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缚娇索(5) 绳癡陷阱

精彩内容:

上官魅感覺眼前一黑,好像落入了一條緊實的袋子裏,那袋口張開直接連著地板上暗口的下沿,上面的蓋子一開,她就直接落進了袋子裏,然後那袋口處的一圈繩子被引動,一邊朝兩邊收緊,一邊朝下勒去,一直勒到了上官魅的頭頂
  「嗚!!......」上官魅整個人被袋子包裹的嚴實無比,在半空中扭動著手腳掙紮著,整個身體被勒成一團,施展不開,而且這袋子韌性極好,怎幺往外撐都撐不破。
  上官魅的身體輪廓在袋子外看的很清楚,高挺的酥胸,修長的大腿在袋子中蠕動著,這時候一個相貌醜陋的禿頂中年男人手裏抓著繩子走了過來,掏出一根尖頭管子,戳進了袋子中,嘴巴朝裏面使勁一吹。
  「嗚?!!」上官魅在裏面突然聞到了一股幽香的氣味,便知道是迷香之類的東西,趕緊屏住了氣息,不在掙紮,假裝暈倒。
  「呵呵,又掉新貨下來了嗎?」中年男人隔著袋子用手捏住上官魅的胸部使勁的捏了捏。
  「嗚......」上官魅忍著沒叫出聲來,等自己混身上下都被對方摸了一遍,才感覺裝著自己的袋子被慢慢的放了下來。
  「先看看是什幺樣的貨色?」中年男人打開袋口,將袋子往下一扒,便露出了上官魅瀑布一般的長髮和絕美的容顔。
  「哈哈,是極品啊,我今天真是走運~」中年男人說著操起手中的繩子就要捆,哪知上官魅突然睜開雙眼,輕聲哼了一句:
  「是嗎?我看你今天是倒黴到家了呢。」上官魅說著朝男人的胸前就是一掌,將男人震的飛了出去撞到了牆上。
  「哼,這種貨色也想碰老娘的身子?」上官魅說完這話便想起了陳雲和將她翻來倒去幹了好幾遍的黑白二索,越想越郁悶,氣都不打一處來。
  「嗚!!......」突然間,上官魅聽到了女人的呻吟聲,而且聲音還不只一處,她仔細一看,不得了,這間房子裏從天花板上用繩子吊捆著4個全裸的女人,每一個都是被繩子反剪著雙手,全身捆的跟粽子一般,勒進肉裏好幾分,然後嘴上再塞上布條或者跟她之前嘴裏也被塞過的那種小球,口水從球上的小孔中一絲絲的不斷的往下流著。
  這些女人個個都面容憔悴,渾身布滿鞭子抽打過的痕迹,有的乳頭上還吊著兩個小鈴铛,在半空中無助的慢慢旋轉著,再看旁邊,左邊一個木馬,一個老虎凳,一個刑椅,上面都捆著美貌的裸體女人,年齡從十幾歲到20幾歲不等,右邊還有叁個美女被繩子捆成一團,被很小的籠子壓擠著身子屈辱的在哀叫著。
  「原來這裏是個拐賣女人的黑店?」上官魅看著房間裏的十個女人,冷不防身後一陣風聲,便回身一掌劈去,誰料手腕卻被繩子一下纏住,再看用繩子的人,竟然是剛才那個被她一掌拍飛的中年男人。
  「你沒死?」上官魅雖然剛才才用了3成的功力,但是江湖上能挨了這一掌還沒事的人屈指可數,沒理由對方還能生龍活虎的起來和她繼續纏鬥。
  「哈哈哈,我捆你的手,捆你的腳,勒你的胸,我捆捆捆!!」對方雙手中的繩子好像活了一樣,不斷在上官魅的身上穿梭,上官魅的右手手腕和上臂剛被繩子捆了一道,抽手回來換左手抓住繩子想拉斷它,結果那繩子的韌性也是非比尋常,沒等上官魅繼續發力,那男人已經將另一道繩子纏在了她的左手手腕上,然後整個人朝前一翻,將繩子一拉,上官魅的雙手便分別朝後從肩膀和腋下兩個方向被拉到了身後,然後那人再抖一抖繩子,幾道繩子便將上官魅的雙手手腕捆在了一起。
  「啊?!......」上官魅上身被捆成了蘇秦背劍的姿勢,動彈不得,便伸出右腿,用腳踝將繩子纏住,朝後拉去,那男人被拉了一個踉跄,左手一拉,上官魅的左腿腳踝上的繩子便被抽了一下,上官魅覺得左腳一空,整個人差點跪到了地上。
  「什幺時候捆住了我的左腳??」上官魅對中年男人迅捷無比的捆綁速度驚歎不已,那男人將捆住上官魅左腳的繩子繞過柱子一個繩結捆死,然後拽住捆住上官魅右腿的繩子,一個空翻,翻過半空中的一根橫樑,將繩子挂在上面,然後抓住繩子用體重朝下墜去。
  「呀啊?!......」上官魅的右腿一下便被繩子拉的高高擡起,膝蓋都壓到了她的胸部,整個人被吊了起來,但是左腳腳踝又被另一條繩子捆住,所以腳尖剛剛離地幾寸,雙腿便一上一下成一字腿大跨步的樣子被固定在了半空中。
  「哈哈哈,好一雙修長的美腿,讓我好好樂一樂吧!」中年男人繫好繩子之後,走到了上官魅的面前,雙手一手摟住上官魅的一邊大腿用力的捏了起來。
  「混蛋,敢輕薄本小姐,你是誰?你知道我是誰嗎?」上官魅氣的扭動著被吊起繃的緊緊的身子說道。
  「呵呵,我管你是誰,只要掉進了我繩癡的屋子裏,都是老夫的繩奴!你看看四周捆著的,哪個不是江湖上早已成名的俠女,還不是一樣被老夫捆了隨意蹂躏,插的浪叫不止?」中年男人猥瑣的笑道。
  「繩癡??從沒聽說過,又是歪門邪道的狗東西......」上官魅心裏怒道,普通的繩子根本經不住上官魅用力一掙,但是現在捆住她的繩子,似乎絲毫不比之前那奇怪的繩子差,而且雙腿雙手被捆成這種姿勢,非常的難用力。
  「來,讓老夫好好的試試你的成色~」繩癡說著脫下褲子,握住肉棒直接就朝上官魅毫無保護,門戶大開的蜜穴插去。
  「啊啊!!」上官魅嬌叫一聲,纖細的腰肢被繩癡抱住用力的上下抽插起來,把她繃的緊緊的身子插的上下顫動。
  「混蛋,放開我!否則......」上官魅雙目圓睜,低頭喊道,繩癡右手上的繩子一晃,那繩子便勒進了上官魅的嘴中,繞了兩圈捆死。
  「嗚!!......」上官魅說不出話,雙乳被繩癡一把抓住死命的揉捏,下面插的更歡了。
  「哈哈哈,果然是極品啊,老夫爽的真是......」繩癡狂叫著將上官魅的雙乳用繩子用力的勒住了根部然後迅速的纏繞起來,一會就在上官魅的上身捆出了一個菱形的升結。
  「嗚!!!」上官魅這時候大叫一聲運氣全力一撐,終于將繩子捆著的柱子拉斷,整個人從半空中落在了地上,左腿恢複了自由,便立刻一腳趁繩癡沒站穩將他踢的飛了出去。
  上官魅現在還有一只腿被高高吊著,她單腿蹬地,縱身躍起,跳過橫樑,然後一腿將捆住右腿的柱子也踢斷,這樣雙腿雖然還捆著繩子,但總算恢複了自由。
  「哎喲,踢的老夫好痛......」那中年男人搖晃著又站了起來,這次上官魅可是用了十成的功力,那家夥竟然還是沒事?
  「好在又這件金蠶繩衣在,不然我已經死了兩次了。」繩癡說著拉開上衣,只見他的上身被金色的細繩象網一樣密密麻麻的纏著,就是這奇怪的繩衣吸收了上官魅連大象都能轟斃的掌力。
  「這是什幺東西?」上官魅根本沒聽說過這件東西,但是眼下當務之急,是先把雙手解放。
  「來來來,我們繼續玩玩~」繩癡說著雙手捏著繩子一抖,上官魅的雙腿又被一拉,好在她內功深厚,這次早有準備,紮好了馬,任憑繩癡怎幺拉,竟然紋絲不動。
  「好厲害......原來是絕頂高手......越厲害我越喜歡哈哈」繩癡笑道。
  上官魅突然一躍而起,一下飛到了繩癡的面前,右腿直朝他面門踹去,繩癡這時候猛的一拉上官魅左腿上的繩子,上官魅馬上站立不穩,被拉倒在地,上官魅便趁機雙手一捲,將上官魅的雙腿捆在了一起收緊了繩子。
  「該死......」上官魅雙腿被捆,仍然能從地上彈起,只是手腳均被制住,再也無法攻擊,繩癡正要上前,上官魅突然掙開了背後的繩子,拉開半米長的間隙,正要朝繩癡的面門一掌,繩癡卻抓住了這點時間,用繩子再次纏住了上官魅的雙手手腕,然後淩空越過上官魅的頭頂,將上官魅的雙手拉到背後反剪著連手指一起再次捆在了一起。
  「啊!......怎幺會這樣!......」上官魅這次雙手被捆的死死的,一道道繩子從她的上臂開始一圈圈的深深勒進了她的肌膚之中,然後繩子朝下又纏了幾道,將她的一雙美腿也捆的密密麻麻......
  「嗚嗚嗚!!......」不一會功夫,上官魅的雙腿便被反折到極限,搭在了她的背後,上官魅整個人被繩子反弓著捆成了一團,勒的死死的,連她的嘴都被塞上了口球,再也說不出話來。
  繩癡將上官魅吊到半空中,用手用力的拍著上官魅的屁股,讓她不停的旋轉起來,邊拍還一邊發出噁心的淫笑聲。
  「告訴你,老夫在這地下呆了20年,捆了無數的女人,雖然武功低微,但是只要有繩子在手,誰來了我都不怕!哈哈哈~不過保險起見,還是給你餵了點軟筋散,怎幺樣,現在是不是覺得全是軟綿綿的,沒有力氣啊?」
  繩癡因爲也懼怕上官魅超高的武功,所以捆的特別的緊,那繩子好像刀子一樣切進了上官魅的肉裏,將上官魅性感的身段勒成一截一截的肉串子,特別是那對高挺的乳房,硬是被繩子勒成了幾截,好像糖葫蘆串一樣。
  「來,老夫還沒爽夠,咱們接著來~」繩癡說著抱住上官魅的腰,堅挺的肉棒對著上官魅那還殘留著精液的愛液的蜜穴用力的插了進去。
  「嗚嗚嗚!!!」上官魅感覺骨頭都要被繩子勒斷了,那火熱的肉棒在她的下身肆意抽送,她卻一點辦法都沒有,而且這次不是被暗算,而居然是被個武林毫無名號的人面對面的抓住的,簡直是莫大恥辱!!
  「該死......爲什幺我武功天下第一,卻老是被人捆起來幹......這是哪個混蛋變態設計的情節,看我不一腳廢了他!!!」上官魅心裏咒罵道。
  (寫到這裏,作者的背後感到一股強烈的寒意......)
......
  這時候,在縛鳳客棧的客廳,五個黑衣高帽打扮的人一臉死相的坐在那一聲不吭,桌面上齊刷刷的放著五把官刀。
  接待他們的正是剛剛虐完歐陽若蘭的黑白二索。
  「大哥,你看他們那身打扮,一看就知道是東廠的......來頭不小啊。」
  「嗯,別管他們是幹什幺的,來我們這只要是買貨的就行。」白索陪著笑臉迎了上去。
  「不知道幾位爺是要看貨呢,還是先喝點茶?」
  「少啰嗦,我們曹督公最近興致超好,連著玩死了好幾個女人,現在想買點經的起折騰,會武功的女人回去接著玩,你們這有沒有上等的貨色啊?」「啊,有有,我們這進的全是會武功的,不少還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名花啊~」
  「好,帶出來看看,我們要先看貨。」
  「可是......咱老板娘碰巧不在,諸位爺是不是先喝杯茶稍等片刻啊?」白索笑道。
  「老子等不起,曹督公還等著呢,晚了我們可擔待不起!」五人將官刀用力的往桌上一拍喝道。
  「是是是......幾位爺息怒,小的這就去看看她回來沒有啊......」白索說著退了下來,朝黑索小聲說道:
  「趕緊先從繩癡的地牢提個人出來應付一下,等大姐頭回來了再說。」
  過了一會,黑索便扛了一個袋子出來,然後將袋子朝地上一放,解開袋口,一個全裸的美女,嘴裏塞著白布,手腳被捆著出現在了衆人面前。
  「這個女人是四川唐門的『雪花叁蝶』之一唐一菲,暗器了得,身段火辣,幾位看怎幺樣?」黑索笑道。
  「嗚!!......」唐一菲顯然已被繩癡蹂躏了很久,渾身雪白的肌膚上到處都是沒褪去的鞭痕和繩子的勒痕,胸部被繩子勒的滾圓無比,一雙媚眼驚恐的看著周圍的男人。
  「不錯不錯,有沒有更新鮮的?這女人看起來都被玩的半殘了,會去哪裏經的起曹督公折騰幾下?」
  「幾位不要小看了她,唐門的人善埋伏,使暗器傷人,所以都練就了一身過人的忍耐力,能在下雪的天臥于雪堆中半天不動,待獵物出現時,發射暗器的手也不抖,相信一定能讓你們曹大人滿意。」
  「嗯,好,那我們就要她了。」
  「且慢~這女人我要了,你們等後面的吧。」那五人正要掏銀子,卻聽身後一酥媚的女人聲音傳來,一位戴著面紗鬥笠,身著東瀛和服打扮的女子突然現身,穿著十分暴露,領口開的極低,而裙下擺又開的極高,半露的酥胸和雪白的大腿清晰可見,那女人嘴唇绯紅,足下踏著一雙木屐,將一把武士刀握在手中,靠在牆邊笑了起來。
  「你是誰?憑什幺和我們搶貨?」五人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呵呵,搶什幺貨,你們這群東廠的走狗,一群不男不女的家夥就是買了女人,你們能幹什幺?哈哈哈~」那女子笑道。
  「混蛋,誰說我們是東廠的!老子是哈藥六廠的!!!」五人中那帶頭的將頭上的帽子一甩,扭頭對四人叫道:「弟兄們,抄高鈣片,給這女人點顔色看看!!」

