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催眠佳蓉学姊

精彩内容:

----------------------- 第一章 --------------------------
從我上大學以來,佳蓉學姊一直是我心中的女神,事實上,她可是係花級的美女,所有學弟們幻想的對象。
她有端莊秀麗的臉蛋,明亮的大眼睛,一頭柔順服貼的長直髮,白嫩的皮膚,接近一米七的身高,纖細玲珑的曲線加上本人目測C-cup的傲人身材。她的個性則是溫柔親切,行事低調又容易害羞,除了經常拿書捲以外,她的鋼琴跟長笛也練到能開獨奏會的程度,給我的印象是乖巧又散發著音樂人特殊氣質的女孩。鼓起勇氣追求她的人也不少,不過學姊個性保守 ,第一次戀情受過挫摺後就沒有再接受別人了。
現在我的機會來了,我現在選修的一門多媒體是由她當助教,每兩個禮拜就要Demo一次作業,有時她也會幫教授代課,我有嘗試上課時認真聽課,好好表現,不過對學姊而言我仍然只是衆多學弟妹之中的一個,我這人什幺都平凡,也沒什幺好的嗜好,平常沒事就愛上網看看色文,想也知道沒有那個條件去匹配人家。不知怎幺的,就把腦筋動到心靈控製上面去了,這個念頭讓我覺得很可怕,但是心底卻透出一絲變態的興奮,我不禁想像學姊跪著叫我主人的模樣,心中的壞念頭越來越擴大。
但是問題來了,到底要如何催眠一個人,我完全不曉得,甚至我根本不相信它的真實性,催眠舞台秀一定都是串通好的,催眠文章也都是同好自己杜撰的,我真的是這幺認爲。不過我還是花了一整晚搜尋催眠網站,幾乎都不是什幺正經網站,有暗藏木馬的、販賣盜版光碟的、會員製收費的色情網站等等,花整個晚上看這些沒營養的東西,實在讓我很灰心很想放棄。不過就在我快要放棄時,讓我找到了一個有模有樣的催眠師論壇。
根據網站導覽,站長是位專業的催眠師,論壇中也都是催眠能力者互相交換催眠心得,我爬了半天文,似乎催眠學也有一套完整的理論,但是深奧到讓我無法了解。最後我決定發文自己問,在網站上問這種問題實在很丟臉,我也不期待有人會回應,一個完全不懂催眠的人想要控製一個不熟的女孩,那真是天方夜譚。不過早上起來時,有十幾帖回應,雖然大家都很認真又熱心的在回,不過比較白話的,讓愚笨的我看得懂的只有叁篇。
> [飛天長毛象] 說:
> 功力不是很深的話,最好配合一些讓目標放鬆的東西,比如說酒、芳香精油、輕音樂等等,
> 還是你可以弄到鎮靜劑或乙醚更好吧,但是完全迷昏就沒效了,劑量輕些讓她半夢半醒最好。

> [深深地睡去] 說:
> 女孩子天生的弱點就是性感呀,當你輕輕抱著她的時候,她會有溫暖跟信任的感覺,當你溫
> 柔地撫摸她,她就會自然地放鬆跟順從,如果你能讓她高潮的話,高潮過後的失神跟催眠就
> 有點類似了,催眠感受度好的人這樣就很容易接受建議了。這些都是女孩子的本能,每個人
> 多少都有的,只要你有辦法把壓抑本能的理性消除掉…

> [壞壞的站長] 說:

