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CCR-廉价妓女

精彩内容:

(你好,總共175元,謝謝光臨~)  

噹!  

(你好,總共 。。。。。。。。)  


在生鮮超市裏熟練的面對客人結帳,生活模式一成不變的日子開始覺得厭煩,而來到這買東西的客人95%全是老面孔,在這半鄉下的地方其實想瘋也瘋不起來。  

除了附近工廠的幾個泰勞比較好色的會逗我笑之外,大部分的顧客全是住附近的老伯和學生,心靈的空虛真的快讓我做不下去。  

宋沙: 再穿低點! 看不到奶奶。  

卡彭: 不要穿內衣,讓我們看豆豆好不好?  

我: 你們又喝了多少啦? 變那幺色!  

卡彭: 已經喝3手! 還要再買2手!  

我: 1120啦!  

宋沙: 靠北了! 錢不夠...  

我: 拿去吧! 差的200算我請。  

宋沙: 謝謝老婆!  

卡彭: 要說謝謝寶貝。  

我: 呿! 誰說你們可以亂叫的阿? 旁邊有些要退貨的餅乾你們拿去吧。  

他們倆跟著我的腳步來到放置退貨品的角落,在我蹲下身彎腰拆箱的時候卡彭伸手撫摸著我臀部擠出的股溝,見我沒有立即制止他的動作便更大膽的將手順著伸入內褲裏貼在屁股上。  

站在旁邊的宋沙看我竟然放任卡彭的摸臀挑逗,一把就拉住我的肩膀將身體轉向他,用嘴巴貼著我的嘴唇將舌頭深入強吻,手隔著衣服揉搓還算有料的D罩杯乳房。  

原本只是因爲大姨媽快來報到,敏感的身體對卡彭撫摸臀部的觸碰感覺到舒服,在他們眼裏卻變成是我在挑逗誘惑他們酒後的性慾。  

所幸這角落是店內監視器其中之一的死角,才沒錄到我被他們倆人猥亵的畫面,陰道在持續愛撫下早已分泌淫水將內褲弄到濕潤不堪。  

電動門傳來聲響,客人站在櫃檯前呼喚要買菸的聲音就了我一命,但是卡彭和宋沙仍然沒有打算停止猥亵我的迹象,兩人反而是更興奮壓制住我的身體。  

我: 不要了! 有客人阿...

宋沙變本加厲的將另一只手伸入我內褲裏,用手指插入陰道硬是要點燃我內心熊熊慾火,卡彭撫摸屁股的手循著股溝移動到屁股的位置將粗糙的手指插進肛門裏摳弄,寬鬆的運動褲阻止不了他們倆的手劇烈的動作。  

前後肉穴雙向的刺激引發了高潮激流,子宮激烈的蠕動讓陰道痙攣不停顫抖,爽到軟腳的瞬間使得我癱靠在他們身上。  

客人: 阿妹阿~ 人勒? 我要買菸啦!  

客人拉高聲調的喊叫聲,並沒有讓宋沙和卡彭放棄繼續亵淫我的意思,兩人的手指仍舊在我已經高潮蠕動的陰道裏抽插,強襲而來的再次高潮使我頭腦幾近暈眩。  

我: 晚一...晚..點再說...拜託....  

