,角度非常地棒。
徐總圍著阿光走了一圈,從各個角度欣賞阿光的身體。直到阿光的身後時,他還特別地用中指在阿光的屁股溝裏上下刷了刷。阿光被看得有些害羞,說:「王哥,我們也去洗洗吧。」
「嗯,好啊!」徐總握住阿光向上翹起的雞巴走向衛生,打開門,發現阿文正賣力地吮吸著黃磊明的雞巴。黃磊明根本沒有發覺有人闖進來,阿文見明哥沒反應,嘴上也不停歇。
徐總和阿光就這樣看著阿文爲明哥口交,徐總的手還不時地在阿光的雞巴上來回撫摸。過了一會,黃磊明「啊啊」地叫起來,也睜開了雙眼,一下子看到了門口站著的兩個人,驚得他身體一扭,精液射在了阿文背後的牆上和阿文的身上。
這時,阿文也站起身來,雞巴也硬著,雖然不是特別的粗大,但是跟他的整個身材比起來,也是非常難得了。
徐總說:「你們進去歇會,等我們洗完,呆會一起玩。」
徐總醒來時,以爲自己手裏握住的是阿光的雞巴,仔細一看,旁邊睡的是黃磊明。阿光阿文已經不知去向。可能早就給打發走了吧。
雖然已經九點過了,但是徐總還是覺得沒有休息好。想到午飯後要出發去東山,他要早些到公司,還有一些事務需要處理。
手裏的雞巴是微微硬著的。他慢慢地前後撸著,不一會,黃磊明也睜開了眼睛。徐總咕哝著,「他們走了?」
「嗯。」黃磊明也不願清醒過來,看來他昨晚十分盡興。
「黃磊明,昨天你操小文操得舒服吧?」徐總揶揄著,「看你狂得那樣,一進賓館就忍不住了!」
「生哥,你也沒閑著。您那猛勁,就好像沒見過大雞巴熱屁股似的,昨天操了阿光兩遍。」黃磊明反唇相譏。
是嗎?徐總一愣,我有嗎?我能嗎?他不解地看著黃磊明。黃磊明壞笑著,反身從床頭拿出來一個小紙盒,遞給徐總。「害得我給他倆每人又多加了200塊!」
徐總接過一看,是一種進口的春藥。他媽的,這小子盡害我。他把那小紙盒擲在黃磊明的胸口。兩人又折騰了一會,徐總得走了,剩下黃磊明一個人挺著雞巴躺在床上。徐總邊穿衣服,邊叮囑著,「我要出差兩叁天呢,你在家老老實實的,甭老想著那個阿文。」徐總扭頭一看,小明的雞巴還硬著,就笑罵道:「瞧你那黑雞巴硬得那樣,又憋著什幺壞水呢吧。」
叮囑完小明,徐總回到了公司,恢複出一本正經地威嚴,抓緊時間處理了幾件公務。午飯後,司機已經在大門口整裝待發了。
去東山要先走一段高速,下了高速還有90公裏。徐總不想讓司機影響他,就打發司機連夜趕回去。徐總先後視察了六礦和五礦。實際上,徐總視的不僅是作業生産,還視察著從他身旁經過的礦工,他覺得每一個都像上次那個壯實的礦工,又都不像。他現在對那個人像貌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
走馬觀花一番之後,晚宴是五礦謝礦長作東爲徐總接風洗塵。本來徐總沒打算讓下邊的人接待,倒不是爲了清廉,而是和張順說了晚上安排的有節目。可是晚飯前,張順突然打電話來說,上次伺候了徐總的那個礦工今天單位上有活動,根本走不開。這讓徐總有些懊惱。謝礦長又萬分熱情,徐總就答應了一起吃個「便飯」。
按照徐總深入群衆的要求,謝礦長把四個隊的隊長、副隊長都叫過來陪著徐總。那幾個隊長身材氣質都差不多,全是粗人,不過對上級領導自然是十分尊敬客氣,也不多言。有一個隊長看起來有些面熟,卻不愛說話,只有那個王副隊熱情無比,一個勁地勸酒,過來還蹭了徐總好幾下,好像是在暗示著什幺。
晚飯後,謝礦長的車送徐總下榻的酒店後,謝礦從車上拿出一箱土特産,順手讓身邊的一個隊長給送到房間裏。那個王隊長猛地站出來,接過那個大紙箱,對旁邊的隊長說:「趙大哥,我來吧,你喝高了,早點回去休息。」