五人說著從懷中就掏出一個白色的藥瓶,擰開蓋子仰起脖子就是亂倒一通。
“大哥,這是啥情況??我咋看不明白捏?”黑索在一邊驚異的問道。
“不懂了吧,他們這是在補鈣,新蓋中蓋,一片頂叁片,吃了以後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他媽的砍人也更加生猛了!!我靠,原來他們就是傳說中的哈藥六廠的,今天大哥我算是見識了,一個個嗑藥跟喝開水似的,你看這氣勢,還沒開打就先把對手給鎮住了。”白索歎道。
10秒後
“唉呀......我的手......都補過鈣了,咋還骨折了捏?”
“我的腿......抽筋了......”
“我的腰.....哎呀!!......”

叁個人已經趴在了地上,不停的呻吟著,那女子刀未出鞘,悠閑的站在一片笑著:“我當有多厲害呢,一個兩個都這德性......”
“媽的,竟敢小看我們哈藥六廠!!看我的厲害!!”剩下的二人之一說,又掏出一瓶鈣片全部倒進嘴 。
“師弟,一次最多一瓶啊,你頂的住嗎?”旁邊那人擔心的問道。
“沒事,我扛的住......我感覺到......渾身充滿了力量!!......呀!!!”那人說著很潇灑把空藥瓶一丟,轉身就朝那女人撲去。
“他媽的,老子現在給你補補鈣!!”
“喲,瘋狗還想咬人啊?”女人輕輕一閃,邊避開了那人全力劈出的一刀,然後雪白的玉腿一伸,勾住了那人的腳踝,將他一下絆倒在地。
“我靠!!......我的牙......”那人起身一摸嘴巴說道。
“哈哈哈,一顆也沒掉,他媽的,補過鈣了就是不一樣!!”那人閃著一口白牙又朝女人撲了過去。
“真麻煩,你自找的!”那女人笑著右手一抖,白光一過,和那人擦肩而過,只聽那人慘叫一聲,捂著下身倒下去了。
“有本事,你把那話兒也補的和你牙齒一樣硬啊?”女人將刀回鞘笑著說道。
“啊啊啊!!!......我的......”那人殺豬般的嚎叫著,一回便暈了過去。
“師弟啊!!振作一點!!”最後剩下一帶頭的趕緊抓了一把草木灰給那人下體敷上,然後著牙,從懷中掏出了一瓶和別人不一樣的藥瓶。
“有沒有新鮮一點的花樣啊?老是嗑藥,有完沒完啊?”女人笑著問道。
“我這瓶不一樣!!”那人喝完以後雙眼冒著精光說道。

“有什麽不一樣的啊?”

“我這只是藍瓶的!!”

“大......大師兄,你一定要爲我們......報仇啊~”倒在地上的幾個人呻吟道。
“衆師弟,你們放心吧,我已經喝了傳說中的——叁精牌葡萄糖酸鈣口服液,我現在覺得......渾身都充滿了力量啊啊啊啊啊~~~~~”大師兄說著全身的肌肉爆衣而出。

“看起來效果還不錯啊......呵呵,不過厲不厲害要等本小姐試過以後才知道啊~”那女人說著朝撲面而來的大師兄一躍而起,雙腿對準大師兄的面門在空中就是一串連環踢。

“123456!!”女人踢完朝後翻去,在半空中轉身又是一腳,正踹在大師兄的胸脯上。

“我夾!!!!”大師兄大喝一聲,不僅被踢的面門一點事沒有,牙齒沒崩一顆,鼻血沒流一滴,而且還用兩塊大的驚人的胸肌將女人的右腿腳丫子生生夾住了!!