在我嬌柔聲的撒嬌求饒下,他們倆很不情願的停下了指姦我的動作,讓我趕緊從角落跌跌撞撞的拖著無力的雙腳回到櫃檯替客人的菸結帳。  

卡彭和宋沙打包了我給他們的零食在客人走後跟著離開,原本在後面倉庫補飲料的小薇因爲聽到剛才客人的喊叫聲而走出來看,幸好時間上的差距讓她只看到3個人離開的背影。  

小薇: 你怎幺冒那幺多汗? 衣服濕成這樣? 頭髮也亂了。  

我: 沒事啦... 剛在旁邊那搬箱整理要退貨的零食。  

小薇看我說沒事便聳聳肩的又回到後面倉庫,繼續整理她待會要補到架上的飲料和貨品。  


緊張的情勢在安全後,陰道和屁眼被手指插入摩擦的感覺依然還沒退去,興奮的快感使我身體火熱的靠在櫃檯邊等待發抖的雙腳回複正常。  

雖然知道我微胖的肥嫩體型是泰勞喜愛的身材,心中仍在神魔交戰遲疑著是不是該嘗試異國情調的複雜關係。  

牆上時鍾預設的聲響提醒還有半小時就可以關店下班,恍忽的從櫃檯往外看赫然發現宋沙和卡彭在馬路對角巷口坐在單車上凝視著我,眼前一閃而過被他們倆用手指弄到高潮的畫面,心中波動的漣漪使得我臉紅馬上低頭做結算營業額的工作。  

小薇在整理完貨物後蹓到前面來刷手機等下班,房屋建築的格局剛好擋住視線沒讓她看到在外頭等我的兩人。  

在下班後我和小薇走到店門外設定保全系統,她一溜煙的跳上機車加速往住處狂飙,我站在原地看她頭也沒回的像是沒發現待在陰暗巷口的宋沙和卡彭。  

走回家的路程其實只需要5分鍾,卻不知自己爲何的很自然放慢腳步,月光投射下來的影子讓我知道兩個泰勞正騎單車從後面過來,他們在超越我後停下車擋住了回家的去路。  

其實往前跑幾步就能轉進巷子到達門口,意識卻讓我呆呆站在原地看著他們倆的臉,當他們伸手撫摸我的臉和頭髮竟使我害羞的靜靜低下頭。  

宋沙: 我愛你!  

卡彭: 我們會讓你好舒服的。  

我: 嗯....到我家...  

他們倆的出現讓我頭腦亂哄哄的臉紅,思緒不清的順著回應之後帶著他們轉進巷子來到家的後門。  

在確認家人全都已經睡覺了,我領著他們進到2樓的臥房,兩人迅速的脫下衣褲在我眼前露出已經勃起的粗莖,房裏昏暗的夜燈使得他們的肌肉紋路更爲明顯,看著作工練出的體格讓我不自知的吞嚥口水。  

卡彭把我拉到床上躺下親吻我的嘴揉搓乳房,身上衣服在挑逗愛撫中被一件件的褪去,直到宋沙把嘴貼著濕潤的蜜穴用舌頭插入陰道裏搔颳,我這時才意識到已經全裸的和他們坦誠相見。  

羞愧的思緒一下子沖上心頭,看著自己34D-31-35的體態被他們視爲美食的揉弄,身體火熱的冒出汗珠享受著兩人對我的激情愛撫。  

卡彭轉身揉搓我的乳房用嘴含住奶頭舔咬,挪動臀部將粗屌插進我嘴裏幫他口交吸吮龜頭,濃臭尿液味撲鼻而來使昏沉中的腦袋更暈,臀部抽動用粗莖前後進出的幹著我的嘴巴。  

宋沙看到卡彭已經先佔有我嘴巴的第一次,立刻停下用嘴舌插舔我蜜穴的動作,馬上跨跪到床上將我的雙腳撐開將他的粗莖抵住蜜穴口來回摩擦。  

龜頭緊貼著穴口的觸感讓我陰道搔癢到無法克制,我便伸手握住宋沙的硬屌引導他插入陰道裏撫慰饑渴的空虛感,若不是卡彭的粗莖正塞在嘴中口交,陰道被硬屌磨擦撐開肉璧的愉悅感必定讓我失控大聲呻吟。  

躺在床上讓兩個泰勞用粗莖插幹身體,嘴巴和陰道死命的吸含著髒臭硬屌,看著宋沙和卡彭享受著我獻出肉體給他們發洩性慾的愉悅表情,對自己行爲很賤的想法突然一掃而空。  

我伸手去握住卡彭的莖根套弄溫柔撫摸睪丸,主動又淫蕩的動作使得他低沉的呻吟,痛苦的表情像是在忍受著想要射精在我嘴裏的感覺。  

腰部大力的扭動配合著宋沙用粗莖插幹陰道的頻率,我使力的收縮臀部肌肉試圖讓陰道加緊在體內的粗莖,宋沙似乎發現我的企圖後加速的猛力狂插,反過來把我幹到高潮痙攣的子宮不停顫抖。  

宋沙: 老婆爽吧? 你好溫熱!  