衆人散去,王隊長端著土特産,跟著徐總進了電梯。
電梯裏,徐總拿出威嚴,並不說話,王隊長則一個勁地搭讪。徐總禮貌又矜持地應付著。兩人一前一後進了徐總的房間。
徐總想盡快把這個王隊長打發走,他還是想悄悄去看看自己的兒子。那王隊長把紙箱放在寫字台下,雙手拍拍,好像好多灰塵。徐總說:「謝謝。你去洗洗手吧!」
王隊長臉上綻放出笑容,很小心翼翼地說:「我,我還想解個手!」
徐總愣了一下,也不好拒絕,「哦,好吧,你,你去吧!」
王隊長轉身走向廁所,從背後看,這王隊長身材不錯,雙腿結實有力,實際上他長得真不賴呢。衛生間裏傳出一些聲響,是尿液激蕩的聲音,很響亮。徐總禁不住心中一震,好像王隊長並沒有關門。裏面又陸續傳出系皮帶、洗手的聲音。
徐總有些煩躁,便打開電視機心不在焉地看著。王隊長出來後,似乎不像是要走的樣子,好像有話要說。徐總感到有些奇怪,認真地看著王隊長。
那王隊長臉色微微地有些紅,說到:「徐總,您一個人來我們礦上視察,怪冷清的,我陪您坐一會兒吧!」
徐總深感意外,這是怎幺回事啊!這王隊長,怎幺一點兒也不認生呢!他一時也弄不清這王隊長是什幺意思,只好讓他先坐下。王隊長東拉西扯、問東問西地,徐總仔細看著他的模樣,倒也不覺得討厭,說了一會兒話,徐總恍惚間覺得這個王隊長就是上次爲他服務過的那個礦工。
徐總就順口問著他家庭工作情況。原來他名叫王力恩,今年剛滿叁十,結婚不久,老婆懷上四個月了。
聽說這王力恩有老婆,徐總的興趣減了幾分。小地方的人,叁十歲結婚的已經是晚婚模範了。徐總和這王隊長開著玩笑,「老婆懷著,你的日子難過吧?」
這王力恩蛇隨棍上,「就是啊,每天都得當日本人才睡得著!」一邊說,一邊用手撓了一下雙腿之間。
「哦?」徐總看著王力恩的臉龐,王力恩眼睛上閃爍著捉摸不定的光芒。徐總忍不住向王力恩的下身瞧了瞧,兩腿之間真地鼓著一大砣。
「聽說徐總一直挺關心咱們礦的,對我們礦工也特別好。」王隊長嘴上奉承著徐總,身體卻站立起來,雙手捂住自己的陰部。「這次來,是到我們礦上來體驗生活的吧?」王隊長一臉誠懇,「我們礦工的日子真地難過啊!徐總,累死累活,一個月下來也就六百來塊錢,日子根本沒法過。比不上礦部裏的人,每天喝茶看報開會,還能拿兩千多。
王隊長突然訴起苦來,這讓徐總更加意外。「我要是能調到礦部去,讓我幹什幺我都幹。」王力恩的這句話似乎包含著什幺其它意思。「徐總,您幫幫我吧,我實在是困難啊!您要是幫了我,我什幺都聽你的!」
徐總感覺有些恍惚,他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到底王隊長是什幺人。會不會就是張順安排的人呢,故意要給我一個驚喜。徐總轉念一想,不對,上次那個礦工兒子都16歲了,這個王隊長才結婚啊。
徐總呆呆地坐在那裏,不知說什幺好。他的目光從王隊長他的臉上慢慢移向他的下身,注視著那根隱藏在黑色長褲下的巨龍。此刻它向上斜側著,輪廓已經非常清楚地顯現出來。
王力恩向著徐總走了兩步,此刻,王力恩的皮帶扣就在徐總的眼前,仿佛是等待著徐總把它解開。徐總思想激烈地鬥爭著,不知是豔遇、是演戲、還是一場陰謀。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淫香淫色.eee67.

精品综合久久久久久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