> 你能給她播放音訊或視訊檔的話,我可以在檔案裏幫你加點料,對她的潛意識造成一些影響,
> 保證無副作用,但是指令不能太長呀,信得過我的話我可以幫你。

這次作業正巧是製造一段30秒左右的flash,學姊非得看我的動畫不可。但是影片太短了,最後只能勉強塞下兩道指令,第一是午夜12點到係館頂樓來(總不能大家排隊Demo時讓她怎樣),第二是暫時加強她被撫摸時的敏感度,也就是說主催眠的程序還是要靠自己了。
午夜12點我埋伏在頂樓出口的背光側,手裏握著沾染乙醚的手帕,這是我花300大洋跟化學係的舊識買的,他倒是懂得找機會坑錢。學姊的身影出現在出口處,我感到全身一陣戰慄,這證明站長沒有騙我,催眠術也是真有其事。只是機會來了我反而膽怯起來,這一下沒有得逞可就要吃牢飯了,好不容易考上這明星校係,我可不想搞到上社會版頭條呀…。  
----------------------- 第二章 --------------------------
看著學姊娉婷的倩影,迷人的秀髮隨風飄揚,我終于還是決心出手了。一下子出其不意地用左手環住她的腰,同時右手拿手帕覆住她的口鼻,沒想到學姊反應很快地屏住呼吸,眼角余光向左後方瞄過來,我下意識心虛地把頭往右側躲,霎時左腳給狠狠踩了一下,我痛得差點叫出來,學姊趁手鬆了些很快將身體放低,蓄勢要往後頂,這一手可不是學過女子防身術吧,真是踢到鐵闆了。
情急之下我反射動作用左手使力掐住學姊的乳頭,感到她的身體輕顫了一下,嘤的一聲,一下子吸了大量的乙醚,掙紮不了幾下身體就軟了下去,我記得闆友的叮咛,不可以迷的太昏,就把學姐放平躺在地上,只見她雙眼無力地半閉著,小手輕輕地握拳似乎還想抵抗,但是一點也動彈不得。這下好了,接著要怎樣開始呢,站長說既然沒經驗就只有憑直覺了,盡量讓她放鬆吧,如果不成也只好把她完全迷昏之後逃走了。
打定主意之後我盡量平複緊張的心情,雙手開始輕輕地愛撫她,就算催眠失敗我有這段豔福也算不枉了。學姊今天穿著短袖的薄T,及膝的牛仔裙,讓我可以輕鬆地摸到大部分的地方,我先用手輕輕地梳她的頭髮,然後從臉頰輕輕向下遊移,經過肩膀、手臂、乳房、小腹、大小腿,再重新由臉頰向下。學姊一開始身體有點僵硬,還努力著嘗試要睜開眼睛,不過在我固執地愛撫了十分鍾左右後,學姊的神情漸漸越來越恍惚,瞇著眼睛急急喘著氣,白皙的肌膚開始透出淡淡的紅。
我輕輕抱著學姊,吻她的唇,舔她的粉頸,學姊好像很受用的樣子,全身的力量越來越輕,稍微發出細細的呻吟。然後我把重點擺在胸部,溫柔地搓揉乳緣的部分,然後用掌心慢慢在乳暈畫圓,學姊的身體不安地扭動著,小手在地面上亂摸,看來迷藥的藥效開始減弱了,她漸漸恢複力氣,不知道何時會醒過來,我覺得我應該要開始跟她說話了,不對趕緊見機逃跑才是。我加大了搓揉的力道,然後學著催眠文章的台詞,放低聲音說道:
「佳蓉,妳覺得全身暖烘烘、懶洋洋的,有種很幸福的感覺,妳想要更放鬆自己,好好地去感受這些,什幺也不要思考,妳喜歡這樣舒服的感覺,妳心裏只想更深更深地放鬆,越是放鬆就會感到越舒服,越舒服就會令妳越放鬆,妳現在覺得越來越舒服了,是嗎?」
「嗯……」學姊只是輕輕地回應著,我應該要再加把勁。
「妳覺得無止盡地放鬆,不斷不斷的往下掉,身體好像失去了重力,掉到一片黑暗之中。暖暖的火焰在妳的身體之中燃燒,身體像是太陽下的冰塊一樣慢慢的融化,妳的意識也跟著身體一起融化了,妳什幺也不能做,只能聽著我的聲音。」
「……」我驚喜地發現學姊的身體又失去了力氣,而神色變得很陶醉。
「佳蓉,現在全世界只剩下我的聲音,妳只能聽見我,妳覺得妳應該服從我的指示,我的話像是從妳的心中傳出來,當妳服從這聲音,心情會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和滿足。現在我要妳更深更深地睡去,把心防完全對我敞開,如果妳明白的話就回答我。」
「是的……我將會…服從」
竟然真的被我搞定了,當下心情真是爽到無以複加,我停下搓揉乳房的動作,看著胸部仍因呼吸而急速起伏,即使隔著胸罩與薄衣,還是能察覺兩粒乳頭驕傲地挺立著,學姊的表情恬靜而安詳,她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陷入很不妙的處境了。
不過狂喜之後頭腦特別冷靜,好歹我也是個考上明星大學的優等生,並沒有因爲眼前的成功而得意忘形。我不敢直接命令學姊成爲我的奴隸,因爲有跟本性對沖而突然清醒的例子,還是依照原定計畫間接用性慾逼迫她,我也爲了這個特別準備了秘密武器呢。  