我: 嗚…嗚…  

他們倆很熟練的停下姦淫我雙穴的動作,在移動身體互換位置後繼續用粗莖填塞我淫蕩的小嘴和陰道,兩個人在短短幾秒間成功的消退了想射精的沖動,卻苦了我剛高潮完仍極爲敏感的肉體。  

在卡彭狂插陰道的激烈快感中又將我帶到第二次高潮愉悅裏,陰道分泌出的大量淫水使得粗莖插穴時的肉體撞擊聲越是淫穢,看著他粗莖上沾染的淫水在激烈摩擦後已經變成乳白黏液。  

宋沙趁著我享受高潮愉悅中,一邊讓我含屌口交一邊偷偷在我的乳房上留下幾顆草莓印痕,像是在宣示我的身體已經屬于他和卡彭共用的肉慾性奴,我用手指輕撫著乳房上的吻痕時感到心中一陣喜悅。  

在他們第一次互換位置完後被卡彭激烈的幹了快10分鍾,子宮不停痙攣的讓我達到第叁次高潮,感覺到他們倆的動作似乎又變得卡卡像是準備再次交換位置。  

當兩根粗莖抽拔離開小嘴和陰道的時候,我順著他們倆的移動翻過身成狗趴式體位,翹高屁股迎合宋沙從我背後插入陰道後淫蕩的扭臀壓擠他的粗莖。  

他們倆笑著用泰文談話一邊幹著我的雙穴,我含住卡彭的粗莖吞吐猛吸龜頭邊看著他,開懷的笑容像是非常滿意我在床上蕩婦般的配合度。  

在第二次換位完,狗趴的姿勢讓宋沙扶著我的屁股可以把粗莖插的更深撞到子宮,酥麻感覺在幾次撞擊下使我再次獲得高潮愉悅,子宮顫動的收縮緊咬住他的粗莖,插幹頻率突然變得忽快忽慢的摩擦感,我知道宋沙即將把濃稠精液灌進我淫蕩的子宮裏。  

宋沙: 老婆! 要射進了!

我: 嗚… 嗯...  

嘴巴大力吸吮卡彭的龜頭,相信卡彭在幹了那幺久之後其實也差不多快到射精的狀態,看他臉色硬撐的忍耐著將精液噴發的感覺,似乎是想在宋沙內射完後換他插進陰道中讓精液解放。  

宋沙扶著我的屁股顫抖了幾下,溫熱的精液噴濺在陰道裏緩緩流入子宮中,高潮的感覺因爲被內射的愉悅心情而再次襲來。  

卡彭: 走開! 我要射了!

卡彭催促著宋沙讓開插穴的位置,當粗莖抽離後小嘴獲得喘息的空間,他按著屁股迅速將粗莖插進陰道的充實感讓我不經意的哀叫出來,宋沙也怕呻吟聲吵醒我的家人便立刻將他沾著精液的粗莖插入我嘴中,吸吮著龜頭上些微精液和我自己的淫水,腥騷的液體在吞嚥時卻覺得格外香甜。  

粗莖在陰道裏大力的插幹幾次後噴發出大量濃精,子宮被熱流沖淋到痙攣蠕動的又使我高潮了一次,卡彭趴在我背上疲憊喘氣的直喊累,當他側躺到床上時我轉過身低頭含住龜頭舔吸,爲了讓兩個親密愛人受到平等待遇,我乖乖的吞嚥卡彭龜頭上殘留的精液。  

在叁人淫亂的激情過後,我躺在宋沙和卡彭中間享受他們用手在身上遊移撫摸的溫柔,經曆了七次高潮後其實已經腦袋一片空白的頭暈,敏感的身體在溫熱的手掌觸碰下的舒適感使我便昏昏沉沉的睡去。  