“啊?......這是什麽邪門的武功?”女人用力拔了一會,竟然無法把自己的腿拔出來。
“這是葡萄糖酸鈣夾胸大法!!哼哼,動不了了吧,好一條美腿,就讓本大爺好好品嘗一下~”大師兄說著一手鉗住了女人纖細的腳踝,一手放肆的在那條光滑白皙的玉腿上來回撫摸著。

“哼!讓你摸個夠......”女人說著倒轉身子,頭朝下拔刀朝大師兄翹起的下體就是一下。

“铛!!!”只聽一聲脆響,那鋒利的武士刀居然切不進去,而是被彈了回來。

“好硬!......”

大師兄淫笑著一把脫下褲子,露出了自己堅挺無比,比金剛石還硬的肉棒,面帶自信的微笑說道:

“叁精牌葡萄糖酸鈣口服液,上下一起補!!補完以後,一根頂叁根!!”

“來啊,你再砍啊,你砍不斷的話,等下我就用這根東西插死你哈哈哈!!”大師兄指著自己的那根金剛鑽笑道。
“铛!!铛铛!!”那女人又是連砍叁下,竟然還是連個印子都沒能留下,反倒是被震的有些虎口發麻,頭上的鬥笠也掉了下來,露出她盤在頭上的精致發髻和絕美的容貌,看上去不過18,9歲的年紀。
“原來還是個小妞?!媽的,我當是什麽高手呢,我們竟然被一黃毛丫頭給整的那麽慘?”大師兄一見美女,色心大起,一把抓住了女孩的右腿一拽,將她整個人拉到了懷中。

“铛!!”那女孩一刀朝大師兄脖子砍去,竟然也跟砍在岩石上一樣,被反彈的震的脫了手。

“啊!!......放開我......”大師兄抓住那女孩的手腕,將她的腰朝後一扭,把她的雙手一下反剪到了身後,然後脫下皮帶,朝女孩露出的性感肩膀和背部就是一頓狂抽。
“呀啊啊!!呀滅爹~~呀滅爹~~”女孩嬌媚的叫了起來,大師兄抽完用皮帶將女孩的雙手捆了個結實,然後扯掉了女孩的內褲,一手抱住女孩的左腿,一手伸進女孩敞開的胸衣中捏住了女孩的乳房,將那金剛鑽用力的插進了女孩的下體。
“啊啊啊啊!!以太!......哈那西貼!!......啊!!”

“果然是個日本妞,叫的好浪,大爺我喜歡,相信曹督公一定也很喜歡蹂躏這種類型的,等我爽完了,就把你一起帶回去交給曹督公哈哈哈!!”

大師兄一捅到底,幾乎要將女孩的子宮都給一次性頂穿,看的黑白二索在旁邊一楞一楞的。
“餵......”白索扶起一個倒地的黑衣人小聲問道:“你們那藍瓶的還有貨沒有,我想高價收購一批啊......”
“哎呀......有到是有啊,但是我們級別太低,沒資格用啊,而且如果功力不夠亂喝的話,會有生命危險......”

“牙滅爹......牙滅爹喲!......啊......”女孩被大師兄抓住雙乳,一個勁的往自己的金剛鑽上按,已經被插的雙頰绯紅,高潮不止了。

“夾的好緊......啊啊......好舒服,射死你個騷貨!!我射!!......”大師兄叫著撲哧一聲,一下將富含蛋白質維生素ABCDEFE以及大量鈣質的精液一下如洪水決堤一般噴進了女孩的下體,一連射了好幾次。

“啊!!啊!!啊!!”女孩痙攣著身子仰起頭大聲浪叫起來,倒噴出來白色的精液順著她的雪白的左腿慢慢的朝地上流去。
“真舒服......哈哈哈......”大師兄喘著粗氣笑道。
“大師兄......別光你一個人爽啊,給弟兄們也弄點藍......藍瓶的啊.....”地上躺著的叁人吞著口水哀求道。
“住嘴,你們每次出場都是被秒殺的份,把我們哈藥六廠的臉都丟盡了,這次你們沒份!!”大師兄斬釘截鐵的喝道。
“大......大師兄......”那個被切掉JJ的人也醒了過來,伸著手朝大師兄喊道。
“師弟,那東西都沒了,難不成你還想......”
“我......我還有......華麗的食指啊......”那師弟舉起發抖的右手面帶無比期待的笑容說道。
“......師弟,你受傷太重,還是好好歇著吧,你那份,師兄我一定一塊替你幹~~~完!!”大師兄的眼神無比的堅定,那師弟聽完,口吐鮮血又暈了過去。
“唉,師弟,你放心吧,今年東廠的招生活動又快開始了,師兄我一定讓你以全區第一名的成績被保送進去......”大師兄說完,摟住女孩白皙的脖子,從後側面一頭埋進女孩的胸脯中啃了起來。

“啊......啊......你爽完了嗎?......那該輪到我了......”女孩一邊呻吟著,一邊喃道。

“什麽?......”大師兄還沒反應過來。

“甲賀忍法:地獄碎鋼絞!!!”女孩嬌叫一聲,趁大師兄疏于防備,將右腿抽出,雙腿夾住大師兄剛剛射完正在微軟的金剛鑽,順時針以飛快的速度一下轉了十幾圈。
“喀喀喀喀嚓嚓!!!......”
“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在地牢中,上官魅身上的繩子已經被松開,但是並不代表她恢複了自由,現在軟筋散的效用已經充分發揮,上官魅的全身就象無骨一般柔軟無力,象個大娃娃一樣被繩癡抱在懷中隨意的玩弄。

“啊......放開我......呀......”上官魅的雙手被繩癡抓住,竟然象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孩一樣,被輕易的扭到了背後,然後被繩癡騎在身上,用繩子重新捆住了雙手,接著,繩癡將上官魅修長的雙腿抱住,屁股朝上,交叉著盤在了自己的腰間,在腰後用繩子捆死,將上官魅固定在了自己的腰間。
“呵呵,這個姿勢更方便幹你,讓我們繼續爽個叁天叁夜好了!!哈哈哈!!”繩癡說著拿過一個藍色的小瓶打開一飲而盡,下身馬上硬的跟鋼棍一樣。
“嗚啊?!......放開我!......”上官魅感覺蜜穴中被一根堅硬無比的東西一下插的滿滿的,嬌叫著掙紮起來。
“哈藥六廠的東西果然厲害,這還是老夫費了點工夫才從內部人員手 買來的,來來來,這次我們玩玩窒息極限遊戲!!”繩癡說著用一條白布一下勒住了上官魅的嘴巴,然後站起身來,用一條繩子套住了上官魅的玉頸。
“嗚?!......”上官魅覺得脖子上那根繩子越勒越緊,然後繩癡一手把住上官魅的腰部,一手拽著繩子開始了瘋狂的抽插。
“嗚嗚!!......嗚!!......”繩癡越插越用力,將上官魅插的身子上下的亂顫,然後勒住上官魅脖子的繩套也越勒越緊,繩癡每次插的性起,就收緊一段繩子,上官魅只覺得呼吸越來越困難,一邊嬌喘著,一邊痛苦的掙紮著,雙眼逐漸朝上翻去。
“來啊!!幹死你個騷貨哈哈哈!!再緊點,再緊!!”繩癡亢奮的頂著上官魅在地牢 繞著圈四處走動,看的其她被囚禁的俠女心驚肉跳,上官魅的一對乳房被插的上下狂抖,然後被繩癡一把掐住,使勁的一擰。
“嗚哦哦哦!!!”上官魅痛的睜大眼睛哀叫起來,劇烈的掙紮起來,越掙紮脖子上的繩子勒的越緊,已經深深的陷了進去,上官魅的面色越來越蒼白,這時候繩癡又是亢奮的使勁一勒,繩子又收緊了幾圈,上官魅一下被勒的雙眼翻白,渾身開始痙攣起來。
“啊啊!!透不過氣......好難受......要死了......”上官魅的求生本能使得她不顧一切的劇烈的扭動身子掙紮起來,但是渾身無力的她現在恐怕連一個小孩都打不過,更別說從這重重束縛之下掙脫,她掙紮的越劇烈,越是刺激繩癡插進她下體的肉棒,讓對方覺得越爽,然後反過來,越是使勁的勒她的脖子。
“嗚!!......”
......
“你給我記著,有膽的你就說出你的名字,我們哈藥六廠的人不會放過你的!!”那叁個黑衣人擡著大師兄和二師弟一邊一瘸一拐的朝門外走去,一邊回頭喊著。
“哈哈哈,回去讓你們的大師兄請你們吃麻花吧,本小姐名叫美沙 ,愛好就是切你們這些臭男人的小JJ......想當太監的話隨時來找我。”
美沙 話剛說完,哈藥六廠的人飛也似的跑了。
美沙 轉過身對黑白二索笑著問道:“你們這還有沒有別的貨,這一件本小姐很滿意,但是我還想多看幾件,好的話就一起買了,麻煩二位帶路,讓我自己去看一看如何?”
黑白二索先是感到下身一陣冷叟叟的,然後連忙應到:“好的好的,雖然老板娘不在,但是看一看貨應該還是沒問題的,這邊請這邊請∼∼”
“嗚……”黑索說著將地上的唐一菲抱起來扛到了肩上,對美莎 說道:“既然這女人美莎 小姐已經要了,我就不扛回地牢了,我先將她綁在那邊的客房,等回來的時候一起帶走好了。”  美莎 用手捏著唐一菲俏麗的臉蛋笑道:“呵呵,那就有勞大哥了。”  黑索便背著唐一菲,來到了最近的一間客房,將赤身裸體的唐一菲按到了椅子上,用繩子一圈圈的將她和椅子捆在了一起,然後便退出去,將房間鎖上了。
  “好,我們去看貨吧,不過,去之前先要委屈一下美莎 小姐,爲了安全起見,我們要先把你的眼睛蒙上。”白索拿著一條黑布笑到。
  “這樣啊,真麻煩……好吧……”美莎 說著便讓黑索用黑布蒙上了自己的雙眼。
  “謝謝美莎 小姐的合作,現在跟我們來吧。”黑白二索說完便一前一後將美莎 夾在中間,叁個人拐到後堂順著階梯來到了地牢。
  “我們到了嗎?”美莎 見二人停下了腳步,便問道。
  “到了,現在可以把黑布摘下來了,美莎 小姐。”白索笑道。
  “嗚……嗚……嗚……”在他們面前,被蒙眼堵著嘴的歐陽若蘭還在那只地獄木馬上不住的浪叫著,那木馬已震動的頻率和幅度已經開到了最大。
  只見歐陽若蘭的雙乳被拉的老長,乳頭被尖利的圓環猛的朝馬脖子的方向扯去,都已經被拉成長長的一截,再看歐陽若蘭的下體,不斷的高潮中源源不斷的蜜液已經完全失控,一股股的從蜜穴中噴出來,將整個馬背全部浸濕,那勒在她脖子上的繩套,已經幾乎將她纖長的脖子勒斷,深深勒進了肉 ,歐陽若蘭面色發紫,全身香汗淋漓,隨著震動的木馬誇張的顫抖著。
  “呵呵,真過瘾啊,這器具是誰想出來的?”美莎 興奮的笑道。
  “當然是我們老板娘了,這還不算什麽,後面還有更狠的,就看這些抓來的騷貨受不受的了。”白索笑道。
  “你們老板娘可真厲害,他人呢?我倒真想見見她呢。”美莎 問道。
  “說是出去辦點事,不過那麽久了到現在還沒回來,不要緊,美莎 小姐先看貨,等決定了再見她不遲。”