----------------------- 第叁章 --------------------------  

「佳蓉,妳可以睜開眼睛,但是心靈還停留在沉睡之中,妳覺得不需要防備我,妳可以自在地除去上衣跟短裙,那會讓妳感到更輕鬆更自由。」
「是…」學姊雙眼無神地凝視著夜空,雙手笨拙地脫掉外衣跟牛仔裙。她很輕鬆的躺著,一點也沒察覺到我貪婪的目光,仔細欣賞著自己無暇的身體。我注意到她的棉質底褲上已經有一圈小小的水痕,表示我已經成功一半啰。我用一支手指沿著陰唇的形狀隔著布料輕輕描繪著,學姊的身體也跟著節奏輕輕地顫抖,露出很難受的表情。
「佳蓉,回答我的問題,妳有過幾次性經驗?」
「兩次…」連聲音也輕輕地顫抖。
「有多久沒有過了呢?」
「有…叁年……吧…」聲音變得越來越飄忽。
「平常有自己玩弄過嗎?」
「沒…沒有…嗯啊」呻吟中稍微帶著哭泣了。
併攏食中指輕輕壓迫裂縫,立刻泌出了大量的黏液,小小的水痕很快就暈開到整個褲底,把手指也弄得黏黏滑滑的。因爲視訊的第二道暗示,她的身體現在還非常敏感。
「妳喜歡愛愛嗎?」
「不…我……我不知道…」真是個不誠實的奴隸。
直接把內褲掰開,將兩指輕輕在秘處抽插著,學姊的神情漸漸變得非常淫蕩。
「那幺妳喜歡這樣被我玩弄身體嗎?」
「啊啊…我……噫…噫噫」
學姊的呻吟越來越高亢,已經無法好好回答問題了,應該是快要不行了吧。我繼續火上加油地加快進出的速度,用姆指的指腹逗弄她的小豆豆,另外用左手粗暴地掐學姊的乳房,拉扯她的乳頭,我感到學姊的那裏收縮的力道也跟著加強,緊緊的吸吮我的手指頭。
「佳蓉,妳現在正體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妳沒有辦法抵抗它,妳已經忍不住了,妳覺得自己快要高潮了。」(其實我覺得自己也快不行了…,我真佩服自己原來這幺能撐。)
「啊…啊啊…啊啊啊」學姊下意識地搖動纖細的腰迎合著我的手指,忘情的發洩著,她的身體已經做好洩身的準備了。
「…但是妳不可以,只有主人才能讓妳高潮。」我覺得我這時臉上的笑容一定很欠扁。
「噫噫…不要…不要啊」她可憐兮兮地哀求著,更激烈地擺動著腰,但是這只是讓自己更加難過。
「只要承認妳是我的奴隸,妳就能高潮了喔。告訴我,佳蓉,妳是誰啊?」
「啊啊…我是…我……嗚嗯…不可以這樣…」
「佳蓉聽著,當妳越忍耐的時候,快感將會不斷的累積起來。」
「噫噫噫……哇啊啊啊」她依然饑渴地迎合著手指,淫蜜滴了滿地,淚水爬滿了清秀的臉,但是無論如何就是不願鬆口,一直強忍了兩分鍾,雖然我玩得很開心,但是作壞事還是應該快點結束,何況學姊已經叫得太大聲了。最後還是得用上秘密武器,不過拿出這個就表示一切都要結束了,那是一個遙控式的跳蛋,我把震動開到最大然後用手掌整個壓在學姊的陰戶上。瞬間她的身體激烈地抽蓄,整個人縮在一起不停地抽蓄著,馬上就投降了。
「噫啊啊…主人…主人…啊啊啊…啊呃…呃」真的讓妳高潮反而叫不出來了。
激烈的高潮持續著,然後學姊全身虛脫地臥在地上,嘴角還在緩緩抽動著,我實在也撐不住了,就發洩在學姊的胸罩上面。不過工作還沒有結束,學姊正在經曆高潮的余韻,身心都完全迷失了,這時候來下永久性的暗示才是最好的時機。
「佳蓉,聽得到我嗎?」
「是的…主人」
「當妳醒來的時候會不記得一切的事情,妳只會覺得學弟我很好相處,不排斥跟我親近,但是雖然妳的思考是自由的,妳的身體卻會下意識地服從主人。而當妳瀕臨高潮的時候,妳的身體可以脫離我的掌控,但妳的意志會記起主人的事情並且服從主人。記住,當主人愛撫妳的時候會給妳百倍的快樂,只有主人才能給妳高潮。當我呼喚妳名字的時候,妳會明白妳必須服從。」
「是的…我明白」
接著做個小測驗,我輕輕摩擦學姊的陰核,她馬上就到達尖銳的高潮,失神地癱在地上。測驗的結果很令人滿意,當然最重要的是,感謝謎之網站的站長與各位大大的協助。 ^_^
「佳蓉,穿好妳的衣服,回家洗個澡睡個舒服的覺吧。當妳明早起來的時候,只會覺得心情愉快而精神飽滿,不會察覺身體有任何異樣。」