從睡夢中醒過來時房間已空無一人,宋沙和卡彭照著我帶他們進屋前的約定,在天亮前就趕緊離開家裏回到他們工廠的宿舍,看著自己陰道濕潤的精液殘渣和被激烈蹂虐過的身體,頓時僅存的感覺只有需要互傳體溫的無限空虛。  

溜進浴室梳洗身體後回到房裏,從收納箱翻出幾件買了卻不敢穿出門的辣衣,穿著低胸露出乳溝和緊臀的連身洋裝在下午進到公司上班時的裝扮把小薇和一些客人嚇了一跳,接連不斷的讚美讓我失去已久的自信漸漸回複。  

上班經過了6個小時一直沒等到卡彭和宋沙的出現,終于在下班前30分鍾看到他們漫步的走進賣場裏,兩人站在櫃檯前打量我的乳溝和翹臀好一陣子,隨手拿了2手啤酒後靠在我耳邊輕語。  

宋沙: 老婆~ 等下班後再打砲。  

卡彭: 老婆,明天我們放假,到宿舍睡。  

我: 知道了,老公~  

對于前段感情被抛棄後因爲變胖而失去自信將近4年,經過昨晚在他們倆寵愛的激情滋潤下再次感受到甜蜜氛圍,我很了解自己會配合他們的任何要求換取長期感情的疼愛。  

愉快的心情一直保持到打烊下班,坐在宋沙的單車後座讓他們載回到工廠的泰勞宿舍,跟著他們進到用鐵皮屋改建的2樓大通舖裏看見20幾個泰勞用淫穢的眼神盯著我看,似乎他們早就已經知道我會出現的樣子。  

基瓦是這群泰勞的帶頭領班,他和其他幾個人也都是我們賣場的常客,看他大聲的用泰文和全部人講完話之後,房屋裏立刻傳出哀嚎遍野的聲音。  

接著又是一片混亂的喧嘩,宋沙和卡彭臉色瞬間變得有點臭,基瓦走過來無奈的跟我解釋事情的原由,這時才知道宋沙和卡彭在清晨回來之後向他們吹捧我是個跟他們倆搞過3P的台灣淫娃。  

在互嗆下順勢變成全部的泰勞用酒錢當賭注要他們倆把我帶回來宿舍,結果剛剛有一群人不甘願的要求要看現場我和他們倆3P交配的場景後才認輸。  

基瓦接著說假日他們這常有女泰勞在這過夜,躲進床上後用床簾遮住就當場幹起來,甚至有些還會臨時兼差讓想花錢發洩的泰勞輪流上,衆人圍觀看戲的場面其實已經很平常。  

宋沙和卡彭並不打算讓全部人看我被操的場景,直說只是輸些酒錢沒有什幺大不了,但是我反而擔心的是他們泰勞間後續的問題,兩個老公可能會就這樣過著被衆人語言霸淩的日子。  

我: 基瓦,我可以答應喔!  

基瓦: !!! 你確定?  

我: 但是能保障我的安全嗎? 我可受不了被全部人沖上來輪姦。  

基瓦: 絕對沒問題!  

基瓦轉過頭跟全部泰勞宣布我願意脫衣全裸和他們倆表演現場3P,立刻傳來泰勞們滿堂喝采的鼓噪聲,唯獨宋沙和卡彭低頭沉默不知道怎幺面對我。  

幾個泰勞隨手將一張行軍床移到走道中間,驅趕其他人把床邊的空間挪出來讓我和他們倆上床,  

我邊解下洋裝後的拉鏈往床走去,坐在床上時身上只穿著內衣褲等待宋沙和卡彭過來我身邊。  

在衆人的催促下他們也是只好硬著頭皮脫光衣服站在我兩邊,從他們的眼神裏透露出不安與不捨的模樣使我更認定自己的做法並沒有錯。  

耳邊一直環繞泰勞吵雜不已的歡呼聲,我雙手握住他們倆的粗莖便開始輪流的用嘴吸吮含舔,粗莖在手中的堅硬觸感透露著他們正處于極度興奮的狀態。  

我: 幹我吧! 讓他們知道我是你們倆的老婆,有個台灣淫娃喜歡被你們輪姦內射。  

卡彭給我的感覺本來就是喜好淫色的人,他使力扯壞我的奶罩和內褲便隨手丟給在旁邊圍觀的人,在粗暴的推倒我之後趴在我身上將粗莖插入濕潤的陰道裏抽動,原本鼓噪的雜聲隨即停止只剩我嬌喘呻吟的淫叫聲在屋內迴繞。  

我: 阿~ 好爽! 幹我~ 幹我~ 老公插大力點!  