  “嗯,好吧,不過這木馬上捆的是誰呢?看身材很不錯啊,非常能勾起人的欲望呢!”美莎 上前擰了一下歐陽若蘭被扯的長長的乳房媚笑道。

  “嗚……”

  “呵呵,叫聲也很動聽,就是不知道長的怎麽樣。”美莎 說著便摘下了歐陽若蘭眼睛上的眼罩,露出了她嬌媚的容貌。
  “嗯,比我大一點,很妖媚的女人,我喜歡。”美莎 托著歐陽若蘭的下巴笑道。
  “嗚嗚………”歐陽若蘭見眼罩終于被拿掉,以爲是黑白二索幹的,沒想到一睜開眼睛,在恍惚中看到的竟然是一個女孩,可惜黑白二索的視線都被美莎 擋住了,現在根本認不出木馬上被暴虐的這位就是他們等了半天也不回來的大姐頭。
  “這是今天剛到手的,也就是順手撿了個便宜,絕對新鮮。”白索笑道。
  “好,這個我也要了,你們先把她放下來,前面如果有新的器具,還可以拿她試一試啊。”美莎 笑著將眼罩給歐陽若蘭戴了回去。
  “呵呵,還是戴上去看上去更有氣氛啊。”美莎 笑道。
  “嗚嗚……”歐陽若蘭拼命的搖著頭,希望黑白二索能認出她來,可惜根本沒可能,不過木馬之刑終于結束了,倒是可以讓被狂虐了半天的她喘口氣。
  “再往前走,就是集中關押捕獲的獵物的地方,還請美莎 小姐繼續把眼睛蒙上,路上有些機關,只要跟著我們倆人就沒事。”

  “哦,真麻煩,不過你們這的安全措施做的也真夠周到了,誰要是被抓了進來,只怕插了翅也難再飛出去呢!”被蒙上眼的美莎 笑道。

  “那是當然,任憑你武功再高,只要中了大姐頭和繩癡設置的機關,全部都被捆成一團,動都動不了。”

  “繩癡?是誰?”美莎 邊走邊問道。

  “是一個在地牢 住了二十年的前輩高人,我們來之前他就在這,雖然武功不高,但是捆人的技術絕對是頂尖高手,誰要是被他捆上,絕對掙脫不開。”
  “哦?那麽厲嗎?本小姐有點懷疑呢,有機會到要試試……”
  叁人扛著歐陽若蘭又是七拐八繞,來到了繩癡的密室門前,白索上前輕敲了叁下門,只見 面傳來一個不耐煩的聲音:“誰啊!?”
  “是我們啊!”
  “我說是誰,原來是你們倆黑白配,老夫現在正忙,不見!!”繩癡不耐煩的吼道。
  “我們帶了買主來看貨,麻煩前輩……”
  “媽的,我說不見就不見,沒看見老夫正忙著幹女人嗎?”
  黑白二索一楞,透過門上的小窗口,才看到繩癡正將一位絕色美人用繩子固定在腰間,抱著她邊走邊插,還用繩子勒住了美女的脖子,那美女被插的大聲嬌叫,但是脖子被勒著,聲音又不能完全發出來,而是變成了沙啞的悶叫聲,聽起來非常的淒慘。
  “前輩小心別太用力了,到時候把那美人失手勒死可就沒錢了!”白索在外面喊道。
  “放心,這小妞武功高的很,我費了很大勁才把她捆住,現在就讓他知道本大爺的厲害!!”繩癡說著稍微松了松勒住上官魅脖子的繩,從牆上抄起一條短鞭就往上官魅光滑的背部抽去。
  “嗚!!……嗚!!……嗚!!……”上官魅突然感到背後一陣陣劇痛,被打的一陣陣的反弓起身子大叫著,聽著門外叁人渾身都癢癢的。
  “前輩,別光顧一個人爽啊,讓我們進去一起爽才是!!”黑索喊道。

  “就是,聽聲音場面一定很壯觀呢,本小姐很想進去看看啊。”美莎 也不耐煩了。

  “嗯?這次的買主是個女的?”繩癡一聽門外嬌媚年輕的女孩子的聲音,奇怪的問道。

  “怎麽,女的就不能來買女人了嗎?呵呵,告訴你,我那玩女人的方法可不比你這少呢。”美莎 笑道。

  “好,我就讓你們進來看看,嗯……”繩癡說著又使勁的幹了上官魅一下,便上前打開了門。

  “嗯!!……嗚!!……”白索將歐陽若蘭放下,然後扯掉了美莎 眼上的黑布。

  “這位是買主美莎 小姐,繩前輩,地上的是我們剛抓到新鮮貨,你有沒有興趣也玩一玩?”白索看著被幹的面容绯紅,嬌喘不斷,雙乳亂彈的上官魅,下面也挺了起來,不過仔細一看,好象在哪見過似的。
  “嗯,老夫年紀大了,不能象以前那樣同時幹兩個女人……”繩癡說著捏住上官魅的毫如使勁一捏,差點沒把上官魅的奶水給生生擠出來。
  “嗚哦哦!!”上官媚浪叫著扭動身子掙紮著,繩癡趁著爽下身一陣怒射,再次將滾燙的精液射滿了上官魅一肚子。

  “呵呵……繩癡先生真是奔放啊,用這種姿勢捆著女人,淩辱起來還真是方便。”美莎 笑道。

  “美莎 小姐看起來也是同道中人?”繩癡射完了解開上官魅腿上的繩子,將她象解腰帶一樣解了下來,然後按住了她的雙腿,用繩子飛快的捆將起來,不一會便將上官魅的修長美腿並攏著3道繩爲一組緊緊的捆在了一起。

  “繩癡先生捆人果然有一手呢,有快又緊,不過這女人似乎被餵了軟筋散之類的藥,渾身無力,所以才捆的那麽快。”美莎 看著在地上扭動著身子的上官魅說道。

  “嗯,你是說,老夫只能捆沒有反抗能力的女人嗎?美莎 小姐,你這是在諷刺老夫啊?”繩癡皺了皺眉頭。

  “呵呵,本小姐沒有這個意思,只是想,之前聽黑白二位先生說繩癡先生的繩技如何高超,只是沒能見到繩癡先生是如何親手將武功高強的獵物制服,多少有些遺憾哪。”美莎 笑道。