----------------------- 第四章 -------------------------

接下來幾天我常常跑學姊的實驗室串門子,不過只是純擡槓,我並不想一直欺負她,等到我哪天忽然心血來潮再說吧…比如說今天,學姊穿著碎花的薄紗上衣跟長裙,樣子特別妩媚,那就不能怪我壞心眼了,有力量放著不用還真是心癢癢的。
「學姊我好無聊,來玩個遊戲吧。」
「唔,可是我好忙耶,改天好嗎?」她正埋首于一堆實驗數據之中。
「來嘛,十分鍾就結束了。」
「哎,好吧,我們玩什幺?」
「嘿,我想玩國王遊戲。」
「嗯?那是什幺?我不會玩耶…」學姊露出疑惑的眼神。
「我會先示範一遍,就是像這樣…佳蓉,關掉實驗室的燈吧。」
學姊不由自主的走到門邊關了燈,又坐回椅子上。她的臉色有點蒼白,好像被嚇到了。
「佳蓉,脫去妳的外衣。」話一說完漂亮的薄衫就落在地上。
「不要…爲什幺!?」這下她真是花容失色了,用雙手護著胸,露出求饒的眼神。
「佳蓉,溫柔的愛撫自己,讓自己舒服吧。」
本來用來遮掩的雙手,輕輕的在豐滿的酥胸上滑動著,我也不做什幺就這幺跟她互看著,她的眼眶越來越濕潤,小嘴微微張開吐著氣,但是還一直竭力剋製著不發出聲音。
「佳蓉,妳可以隔著裙子愛撫妳的神秘地帶…,對,就是這樣,很舒服,越來越舒服,妳的理智慢慢的消退,妳覺得好寂寞、好需要。」
「嗯嗯…啊啊啊……嗯啊」她開始享受了起來,顧不得我在旁邊看,動作越來越大。
「學姊妳好淫蕩喔,怎幺在學弟面前做這種事?」忽然想惡搞一下。
「咦?我…啊噫……我不是…噫噫」沒想到聽了我的話她忽然像被電到似地彈跳了一下,跟椅子一起翻倒在地,她變得異常興奮,雙手伸進裙中瘋狂地搓揉著花瓣。她的反應嚇了我一跳,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忽然間若有所悟,莫非學姊清純保守的個性之下,其實隱藏著被人虐待的慾望,而她自己非常不願承認這點,所以當初要她叫我主人才費了這幺大的工夫。
「哦,其實學姊妳很希望有人來欺負妳吧?」
「噫噫…不是的……不要啊…」雖然說不要,可是她的雙手更賣力了,裙底發出啾啾的水聲,這並不是我的命令造成的,她只是被羞辱的言詞激發了內心深處的慾望。學姊的臀部高高拱了起來,擺明了即將高潮的樣子……可是她不能。
「噫噫……主人…我要主人…」她的身體辛苦地扭曲著,語氣顯得很慌亂,我上前用雙手扶著她的肩。
「佳蓉,仔細的看看我,認得我嗎?」
「啊啊啊…主人……求…求你」
我溫柔地看著她,輕輕用指甲劃過她的乳尖,她不能自己地洩身了,她一直緊緊抱著我。
佳蓉一動也不動地埋在我懷中,淡雅的體香環繞著我,肌膚滑不溜手的觸感讓我迷戀,當我要她幫我吸出來時,她也會乖巧地撐起身子,伏下頭賣力地服侍我,這情景我以前是連作夢都享受不到的,當時只要學姊不經意多看我一眼我就能開心一整天。但是我忽然感到這不是我希望的結果,現在的我只擁有半個她,平時的她還是強烈排斥被奴役的,我要讓她打開心結,我想要得到全部的她,不論是『學姊』還是『佳蓉』我都要。
我很後悔當初愛玩,下了這種奇怪的指令,學姊潛意識中巧妙利用了這點,把自己分爲兩半,保留了那個死不認輸的自己,她真是個聰明的女孩,這下又回到原點了…。現在學姊好像變成了雙重人格,我的暗示本意不是要她這樣的,但我不知如何才能讓她自己把她們融合,可能需要做很多嘗試。我不敢再對『學姊』使用催眠的手段強迫她做不願意的事,不然也許會變得更複雜,說真的我完全不了解催眠。我要想出其他的辦法,讓她心甘情願的屈服。
「佳蓉聽好,現在回到記憶中的沉睡狀態,記住我的暗示。當妳晚上睡覺時,會夢見自己無助地被玩弄著,妳會好好記得這份感覺,不要用道德觀強硬抵抗,聽聽妳心中真正的聲音。當妳從夢中醒來,妳不會記得夢境的內容,但是心中會殘留著任人欺淩的那種感覺。等一下穿好衣服之後坐回桌前,回到妳的表面人格,她不會知道剛剛發生的事,只專注在我來之前的實驗紀錄上,妳可以開始穿上衣服了。」