宋沙把粗莖靠在我嘴唇上摩擦,我立即張口含住龜頭大力的吸吮,嘴裏含著粗莖發出的嗚咽聲讓屋裏整個氣氛變得更加淫穢。  

在20幾雙眼睛的視姦下使我越是興奮,陰道被卡彭的粗莖摩擦到開始痙攣,高潮的快感在插穴中使得子宮不停收縮分泌出大量淫液。  

卡彭激烈的幹了我10幾分鍾後將精液內在在陰道裏,白稠的精液在他拔出粗莖時從穴口緩緩流出,泰勞震耳的歡呼聲再次此起彼落的環繞著。  

宋沙看到卡彭已經射精完便馬上接手插穴的位置,粗莖接著插進滿是精液的陰道裏劇烈插幹,高潮的愉悅使我嬌淫喘叫的聲音更是嬌媚。  

我: 老公好棒! 咿...咿....阿~ 要丟了!!!  

看到前方圍觀的10幾個人全都因爲看著我被幹而興奮的勃起粗莖,有幾個人甚至掏出自己的硬屌握在手上不停的自慰手淫,想到我的肉體竟然能讓那幺多人興奮,子宮更是強烈收縮的使我達到第叁次高潮。  

半朦胧的視線看見有些人跟基瓦起了爭執像快打起架來一樣,在雙方調解後基瓦走到床邊靠在我耳上表示說有些人想看我被肛交的騷樣,在恍神的狀況下我完全沒遲疑的答應了請求。  

我: 可以! 但是第一次的肛交請你幹我!

基瓦: 還有些人想問可不可以花錢幹你,一般女泰勞都是開價500,你的意思呢?  

我: 100! 只要花100就可以玩我!  

基瓦推開宋沙要他躺下讓我趴在宋沙身上,他則是繞到我背後用粗莖抵著肛門,在倒了些潤滑劑在我股溝上後便用粗莖貫穿了我的屁眼,雙穴同時的激烈插幹把我搞到胡言亂語的喊叫,在狂插了一會後兩人內射的炙熱精液使我高潮到幾近暈眩。  

他們倆在內射完後離開床,基瓦大聲向圍觀的泰勞喊話,隨即我癱軟的身體被好幾個人挪動,陰道和肛門瞬間被粗莖插入繼續抽幹,原本嬌喘中的小嘴也被粗莖塞入強制我用嘴吞舔。  

(賤女人) (騷貨) (妓女) (公車) (蕩婦) (公廁) .... 在被泰勞接手輪流姦淫著3穴,一旁的其他人用泰語交談像是在恥笑著我下賤,爲了想被全部的人輪姦才故意只收100元。  

激烈的輪姦使我高潮到失神暈眩,從昏迷中醒來時身上早已沾染了大量濃精乾枯後的殘渣,淫穴和肛門被幹到像是破皮般的紅腫傳來陣陣刺痛,看著床單上的精液使我根本不知道究竟被那些泰勞幹了多少次。  

伸手拿取放置在一旁的衣物,看到奶罩和內褲在一開始就已經被卡彭扯壞掉,洋裝上一疊淩亂的百元紙鈔在清點後共有26張。  

我: 2600... 全部的泰勞都幹過我了? 我的肉體這幺受他們喜愛....  

基瓦: 醒了? 很累吧! 要不要帶你去洗個澡?  

我: 喔! 好...  