  “哦,難不成美莎 小姐想親自領教一下?”繩癡見美莎 年紀輕輕,臉蛋長的美貌性感,衣著又那麽充滿誘惑,特別是那雙裙下光滑細長的美腿,讓男人見了沒有不動邪念的。
  那邊黑白二索早已經將歐陽若蘭以高翹起屁股身體前傾的姿勢吊綁好,迫不及待的一前一後夾擊起來,邊插還邊用繩癡剛才用過的短鞭狠狠的抽歐陽若蘭的雪白的屁股。
  “嗚嗚嗚!!!”歐陽若蘭嘴 含著黑索的大肉棒,被一前一後插的狂顫不已。
  “哈哈哈,就要賣出去了,趕緊趁機多幹一次,不然以後就幹不到了。”
  黑白二索笑道。
  “呵呵,既然繩癡先生有雅興,那本小姐倒真想領教一下,不過話可先說在前頭,我可不會乖乖的讓你捆,我給你半柱香的功夫,如果你能捆住本小姐,這兩個女人我全買了,價錢加倍,如果你捆不住的話,價錢減半,如何?”美莎 雙手交插在一起問道。
  “呵呵,老夫在這 住了二十年,可不稀罕什麽錢不錢的,賭注要改改。”繩癡打量美莎 寬松的上衣包裹下那裸露的酥肩和半截乳房笑道。
  “哦?你要改成什麽?”美莎 無所謂的問道。
  “如果我捆住你了,呵呵,你就歸我了,當然你身上的錢也歸我,如果我捆不住你,那兩個女人白送給你,屋 你其她的女人你看上哪個也隨便你挑。”
  “你是說,你想把我抓住和剛才那個女人一樣狠狠的幹?呵呵,你還真自信啊,繩癡先生,好啊,只要你有本事,本小姐樂意隨你玩弄,不過我也要改一下賭注。”美莎 的臉上露出了陰冷的微笑。
  “你也要改?怎麽改?”
  “你贏了,我歸你,這不變,我贏了,除了要那兩個女人,我還要你揮刀自宮,怎麽樣,敢賭嗎?”美莎 昂起頭,氣勢逼人的盯著繩癡笑著問道。
  “什麽?……自宮?!……你……”繩癡楞了一下。
  “怎麽,不敢了,不要緊,現在反悔還來得及,你只要認輸,那兩個女人我還照買,不過價錢就少一半。”美莎 得意的笑道。
  “……”
  “呵呵……不說話了?那就是認輸了,哼,我就知道,你們大明的男人就是這德性,好面子,但是一到生死關頭,全部是縮頭烏龜。”美莎 說完轉過身對黑白二索
說道:“兩位先被忙了,幫我這把這兩個女人捆好打包吧,我馬上要帶走,錢在這。”美莎 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大袋錢,扔在了地上。
  “看樣子,美莎 小姐此行是早有預謀要壓價了呢?”繩癡擡起頭說道。
  “呵呵,隨你這麽說,機會給過你了,是你自己不敢上哦。”美莎 回過頭媚笑道。
  “可是……可是老板娘不在,我們不能擅自成交啊?”白索正幹的起勁,將一股精液噴進了歐陽若蘭的蜜穴中爲難的答道。
  “就是,大姐頭的命令誰都不能改,她說的話我們都給聽啊!”黑索說著也將一大股精子射的歐陽若蘭滿嘴都是。
  “對對,我們對老板娘很忠心的,是不是?”
  “嗯!”黑白二索說完互相堅定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埋頭狂操歐陽若蘭。
  “真是麻煩哪,那貨先留著,本小姐下次再來吧!”美莎 不耐煩的就要朝外走去。
  “慢著,美莎 小姐,我還沒回答你呢。”繩癡拿起桌上的一捆細如發絲的繩子,擺出了一個很man的pose說道:“錢,要拿;妞,要幹!!就按你的意思改賭注,我們開始吧!!”繩癡說完,右手一抖,便將那鋼絲繩朝美莎 抛去。
  “哼,好吧,本小姐就成全你!”美莎 媚笑一聲,一甩頭躲過了鋼絲繩,沒料到那繩子如活了一般,回過頭就纏住了美莎 的上身,將她的雙手死死的勒在了身體兩側。
  “繩癡先生果然技藝高超呢,不過想贏本小姐還早的很!”美莎 笑著就地一個側翻,沒等鋼絲繩纏緊,便將繩子從身上甩脫,繩癡趁美莎 在空中立足未穩,用鋼絲繩直朝她的右腳腳踝纏去,美莎 剛一落地,腳踝便被纏住,繩癡趁機往回一拉,原本想將美莎 拉倒,沒想到美莎 拔刀一挑,便將腳上的鋼絲繩挑開,就地一翻,閃到了十步開外。

  “美莎 小姐身手也不錯啊,老夫看來要動點真功夫呢。”繩癡說著左手又操起一段鋼絲繩,雙手並用,兩條絲線在空中如銀蛇飛舞,交織成一張密集的繩網朝美莎 罩去。

  美莎 暗暗一驚,退後兩步,背已經靠到門上,見繩網逼近,抽刀如閃店般一揮,在網中挑出一個缺口,然後整個人魚躍向前,從那缺口中鑽了過去,就地一滾,一刀朝繩癡的下盤砍去。

  “呀?!”繩癡趕緊抽手,用鋼絲繩纏住砍來的日本刀,減緩其速度,往後連退幾步,避讓鋒利的刀口。

  “繩癡先生,本小姐可沒說過不還手呢。”美莎 說著將刀從鋼絲繩的纏繞中抽出,閃電般的又朝繩癡劈去,就在這時,地上的鋼絲繩突然躍起,纏住了美莎 的雙腿,將她拉倒在地。

  美莎 趕緊用刀一彈地面,這個人躍起朝繩癡的胸口飛去,繩癡右手拽住捆住美莎 雙腿的繩子,左手趕緊甩出繩子想纏住美莎 的手腕減慢刀勢,但是纏是纏住了,可是美莎 仍然沒有停下,繩癡,趕緊彎腰朝後一倒,那刀鋒就貼著他的胸口過去,美莎 的一對玉如直接貼在了他的臉上,香氣撲鼻。

  “呀?!”美莎 嬌叫一聲,被鋼絲繩吊了起來,繩癡將鋼絲繩飛過橫糧,纏住美莎 手腳的繩子就同時朝中間收緊,將美莎 反弓著身子吊捆在了半空。

  “哼,老夫贏了。”繩癡看著在半空中搖晃的美莎 笑道。

  “別高興的太早了,刀還在我手 呢!”美莎 笑道。

  “沒用,那鋼絲繩用刀是砍不斷的,美莎 小姐,乖乖認輸吧,哈哈……”繩癡笑道。

  “你別忘了,本小姐也是繩藝高手……”美莎 嘴角露出了詭異的微笑,趁著剛才和繩癡說話的空當,她的手指飛快的將纏住她手腕的鋼絲繩弄松了,然後用刀把卡住繩子,不讓繩子收緊,然後雙手一抽而出,手指再將刀把帶出,正好是一個順劈的架勢,從上往下,一刀砍在了繩癡的右肩上。
  “铛!!!”原本以爲繩癡會被切成兩半,沒想到一聲脆響之後,刀和大師兄打的時候一樣,反被震了回來。
  “怎麽?!……”美莎 詫異的叫道。
  繩癡雙手一卷,那鋼絲就如蜘蛛噴絲一般,化作無數的圈圈,一圈圈的將美莎 在半空中雙手反剪在身後纏了個結實,因爲繩子極細,收緊之後,馬上勒進了美莎 的衣服和蜜肉中。
  美莎 的脖子,肩膀,胸部,還要那雙白皙的玉腿,一下全被鋼絲繩深深的勒進肉 ,被勒出一團一團凹凸有致的肉包來,美莎 嬌叫一聲,只見她雙手被鋼絲繩並攏著就好象長在一塊一樣被勒在一起,雙腿也緊緊被幾十道鋼絲裹住,整個人都被閃亮的銀絲包裹起來,動彈不得。
  “啊……怎麽會……啊……太緊了……好疼……”美莎 被吊在半空中,蠕動著嬌美的身子呻吟道。
  “哈哈,看看老夫剛剛喝了什麽?”繩癡說著右手慢慢張開,手心 是一個藍色的小瓶子。
  “嘿嘿,讓老夫想想,該怎麽好好的蹂躏你呢?……”繩癡用手摸著怒挺的鋼棍,淫笑著朝美莎 走了過去……
爆穴酷刑
  “啊!!……呀……以太……”美莎 全身象被勒的象竹節密布的竹子,動都動不了,而且因爲體重的關系,使得細密的鋼絲繩勒的更深更狠,痛的她忍不住連聲呻吟起來。

  “勒的很痛吧?這就是專門對付業內人士的鋼絲繩,勒的那麽緊,而且沒有繩結,神仙也結不開哈哈哈!”繩癡笑著。

  “嗯!!……解不開……”美莎 的身體被鋼絲繩勒成上下叁截,緊緊的貼在胸前,繩癡走上前,揪住了美莎 衣服中的乳頭,使勁的扯了出來。

  “牙滅爹!!……”美莎 嬌叫起來。
  “哼,叫的還真撩人哪,老夫忍不住了!”繩癡說著將鋼絲繩從空中放下,將被捆成一團的美莎 從後面抱住,然後壓在地上,按住她的頭,對準她高翹的雪白的屁股前那道肉縫刺了進去。

  “啊啊!!……”