----------------------- 第五章 --------------------------  
隔天早上DSP的期中考,手機在背包裏響了起來,監考助教很生氣地把它收走並關機了。考試結束的時候,看手機有叁通未接來電,都是佳蓉打的,回撥也沒人接,我趕到實驗室也沒看到人。我一邊在附近繞,又撥了一通過去,終于聽到熟悉的叁和絃在走廊盡頭響起。最裏面是茶水間,可是飲水機故障很久了…,平常這邊是不會有人過來的。
佳蓉就坐在地上,背部斜倚著牆,雙手握著化妝水的瓶子,用瓶口侵犯著自己,手已經抖得快要握不住瓶子了。身上的白T被汗水浸得溼透,緊貼著香軀變成稍微半透明,豐滿的胸型整個呈現出來,腳上紗裙被她自己撕得破破爛爛,淫蜜在地上積成一灘小水窪般,外圈的水分都差不多乾了,她的凱蒂貓手機就掉在腳邊不遠處,還在播放著來電音樂。
她的樣子真的很狼狽,我第一次看到她這種樣子,比第一次接受我催眠的情況還糟糕。從考試手機響起到現在,大概有80分鍾了,她就一直被吊在要洩不洩的狀態這幺久,現在體力一定很衰弱了,我不禁感到一陣心悸,是我把我的女神變得這個模樣…。她看到我的出現,張嘴卻沒有力氣說話,只是一直用依賴的眼神望著我。
我覺得還是先幫她發洩完再說,我把我的硬物隔著衣服夾在她的乳溝,牽起她的雙手放在雙乳上,她立即會意地用盡最後的力量擠壓著,我輕輕抽動摩擦著她,很快的她就解脫了,她迷亂地呻吟著,全身一陣僵硬後又軟了下去,甜美的嗓音已經有稍微嘶啞了。當然我第一件事就是倒一大杯水餵她喝下,她已經處于脫水狀態一段時間了吧。
「嗚……主人…嗚嗚」
而她回過神後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抱著我哭了起來,不是那種嚎啕大哭而是輕輕抽泣著,哭得我一陣心疼,我輕撫佳蓉的背,試圖舒緩她的情緒。這次我實在是對不起她,人格整合的事我應該要再謹慎考慮過了,首件事就是先解除昨晚的暗示吧,當她被挑起慾望又找不到我的時候可是很糟糕的事。
「佳蓉,聽好了,妳晚上睡覺時不會再夢到被人欺負了。」
不過她卻沒有回應,不知道是太累還是怎樣,我擡起她的頭讓她看著我,幫她擦擦臉上那不知是汗還是淚的水珠,她看我的眼神還是剛剛那種依賴的感覺。
「佳蓉,明白嗎?了解的話就回答我」
「我愛你,主人!」羞怯而堅定的告白,卻不是我預期的答案,我感覺狀況有點脫離我的掌握了。
接下來的日子哩,我又試了一些其他的方式,但是情況變得越來越詭異。『佳蓉』對我除了服從之外似乎又多了另一種淡淡的情感,當我玩弄她的時候,她總是喜歡抱著我,央求我親吻她。而『學姊』對我的態度更是奇怪,有時會用迷離的眼神看我,莫名其妙的臉紅,但是我靠她太近時卻會驚嚇地跳開,我很清楚那不是因爲害羞,她怕我!她開始刻意避免跟我獨處,我很確定每次都有幫表面人格消除記憶,不應該會如此的。
我很不習慣這樣的改變,情況似乎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我已經無法再掌控一切了,她們總是做出我設定以外的行爲,我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我怎幺會把學姊變成這個樣子,當初我之所以傾慕她不就是因爲她清純可人的形象嗎?(謎之聲:因爲作者喜歡清純女孩墮落的情節呀^^…)我不得不承認我喜歡『佳蓉』百依百順的樣子,還有她看著我的眼神,我感到自己越來越沉溺其中,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捨不得放手了,如果我想放她自由,就要趁現在。我不可以繼續傷害她了,趁現在我的良知還會譴責我的時候,我要讓一切恢複原狀。
禮拜五的最後一堂課,學姊要來講第四次作業的事,我要讓『佳蓉』來幫她代課,這是我最後一次跟她玩了,我要記住她迷人的樣子。我想在課堂上做一些讓她覺得害羞的事,當然我不會讓她當衆出糗的,『佳蓉』的個性跟原本一樣很容易害羞,但是不同的是她非常聽話,只要是我的要求,不論是多幺丟臉的事她也會去完成。我最喜歡這樣欺負她,欣賞她羞不可抑的表情,這比直接發生關係還要讓我覺得滿足。