還沈迷在慾望思緒中的我被基瓦突來的聲音嚇到,便裸露的跟隨在他身後到浴室裏沖洗身體。  

基瓦突然從背後抱住我用雙手揉搓乳房,舌頭伸入我口中激烈的攪動我的舌根,從他頂到我臀部的粗莖觸感讓我明白他現在仍慾火高漲。  

我雙手扶在牆上彎腰擡臀,基瓦看到我已經準備好讓他插穴到姿勢後即刻的將粗莖幹進我體內,陰道在硬屌劇烈的摩擦中感覺到酥麻的快感,淫蕩的身體很快的就讓我達到高潮。  

我: 喜歡幹我嗎?  

基瓦: 好喜歡!  

我: 那其他人呢?  

基瓦: 他們愛死你的賤樣了,每個人都用盡力氣把精液全發洩在你身上,還要我問你以後有沒有想要再來這玩。  

我: 你也希望我再來嗎?  

基瓦: 你願意的話! 我希望你常常來!

我: ....我漂亮嗎?  

基瓦: 當然漂亮!  

我: 那.... 你們多來我上班那邊關心我,我就一個月來2次!  

基瓦: 借資跟領錢的2天?

我: 嗯... 我照舊都1人收100元,這樣你們的負擔也不會太重。  

基瓦: 我會跟全部人轉達說.. 你這個台灣騷貨要當我們泰國人的儲精桶。  

我: 嗯... 我身上的肉穴只給你們泰國人插,只存你們的精液...  

基瓦: 那我要多射一點!  

在聽到我這樣的回答後,基瓦插穴的力道變本加厲的粗暴,雙手握住我胸前晃動的奶子用力擠壓,蓮蓬頭噴灑水的聲音掩蓋了我淫蕩的呻吟聲,封鎖在心中的淫穢獸性在子宮收縮間完全解放,陰道在高潮蠕動著等待濃精灌溉。

基瓦趴在我背上激烈的插幹陰道,炙熱的精液從龜頭噴發澆淋著已經痙攣的子宮,陣陣快感強制高潮再次侵襲我的神經,當基瓦在陰道裏內射結束後放開摟住我身體的雙手,軟麻到發抖的雙腳立刻使我跌坐在地板上顫抖。

泰文的交談聲吸引我擡頭看向基瓦,浴室外站著3個已經勃起粗莖的泰勞露出淫笑。

基瓦: 他們想在你回去前再好好幹你,還要嗎?

我: 哈哈... 還要! 我好喜歡讓你們幹! 我還要~

基瓦比了手勢後走出浴室,3個泰勞隨即把我從地上拉起挪成男下女上的體位,粗莖在插進陰道時又是一陣酥麻,肛門也跟著從背後被硬撐開屁眼插入抽送。

看著晃動在眼前的粗莖,我饑渴的伸手握住便張口含進嘴裏吸吮,在4P的交配時眼睛流下兩行不止的淚水,我深信那是被那幺多泰勞迷戀我的肉體所流下喜悅的淚。

身體承受2根粗莖在體內隔著肉璧激烈的撞擊,直到精液強力噴爆在雙穴中的過程又讓我達到3次劇烈的高潮。

含著在嘴裏口爆的濃精,心中浮出要接納泰勞們腥臭精液的想法,大口嚥下濃精後的羞愧感竟然讓我高潮到失禁噴尿。

我: 好棒.... 我還想吃.... 再多射點精液給我吃.....

在他們的呼喚下,浴室外又站了7個已經睡醒的泰勞,他們輪流把我的嘴當成陰道猛插,吞了7次口爆在嘴裏的濃精之後我漸漸愛上精液的臭味。

離開泰勞宿舍時已經過了中午,從醒後幾個小時內讓17個泰勞在身上發洩性慾使我感到對自己的行爲有盡職,回想離開前基瓦替泰勞轉達他們已經愛上努力當儲精桶的我。

經過了11天在20號下班後我來到宿舍,從牆外看著屋內的泰勞早聚集在已經準備好的床邊,我邊脫下衣服緩慢的走向那充滿愛的床,危險期的生理狀況使得大腿已被流出的淫水沾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