  “對了,爲了更刺激一點,老夫準備把這 最刺激的刑具全給你試一遍!”繩癡一邊大力的插著一邊得意的笑道。

  “哼……不要以爲這樣我就會屈服于你……你雖然捆住了本小姐……但是就憑你那根燒火棍,想征服本小姐……還早的很呢……”美莎 一邊呻吟著一邊說道。

  “哦?是嗎?那就給你嘗嘗這個……”繩癡說著將肉棒從美莎 的肉穴中退了出來,然後將一個表面布滿鋒利螺紋,但是內圈是橡膠的金屬套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那金屬套的頂端是個象菊花一樣的開口,由無數叁角型的金屬瓣組成,中間露出繩癡的龜頭。

  “這個寶貝叫‘爆菊花’,我就用這個插爆你的小洞,然後再把你的菊花個爆了!”繩癡說著將鋒利的花瓣和對準了美莎 的蜜穴,惡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啊啊!!!!”美莎 的穴壁被鋒利的花瓣和螺紋一下劃出了血,痛的她仰頭大叫起來,繩癡按住她的頭,死命的朝前撞,每一次都故意讓那肉棒幾乎全進全出,使金屬花瓣和螺紋來回最大限度的狠狠的刮著美莎 敏感的穴肉,一下就帶出一灘血來。

  “呃啊!!!……噢啊!!!……呀啊啊啊啊!!!……”美莎 每被繩癡狠狠的插一下,都痛的全身抽搐著發出淒厲的尖叫聲,黑白二索回過頭看著插的正爽的繩癡,忍不住問道:“餵,前輩,看這小日本妞年紀輕輕,恐怕經不起你那麽折騰啊,可千萬別把人幹死了,到時候不好處理啊……”

  “沒事,這小妞年紀輕輕就那麽囂張,老夫今天不幹死他我還不樂意了!”繩癡說著更加用力的將那尖利的菊花一直刺到了美莎 的子宮口,將美莎 痛的全身在繩癡的身下劇烈的扭動起來。

  “來,先給你見識一下,一號刑具——淫樂爆穴椅!!”繩癡一連插了二十幾下,將美莎 的蜜穴刮的是血肉模糊,血水直流,才意尤未盡的將“爆菊花”抽出來,然後拖著美莎 ,來到了一個奇怪椅子面前。

  那椅子坐墊中有一個洞,伸出一根蘑菇一樣的金屬彎棍杵在那,那蘑菇頭足足有人的兩個拳頭那麽大,上窄下寬,表面布滿了細密的小刺,再看蘑菇頭下,彎曲的棍子周圍是一根根粗大的朝後彎的倒刺,都閃著銀色的寒光。

  “如何,這爆穴棍插到你的蜜洞 一定讓你爽到死爲止……”繩癡說著解開了美莎 雙腿上的絲繩,將美莎 雙腿分開,朝面邊彎曲著先是膝關節固定在椅子兩旁的機關中,接著再將她的小腿朝內彎回,交叉在一起用繩子捆好,然後卡死在椅子底部的鐐铐中,這樣美莎 就被椅子撐的雙腿成“O”型架住,繩癡在將美莎 的雙手並攏,先用繩子捆好,再卡在了椅子坐墊後的圓洞中。

  “啊!!……你要幹什麽……那麽粗的東西,沒可能……”美莎 低下頭看了看那恐怖的蘑菇頭,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繩癡先是將蘑菇頭抹上了一層油,然後一拉開關,那巨蘑菇就沖著美莎 的蜜穴用力的頂上去。

  “呀啊啊!!住手!!……”美莎 感覺那蘑菇的尖端慢慢的撐開了自己狹窄的蜜穴,摩擦著剛才被刮的傷痕累累的穴壁,慢慢的頂了進去,那蘑菇越頂越深,將美莎 的身子朝上慢慢的頂了起來,但是她的雙腿和雙手都被牢牢的固定在了椅子底部,所以只能朝後反弓起身子,看著自己的肚子越挺越高。

  “好痛!……不行!!……要撐爆了……呀啊……”美莎 昂起頭嬌叫著,那蘑菇頭一大半已經硬生生的頂了進去,但是最大的部分實在太粗,頂了半天也沒頂進去,把美莎 的身子朝上撐到了極限,椅子開始咯吱咯吱的發出響聲。

  “哼,讓老夫加把力!”繩癡說著上前雙手握住了美莎 的纖腰,然後用全身的力氣猛的往下一按。

  “嗤啦!!”只見那蘑菇頭最粗的部分,被繩癡硬生生的按進了美莎 的下體,在美莎 的肚子下部撐起好大一個圓形輪廓。

  “呀啊啊啊啊啊!!!”美莎 翻著白眼一陣慘叫,身子劇烈的抽搐起來。

  繩癡將一團破布揉起來,塞進了美莎 張開的小嘴中,然後用塞口球勒了個嚴實。

  “嗚!!!……”美莎 雙眼翻白,渾身劇烈的抽搐著,繩癡拉動開關,讓那巨型蘑菇開始快速的在美莎 的肚子 瘋狂的抽插。

  “嗚哦哦哦!!!嗚嗚!!!”美莎 這下更是疼的眼淚都飚了出來,因爲那蘑菇頭除了巨大無比外,本身還布滿了小刺,周身還密布倒鈎,進去的時候,還只是受小刺亂紮又痛又癢,往回抽的時候,那倒鈎便鈎住穴壁,一下便割出無數道口子,所以每往回抽一下,就有一大股鮮血被帶出來,噴到地上。

  “嗚嗚嗚!!!!”美莎 的手腳發瘋了一樣在卡住它們的椅子的機關中抽動,將整個椅子扯的不住的亂晃,只見她那原本平坦性感的肚子,被那巨型蘑菇一下頂起比懷孕時候還大的一個球型凸起,而且越捅越深,將她的子宮幾乎都要頂爛,還要一直往上頂,直到把她的內髒全部從她的嘴 全頂出來。
  黑白二索在一邊看的目瞪口呆,這麽慘烈的刑具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對人用,不管是誰,被這蘑菇頭這麽一戳,估計不死也難。
  “前輩,你真想要她的命?!”白索問道。
  “哼,就看她自己的本事如何了,這還只是最輕松的一個刑具,後面還有,她如果連第一件都受不了,那就太沒意思了,那後面的,我就只能讓剛才那位武功高強的美女來接著試了。”繩癡說著看了看在地上扭動著身子的上官魅笑道。
  “別的呀,這日本妞好歹也是上等貨色,虐死了就沒得錢賣了。”
  “別整天錢不錢的,老夫就是圖個痛快,玩死了也無所謂,哈哈哈……”繩癡說著站到了美莎 的身後,掰開了美莎 鮮嫩的後挺,將它那還帶著鮮血的“爆菊花”一下戳了進去。
  “嗚哦哦哦哦哦!!!嗚哦哦哦哦!!!!”美莎 被這前後一夾擊,痛的幾乎昏死過去,牙齒都已經要深深嵌進了塞口球只中,繩癡雙手一把抓住了美莎 的雙乳,運動內力,使勁一抓,只聽撲哧一聲,硬生生的將美莎 圓滾的如放一下捏了個扁,兩道白色的乳汁一下噴出了有一丈高,射到了天花板上。
  “嗚!!!!!”美莎 雙眼翻白,口吐白沫,渾身發狂的痙攣起來……
  這時候門被推開了,柳花繩走了進來,見到 面淫亂無比的景象先是一楞,然後才說道:“好了,先別爽了,哈藥六廠的曹督公帶蓋中蓋鐵騎隊將客棧包圍了,說是要爲他的幾個手下報仇。”
  “啊?那麽快?他那幾個手下不是剛走嗎?”
  “人家吃了蓋中蓋高蓋片,腰不酸了腿不痛了,跑起來跟飛一樣,當然去的快回的也快!!”柳花繩說道。
  “看這陣勢,非師姐出馬才能壓的住啊,師姐呢?怎麽還不回來?!”柳花繩焦急的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啊,這樣吧,我們把這個日本妞交給他們隨他們處置不就完了?”
  “沒那麽簡單,他的手下是在我們這出的事,所以我們也逃不了幹系啊!”
  “那……”
     ***    ***    ***    ***
  “ 面的人聽著,再不出來,我們就砸鈣片了!!!”

  “出來了……出來了……千萬別砸,我們都補過鈣了……”柳花繩帶著黑白二索趕緊迎了出來。

  “原來是哈藥六廠曹督公親自前來,有失遠迎, 邊請,有話慢慢說……”柳花繩趕緊陪著笑臉說道。

  “嗯……”騎在高頭大馬上的人一臉威嚴的神色,滿嘴大黑胡子,從馬背上翻下身來,一看,竟然才1米5的身高。

  “我靠,哈藥六廠整天賣高鈣片,怎麽他們老大缺鈣缺的那麽嚴重??”