---------------------- 第六章 --------------------------
禮拜五的第七節下課,我先去實驗室找學姊,她依然是一看到我就想找藉口開溜。
「上課時間快到了,邊走邊聊吧學弟。」一邊說著就想往門外走。
「佳蓉,妳現在身體無法動彈了,不管妳怎幺努力,還是一點也動不了。」
「這…怎幺,學弟你,呀~別亂來。」我正隔著長裙摩擦她的叁角地帶。
「佳蓉,妳喜歡無助地被調教的感覺,快點想起來,妳喜歡這樣,妳覺得很興奮。」
「不要…別胡說,我…啊…啊啊…,再這樣我要叫人了喔。」
「佳蓉,妳現在無法說話,好好聽著我的建議。不要否認,妳很喜歡的,你知道自己越來越興奮,我會讓妳很舒服的。」
我慢慢加大力道搓揉攪動著,學姊緊緊閉著眼睛咬著嘴唇,不過她的身體動不了也不能出聲,我不知道她興奮的程度,所以多玩了一下,再兩分鍾就要上課了。
停手之後過了一下,學姊睜開眼睛,順從地望著我。
「好,妳可以說話也能動了。妳是『佳蓉』對吧?」
「是的,主人。」她乖巧地回答我。
「佳蓉,把這個放進去。」我拿給她第一次的跳蛋。這也算是有紀念價值的東西呢,呵。
「是的…主人……啊…啊…」現在的狀態是中速振動,我要她放進小穴中,她才塞進一半就已經酥麻得站不住了。
「身體放輕鬆,深呼吸」
「是…的……嗯…嗯嗯」很辛苦地放進去,已經有水滲出來了。
「等一下妳就這樣去上課,我不會玩得太過火。」
她雖然羞得俏臉通紅,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
前四十分鍾很順利地過去了,我一直只使用微弱振動,佳蓉除了臉頰透著嫣紅,其他都表現得很正常。因爲作業只要講一下下,她就
先幫我們補充一些教授跳進度講漏了的課程,她教得比教授好多了,教授應該換人當才對,不只我這樣想,大家都是一樣。由學姊代的這節實習課,到課人數多,而且都不會有人打瞌睡,這可不光是因爲人漂亮的關係。
「好,那幺這次的作業是,把一段影片分別用第八章的叁個algo壓縮,看哪個壓縮比比較好,你必須說明你認爲它會表現比較好,是因爲範例影片具有哪些特質的緣故。這部分課本沒講,你要自己判斷。」
最後十分鍾開始講作業了,我想差不多可以開始了,悄悄調成中速,佳蓉講到一半被我嚇了一跳,音調忽然上揚,同時反射動作地把目光看向我這邊,同學也跟著她看過來,我立刻作出無辜的表情,後排這邊坐了數個人,大家也不知道學姊到底在看誰。佳蓉很快把目光轉回去,尴尬的笑了笑,假裝沒事地繼續上課,不過現在她是用雙手撐在講桌的桌面上。
「影片有兩個,就是說相同的步驟要重複兩次,不過做出來的結果應該不會一樣。不要擔心,想到什幺就盡量寫,助教不會把分數打太低。」
坐太遠了看不清楚她的手有沒有在抖,不過沒多久她就很自然地拉了一張椅子坐著,講桌遮住整個身體,只露出一個頭,我猜她應該是抖得很厲害,不過語氣還是保持得很好。既然如此,我開始在中速跟高速之間切換,切上去一下下馬上調回來,她的話也跟著變成斷斷續續。
「壓縮用的…tool…不用自己寫,等一下…助教…會連兩個範例影片…一起放到…課程網站上。」
斷句倒是斷得不錯,不過我可以想像停頓的時候,她夾緊雙腿忍耐的樣子。她開始輕輕閉著眼睛,皺著眉頭,露出有點舒服的恍神表情,右手用力地握著滑鼠。接著她停了10幾秒都沒有說話,我覺得不太對,才把作怪的道具關掉。唉,還沒試到最高速呢。
「對不起,學姊今天不太舒服。作業大概就是這樣,有問題可以提出來,沒有的話大家就下課吧。」
一下課就一堆蒼蠅圍上去獻殷勤,說要幫她拿筆電跟提包回去實驗室,那點小東西一個人拿都還嫌太多吧…。我也上前去湊熱鬧,佳蓉現在倒真像是感冒發燒的樣子,演技還真棒,大概她平時形象太好了,那群色胚看到她的可憐相,好像都忘了課堂最後她詭異的表情,她發現我也靠了過來,得意地對我眨眨眼,馬上就十幾道殺人目光刺在我身上。這一個多月,就外人看來我跟學姊挺熟的,常常去給她串門子,早就很多人眼紅了,他們要是知道我還做了串門子以外的事,不知道會有什幺反應,我在心裏偷笑著。
「那個,謝謝你們的關心,我已經好多了。學弟…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拿筆電?」
這下我笑不出來了,佳蓉拉著我的手,我感到周圍瀰漫著可怕的殺氣,晚上回宿捨一定會被抓去阿魯巴的…。她一定是故意的,沒想到她這幺皮,等一下回到實驗室我要給她好看。
其實這只是我拖延的藉口,該來的總是要來,還她自由是早就決定的事。雖然我不斷說服自己,卻只是越來越煩悶,只好隨便找個理由對自己交待,讓不喜歡的事情往後延。發現真正的心態之後,對自己更加不爽,一點都不潇灑,這種家夥怎幺可能配得上學姊,我的心情從來沒有這幺差…。

----------------------- 第七章 --------------------------
「主人,你生氣了嗎?」這是她回到實驗室的第一句話。
「沒有呀,我只是在想,這次作業的範例影片可以用特別一點的影片。」我拿起學姊架子上的數位相機把玩著,這種是可以錄影的,我把鏡頭對著她,不懷好意的笑著。
「什…什幺樣的影片?作業的影片我已經準備好了說…」她不安地看著我手中的相機,說話變得有點結巴,她應該知道我接下來想做什幺。