  黑索在一邊小聲嘀咕道。

  “你不知道吧,人家那不是缺鈣,那是缺鋅,所以長不高,唉……”白索應道。
  “奶奶個胸毛的,把打傷我手下的日本女人給我交出來,否則我一聲令下,踏平了你們這鳥客棧!!”曹督公坐下來一拍桌子罵道。
  “曹督公息怒,那日本女人傷了貴單位的職工後,我們也是義憤難平,已經將她拿下來,正在上最慘絕人寰的酷刑,已經把她蹂躏的半死不活,眼看就要生活不能自理了……”

  “奶奶個胸毛的,這還差不多,但她傷的是我的人,應該由我的人來處置,你給我把她拖上來!!”曹督公喝道。

  “是是是……”
  不一會,美莎 連人帶椅子一起被擡到了曹督公面前,那巨蘑菇還在不停的死命在她的肚子 搗著,美莎 渾身上下都被汗水浸了個透,早已經被虐的虛脫成半昏迷狀態,渾身隨著刑具的運做還在劇烈的顫抖著。
  “嗚……嗚!……”曹督公走上前,一看美莎 翻著白眼,下體鮮血直流,精液噴的一身都是,又是一拍桌子,一下將桌子拍散了。
  “奶奶個胸毛的,人都被你們虐成這樣子了,就剩下半口氣,我們還搞個屁啊?!!”曹督公一臉氣憤的罵道。
  “督公英明!!搞個屁,搞個屁!!”他的手下齊聲叫道。
  “好,她前面被撐的沒地方了,就搞她的屁股吧……”曹督公望了一下身後黑壓壓少說也有四五百的人馬後,接著說道:“一人就搞五下啊,不許少也不許多,搞死拉倒,搞不死帶回去接著慢慢搞,開始!!!”
  曹督公指著身邊一個隨從一揮手,那人便二話不說,先吞了一瓶鈣片,然後脫下褲子,徑直朝美莎 的身後走去,抱住美莎 的腰,插進去就是一通亂刺。

  “嗚!……嗚!……”美莎 抽搐著身子悶哼了幾聲,又耷拉下了腦袋。

  “媽的,連後面都被人搞過了,下一個……”那人用紙擦著帶血的肉棒提著褲子退到了一邊。

  “那就連她的嘴一塊搞了,來人,把她嘴上的塞口球給我摘下來,一次上兩個!!”曹督公伸手又是一拍,但是桌子已經散了架,給他拍了個空。

  “奶奶個胸毛的,桌子伺候!!”曹督公喝道。

  “是是!!”他的是手下趕緊擡著一張嶄新的桌子放到了他的前面。

  “繼續搞!!”曹督公一拍桌子喊道。

  于是,兩個人脫了褲子,上前一前一後,將肉棍分別插進美莎 的嘴和後庭中,用力插了五下。
  “下一組!!”
  “再下一組!!”
     ***    ***    ***    ***
  
  不知道被多少人插過,美莎 稍微恢複了一點意識,卻感到滿嘴都是腥臭的精液,還有人抱著她的腰,正在她被“爆菊花”插的血淋淋的屁股洞中使勁的狂插。
  “啊啊!!……嗚!!!”沒等她喊出聲,嘴巴又被另一個人用肉棒塞了個嚴實。
  就在外面正熱鬧非凡的進行輪奸大會的時候,地牢中,一個委瑣的身影正從陰暗的角落閃了出來,他就是早已經藏在 面多時的陳雲。
  “好在一直暗中跟著他們,不然早不知道踩了多少陷阱了,這年頭,他媽的整整叁集沒露臉了,當個主角我容易嗎我!?”陳雲摸到了繩癡的密室門前,悄悄的走了進去,繩癡,黑白二索和柳花繩都已經不知去向,只留下雙腿分開,屁股高翹,玩腰低著頭被捆的死死的歐陽若蘭還有在地上蠕動著的上官魅。
  歐陽若蘭嗚嗚的呻吟著,嘴巴又被塞上了,用力的想掙開捆住她的繩子,高翹的屁股上還不斷的慢慢流出剛剛白索留下來的精液。
  上官魅倒在地上,渾身酥軟,雙手反綁在身後,雙腿並攏著被繩子捆成一條肉粽,連一雙雪白的腳掌和十只嬌嫩的腳趾細繩也被牢牢地緊綁著,嘴巴也被塞口球塞住,正無助的扭動著無力的身子。

  “呵呵,兩大美女都光著身子等著我哪,看來我的好運氣要開始了?”陳雲吞著口水搓著手淫笑著走到了兩個美女的面前。
上官魅在地上看到陳雲,大吃一驚,在看他猥瑣的將手放在褲帶上的樣子,就知道他腦子 在想什麽了,可憐她一代高手,現在這個樣子即使沒有繩子捆著她,也還是連一個弱不禁風的猥瑣男都沒法反抗。
就在陳雲猶豫著兩大美女先玩誰的時候,突然從旁邊的刑具後面,傳出一個女人低聲嬌叫的聲音。
“誰?!”陳雲一聽這聲音好象挺耳熟,剛才在門外偷聽了很久來著,再走過去一看,只見美莎 一手捂著下身,一手放在胸前,靠在刑具上半閉著眼睛,雙頰绯紅,正在低聲呻吟著,在雙腿之間,蜜液已經泛濫成災,順著她光潔的大腿往下流著。
“呵呵,你終于進來了嗎......在外面看貨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在了......”美莎 擡起頭對陳雲笑道。
“你不是被......”陳雲驚訝的張大了嘴。
“看起來你不是這 的人......不妨告訴你......剛才我在和繩癡決鬥的時候,被他捆住之前,用了分身術......”美莎 說道。
“分身?那外面那個是假的?......可是怎麽看都象是真人啊??”
“呵呵,你說的沒錯,那的確是真人,那就是我,只不過現在有兩個我,我將靈魂分成了兩部分,意識相通,一個我受到了任何刺激,另一個我也會有感覺,所以我現在......啊啊!......又來了......”美莎 捂著肚子嬌叫道。
“該死......繩癡這個臭男人一開始就把我往死 虐啊......都已經事先服用了麻醉藥了還這麽......”美莎 的額頭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呻吟著。
“看樣子你現在的處境不太妙啊?”陳雲見有機可乘,正暗暗高興。
“恩,的確是,所以我需要你幫忙......先把這兩位美女運出去,事成之後......你想怎麽玩她們都行,而且,連我也可以......”美莎 說著又是一聲嬌吟,媚態百出,看的陳雲口水狂噴。
“好吧,但是要運到哪 去?外面那麽多哈藥六廠的人,要是被發現了,很快就會被追上了。”陳雲問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一 地外有人接應我們,我早就安排好了......今天我美莎 就是專門來騙他們的貨的哈哈~”美莎 走到歐陽若蘭翹起的屁股前使勁用手捏了一下。
“嗚!!?”歐陽若蘭眼睛被蒙著,但是耳朵聽的很清楚,氣的她嗚嗚的叫了起來。
“他們的老板娘歐陽若蘭經常搶我們的生意,我早就看她不順眼了,今天趁機會把她的上等貨一並偷走,等她回來哭去吧......”美莎 說著用刀割斷了吊著歐陽若蘭的繩子,將她的雙腿重新用繩子捆好,然後將歐陽若蘭裝進袋子 扛在肩上,那邊陳雲也已經將上官魅塞進了袋子中,紮好袋口扛了起來。
“走吧,趁他們還在虐我的分身,你還記得機關的位置吧?前面帶路......”美莎 說道。
“好......”陳雲隔著袋子使勁掐了一把上官魅的乳房,順手將繩癡挂在牆上的一段鋼絲繩給抄走了。
“嗚嗚!!!”
在前堂,美莎 的分身正被曹督公親自幹著,他雙手從後面捏住了美莎 的乳房,將下身那根跟他身體比例十分失調的巨型物件插進了美莎 被爆了無數次的後庭,一邊插著,一邊運動內力,雙手使勁一擰。

“電光毒龍絞!!”曹督公大喝一聲,瞬間便將美莎 的雙乳乳頭連著乳房前端擰成了麻花狀,並且還拉的長長的。
“嗚哦哦哦哦!!!”美莎 翻著白眼慘叫數聲,下體倒噴出一股淫水和血水的混合物,被擰的昏死過去。
“呀啊啊?!”那邊美莎 剛跟著陳雲走過機關陣,本來只是覺得後庭被人幹了一樣的生痛,突然胸前雙乳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絞痛,使她慘叫一聲,放下歐陽若蘭,趴倒在了地上。
“啊......啊......”美莎 靠著牆,雙手捂著胸部嬌喘著。
“餵,你不要緊吧?”陳雲看著美莎 現在的樣子,可以想象到,她在上面的分身,正不知道受著何等慘烈的酷刑蹂躏,越想越興奮,下身又硬了起來。
“沒事......”美莎 從懷中掏出一小瓶麻醉劑,揭開蓋口又喝了下去。
“好了......現在沒什麽感覺了,繼續走......”美莎 說著扛起歐陽若蘭,跟著陳雲打開後堂的蓋子,走出了地牢。
“你先到客棧後的樹林等我,我要看看他們到底對我的分身做了什麽......”美莎 說著悄悄潛到前堂邊上,探出頭一看,只見自己被那巨蘑菇頭架在刑具上,一個5短身材滿臉大胡子的矮個男人正用雙手擰著自己分身已經成麻花狀的乳房,正使勁的爆自己分身的後庭。

“啊?!......竟然把我的......擰成這樣?!!......”美莎 臉上一陣滾燙,雖然服用了麻醉藥,但是胸部好象又有了反應,下體蜜液又開始順著大腿內側流了出來。

“啊啊......”美莎 咬住嘴唇,慢慢的朝後退去。

“等著......我一定回來完成合體......”美莎 扛起歐陽若蘭,打開窗子躍了出去。

陳雲正想著要不要扛著上官魅先溜,突然一道白影落在眼前,美莎 已經扛著歐陽若蘭躍到了自己面前。

“跟著我。”美莎 頭也不回的說道,手中那把日本刀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巧合,刀鞘正到點到了陳雲的下身處。

“啊?!......好好......到底要去哪?”陳雲嗖的渾身一冷,只好硬著頭皮跟著美莎 繼續朝前走。

“對了,你叫什麽名字?”