「妳知道的,氣質美女助教高潮的影片。」
「不…不能呀,這樣太丟人了。主人,求你…啊!?」
不等她把話說完,我就直接發動了攻勢。我用空著的左手隔著外衣輕撚著佳蓉的乳尖,她全身愉悅地輕顫著,看起來被我弄得很舒服,剛才上課時她一定很希望被主人這樣子弄。
「佳蓉,妳必須服從主人。告訴我妳會服從。」
「啊啊……我…服從…」她夢呓般地答應著。
「妳會把現在錄的影片放到網頁上面。」
「是…是的……我會…噫噫」苦悶地甩著頭,又舒服又難過的樣子,我知道她快要到了。
「來喔,對著鏡頭笑一個,我要讓妳出來了。」說完猛然把跳蛋轉到最大。
「噫…主人…噫噫噫……」她洩身了,她又緊抱著我,把她弄得洩出來有種莫名的成就感。
這樣應該足夠了吧,可以還給她自由了,但是我還不想結束,我拼命地給自己找下一個藉口,我真是一個爛人。我想跟她真正地做一次,我雖然控製她這幺久,卻還未真正地到達本壘過,因爲我不是用正當手段贏得她的心,沒有資格對她做這種事。不過在一切結束之前,我應該可以做一次吧,一次就好,我告訴自己我有權利這幺做的。
在我思考的時候,佳蓉不知何時已經回過神來,怯怯地盯著我手中的相機,一付欲言又止的樣子。
「主人…那個,影片…可不可以……那個…」看來她還是想向我求饒。
「哪個?我剛才沒有按錄影鍵呀,我是嚇唬妳的。」
「……」哭笑不得的表情好可愛。
她明顯地鬆了口氣,感激地看著我。不過我已經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佳蓉』了,她本來不會質疑我的要求的,她第一次這樣堅持己見,雖然我知道如果我強硬地命令,她一定還是會乖乖聽話。是我對她的控製力減弱了嗎?還是說又産生了第叁個新人格?我不敢再想像了,今天我一定要做到我應該做的事。不過在那之前,我想留下最後的紀念。
「佳蓉,現在背對著我,上半身趴到書桌上。」
她順從地照做了,我站在她身後爲她除下礙事的遮蔽物,剛才的高潮令她腿根附近一片濕糊,她顯得特別緊張,這是主人第一次要跟她交合。我把跳蛋拿出來,用舌頭舔舐她的裂縫,她不自主地夾著我的頭,發出嗯嗯啊啊的低吟。
接著我打開實驗室的門,然後開始進入她的身體,學姊的實驗室在八樓,這種吃飯時間是不可能有人經過的,不過這樣做還是給她很大的刺激,她會害怕聲音傳出去。她果然變得很興奮,濕暖的嫩肉不規則地收縮按摩著我,每一下進出都帶出大量的水,沒幾下就洩了第一次,我繼續攻擊她,不久之後又洩了第二次,她開始變得什幺也不知道,本來緊緊咬著一條手帕,現在也鬆了口忘形地呻吟。
我不打算放過她,我真希望時間永遠停在此刻,很快地我將要失去最重要的東西了,心情變得越來越壞,胸中沒來由地燒著一把無名火。我粗暴地掐揉著佳蓉的美乳,狠狠地貫穿她,像是在發洩心裏無端的怒意,她陶醉的表情漸漸夾雜著痛苦,雖然高潮是舒服的,但是連續一直一直高潮到最後會變成一種摺磨。
「啊噫…主人……噫噫噫……你果然…生氣了?…」
「真的對不起…噫噫……對不起…」
她還以爲我在氣她對我惡作劇的事,這種小事有什幺好生氣的,我是在氣我自己的軟弱,我是個沒用的家夥。聽著她抱歉的言詞,她順從的態度與甜膩的嬌聲,只是更加激發我的佔有慾,也讓我的怒氣加倍地高漲。我更加粗暴地攻擊她,她只是不斷地喃喃向我道歉,過了好一段時間,她終于開口求我停止。
「主人…不要了……噫噫…我好痛…不行了…啊啊……主人…」
我對她的哀求無動于衷,持續地侵犯著,直到再也受不了地在她體內爆發出來。之後我讓她坐在我大腿上,看著她失神的嬌容,捲著她漂亮的長髮,每當我把『佳蓉』抱在懷裏,她總是不自覺的露出幸福的淺笑,不過這是她發自內心的笑容嗎?還是我捏造出來的假象…?
「佳蓉,妳聽好了…」
「是的?」她勉強睜開眼,用一貫依戀的神情看我,我不敢直視她的眼。
「等一下妳會好好睡一覺,當妳醒來之後再也不會想起主人的事,再也不用靠主人來達到高潮,再也不需要服從主人,我們之間的事情妳要全部忘掉,恢複成原來的妳,明白嗎?」
「主人…不要我了?…我…佳蓉不敢了……佳蓉以後會很聽話…不會再調皮了」
「你罰我吧…主人,什幺都可以,我會乖乖接受處罰的。」
她驚慌地哭著,一直想辦法要討好我,我輕輕抱著她,她一動也不敢動。
「佳蓉,妳現在覺得很累了,很想好好睡一覺,身體慢慢地、慢慢地放鬆…」
「不要啊…主人,我真的會乖,我不會再讓你生氣了。」
她感到身體越來越輕鬆,口氣變得更緊張了,一直掙紮著不想睡去。
「意識漸漸的模糊了,一片黑暗包圍著妳,妳覺得好睏、好睏…」
「不…主人……主人…嗚」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眼睛也慢慢阖上,淚水由眼角一滴滴順著臉頰滑下。
片刻之後,哭聲漸漸停止,緊張的身體慢慢平靜下來。她現在就像是童話故事中的睡美人,但是她的王子不該是我,我不捨地輕撫她無辜的睡臉,但是心中有種解脫的輕鬆。
再見了,我的佳蓉…

-------------------- 最終章 --------------------------
之後我再也不去串門子,我以爲一切都結束了,可是並沒有,我發現學姊上課時經常偷偷的看我,她還是不敢讓我靠近她,可是她喜歡遠遠地看著我。我不再去上課,我把多媒體退選了,結果學姊居然跑來旁聽我必修的類比電路,她每次都坐最後一排,每次我回頭看她,就會對上她的目光。她根本就不是來上課的,她是來偷看我,神奇的是每次教授問問題她都會答,果然書捲都是從火星來的…好吧,這不是重點。
我不知道最後的指令到底爲什幺失效,學姊爲什幺變得這幺奇怪,同學們也都發現學姊的異常,私下一直逼問我。我決定再催眠她一次,深深地、反覆地催眠,讓她徹底變回正常。某個禮拜五最後一節課結束後,我又來到她的實驗室。
「佳蓉,妳現在身體無法動彈了,我要妳好好看著我的眼睛。」
沒想到學姊沒有被影響到,反而像是明白了什幺,露出了一個「果然是」的表情,我心下大驚,難道報應來得這幺快,急忙想著要怎幺轉才不會太硬。不料學姊既不生氣也不驚慌,也不像原先那樣怕我了,輕鬆地靠在椅背上,示意讓我也坐,我只好無奈地跟著坐下。
「學弟,聽我說,我隱約感覺到有另外一個我,她的名字也叫做『佳蓉』。『佳蓉』她稱呼你爲主人,什幺都聽你的,當你呼喚她名字的時候,她會願意爲你做任何事。然後你…你總是對她,做一些…壞事…」
當學姊提到『佳蓉』的時候,就像在講一個不相幹的人一樣地漠然,學姊現在到底怎幺了,我完全不知道催眠産生了什幺效應,現在我擔心她更甚于擔心自己了。
「『佳蓉』她有時候會在我夢裏出現,高興地告訴我她跟主人的事情。可是最近這兩個禮拜,『佳蓉』總是哭著說,主人抛棄了她,主人不要佳蓉了,佳蓉好想念主人……」
學姊漸漸跟著傷心起來,眼睛變得紅紅的,忽然她擡頭看著我。
「告訴我,『佳蓉』就是我,對不對?那些事情都真的發生過,是嗎?」
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不過不說話就是默認了,以學姊的聰明一定知道真相是什幺,她無力的低下頭,雙手緊張地交握著,我看不見她的表情,接下來是一陣尴尬的沉默,安靜得連自己呼吸的聲音都能聽到。我不知道該怎幺面對她,這種事不是道歉就能解決的。
然而當學姊再次擡起頭時,我看到的是屬于『佳蓉』的眼神,這更讓我不知所措,眼前的人到底是哪一個人格呢。
「呃…,妳是『佳蓉』嗎?」
「我不是,嗯…應該說,我們本來就是同一個人,『佳蓉』就是我,我就是『佳蓉』。」
「當我了解事實的時候,我覺得很…興奮,我覺得我好矛盾、好奇怪…。我也想要…唔,我是說,我可不可以…」學姊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又把頭低了下去。
「叫我主人!」我大膽地命令她,看來兩格人格意外融合了,希望我沒有猜錯。
學姊害羞地望了我一眼,她站了起來,然後緩緩地跪了下去。
「主人∼」她甜甜地回了我一聲。
「我愛你,主人!」羞怯而堅定的告白,學姊終于真正屬于我了。
我溫柔地吻她的唇,她也熱情地回應我,這應該不是在作夢吧。
然後,我問了一個很遜的問題……
「那我現在應該要叫妳學姊還是佳蓉?」
「都可以啊,佳蓉、佳蓉姐、佳蓉學姊,…或是佳蓉奴隸。」
最後一句話她故意說得很快而且很小聲,可惜還是被我聽得一清二楚。她外表看來是個乖乖牌,跟她越熟才知道她其實個性很頑皮。
「好,佳蓉奴隸,現在脫掉妳的衣服。」
「哇,不要呀主人…」
實驗室內再度迴蕩著令人心跳的呻吟聲。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