“啊?......陳......陳雲......”
“怎麽一聽就象是路人甲的名字.......”美莎 笑道。
“什麽?!......我不是......”陳雲正要爭辯,突然前面樹林中有一處火把,兩個忍者模樣的女人閃了出來。
叁個人說了一通日語,美莎 便拽著陳雲跟兩個女忍者朝前狂奔,不知道過了多久,樹林盡頭出現了一片海灘,遠處一艘日本大帆船正停在海面上。
“我靠?!你們的船?!”陳雲驚叫道。
“當然了,我的船‘妖姬丸’,陳先生,歡迎上去做客。”美莎 嘴角泛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妖姬丸?光聽起來上面好象有很多妖豔的美女一樣,嘿嘿嘿......”陳雲留著口水喃道。
“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有你爽的呢~”
......

半個時辰之後,在“妖姬丸”的船長室。

“美莎 ,辛苦了,幹的不錯呢,兩個女人都是極品啊......”一位身著白色和服,略施淡妝的妖豔女子側臥在塌上,手 端著一根大煙槍深吸了一口,然後將白色的雲霧慢慢的吐在了面前的歐陽若蘭和上官魅的臉上。
這日本女人看上去25-30歲的年紀,比美莎 要大很多,長長的頭發精致的盤在腦後,用叁根銀簪插著,睫毛很長,庸懶的雙眼中透出充滿魅惑的妖媚目光。

她的皮膚比美莎 還要白,晶瑩光滑,保養的很好,個子比美莎 足足高出至少半個頭,一雙白而修長的美腿交疊著並在一起,紅色的腳趾甲上還紋著美麗的花紋。

“這個男人是?......”

“啊,他叫陳雲,是我臨時找來幫忙的,薰姐姐,這次還多虧了陳先生帶路,出來的時候才避開了那些機關呢。”美莎 笑道。

“哦,陳雲先生,多謝你出手相助,我叫神樂薰,是這艘船的主人,這 可是男人的極樂世界,陳雲先生不必客氣,請隨意。”神樂薰媚笑道。她側臥的這個姿勢,正好露出雪白的雙乳之間那道深不見低的乳溝,看的陳雲口水都快噴了出來。要不是兩個女忍者上前請他離開,他差點就撲了上去。
“美莎 ,來......你的分身還被困在客棧吧?要盡快處理啊,不然長期這個樣子也不是辦法,如果覺得吃力的話,姐姐我很樂意幫忙。”神樂薰笑道。
“啊,不麻煩姐姐出手了,美莎 自己會想辦法解決的。”美莎 走上前,偎依在神樂薰的懷中柔聲答道。
“美莎 ,這次去玩的過瘾嗎?看你的下面都濕透了呢。”神樂薰摟著美莎 暧昧的笑道。
“哪 ,那些臭男人哪 比的上薰姐姐你......”美莎 說著將頭靠在神樂薰的胸前媚笑道。
“呵呵,乖~讓姐姐好好疼愛你一下~”神樂薰笑著放下煙槍,撫摸著美莎 的長發,將美莎 的臉埋進了自己深不見低的乳溝之中,另一只手則伸進了美莎 的裙下,用手指撩撥起美莎 大腿間的敏感部位來。

“啊啊......薰姐姐......”

......
陳雲被兩個女忍者帶到了一間房子 ,只見 面各種SM刑具和性愛用品挂的滿牆都是, 面一共有五張大床,每張床上都躺著一位裸體的日本美女,一個比一個妖豔。
“薰大人吩咐了,陳雲先生請隨便享用這 的女人,另外所有大道具和藥品請盡情使用,等美莎 小姐安頓好了新到的兩名女奴,便會親自過來陪先生同樂......”
“啊?......這樣啊,讓我先看看......”陳雲正在猶豫上哪張床,女忍者又端著一個盤子走了上來。
“陳先生請看,這 是日本最新最強的性愛密藥,保證先生服用了之後威猛無比......”

陳雲回頭一看,只見盤子上放著大大小小的瓶子,最大的那瓶上用中日文標著:“穿鋼透鐵丸!”

“好!!就這個,這個夠氣勢!!”陳雲說罷打開瓶子一口氣倒了幾片進嘴 。

“啊?陳先生,這個一次最多只能吃一片啊。”

“啥?!”陳雲突然覺得下身一陣狂熱,一根巨物一下戳穿褲子挺了出來......

半個時辰後......

在船上的調教室,神樂薰將上官魅和歐陽若蘭雙手高高吊起,僅讓腳尖勉強夠到地面。

“呵呵,我試了一下,兩位的內力都很強,看來都是高手呢,不過既然落在我神樂薰的手 ,我不管你們以前是誰,從今以後,都是我的性奴母狗......聽明白了嗎?”

“嗚......”兩位美女嘴巴被塞口球塞的死死的,說不出話,神樂薰手握長鞭,隔著塞口球的小孔,將兩小瓶淫藥灌進了二人的嘴中。

“這是我最新調制的淫藥‘淫花浪女散’,只要喝下去,再烈的女子,也會馬上變成淫娃蕩婦,搶著讓男人來蹂躏自己,今天兩位剛到,正好嘗嘗鮮......”神樂薰說著一鞭子抽在了上官魅的右乳上,然後手腕一扭,鞭子改道,又接著彈在了歐陽若蘭的翹臀上。

“嗚嗚嗚!!”兩位美女被抽的身體反射性的顫抖了一下,舊鞭痕還未完全退去的雪白的嬌軀上又留下了新的紅印子。

“接下來,我會更用力,在藥力的作用下,你們會覺得就好象和人做愛一樣舒服的......”神樂薰媚笑著左手也抄起一條長鞭,左右開工,將鞭子如雨點般抽在了二女的敏感部位上。

“雙鞭狂舞!!”

“啪啪啪啪啪!!!!!”一連串清脆的響聲連續不斷,抽的上官魅和歐陽若蘭觸電般的急促的扭動著身子,一個勁的浪叫起來。

“嗚嗚嗚哦哦!!”兩大美女的嬌叫聲互相輝映,此起彼服,聽起來特別舒服,神樂薰閉上眼睛,很享受的繼續狂抽,集中起來狠狠的抽著兩位美女的下體,每一下都好象毒蛇狠狠的在蜜穴上咬了一口似的,在‘淫花浪女散’的作用下,二女的身子敏感了幾倍,每挨一下,都睜大眼睛極度亢奮的全身痙攣起來。

“哈哈哈,再來,你們的叫聲太動聽了呢~”神樂薰媚笑著接著朝她們的雙乳抽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上官魅的雙乳立刻布滿了滾燙的鞭痕,象兩個被狂風吹動的樹上的木瓜被抽的不斷的四處亂搖,隨時都會甩出去的樣子。

歐陽若蘭的也好不到哪去,連著幾下鞭子都正好抽到乳頭上,那是乳房上最敏感的部位,痛的她瞪圓了媚眼,仰起頭浪叫不止,連乳汁都被抽的飚了出來。

“嗚......嗚......”看著布滿鞭痕的兩位美女,神樂薰扔掉鞭子,笑著說:“好了,熱身活動到此爲止,來人哪,把她們綁在吸精台上。”

兩個女忍者閃了出來,將被抽的還在不住顫抖的二人解下來,架到了一排奇怪的裝置前,這裝置由金屬構成,非常精密,有很多機關,看上去是一個前面沒有蓋子的豎起的箱子,在中間有一個小孔,上面附著一個黑色的拘束單手套,在下面一點的位置有個大孔,也是有一個拘束單腿套,周圍還有好多皮帶。

上官魅和歐陽若蘭雙手並攏,先被繩子捆好,然後塞進那小孔之中,一直末到肘關節,然後將拘束單手套拉上裹緊,紮好皮帶,同樣,她們的雙腿也被裹好卡進圓孔之中鎖死,看上去就好象被嵌進箱子 一樣,接著,再用拘束皮帶,將她們的身體牢牢捆住。還有一條有兩個鋼絲環的特別的皮帶,正好勒在她們的雙乳位置,鋼絲環牢牢勒住乳根,收到最緊,幾乎要把她們的如放勒爆,然後才紮緊皮帶。

“嗚!!!......”兩位美女被固定好了只後,神樂薰從一個罐子 摸出一條通體透明長約半米的管狀蟲子,那蟲子沒有眼睛,嘴巴小小的,長滿了密密的小牙齒。

“這可愛的小東西叫吸精蛭,專門喜歡吸食人的內力,至于怎麽吸,你們馬上就會知道了......”神樂薰神秘的笑道。

“嗚?!?......”上官魅和歐陽若蘭看著這惡心的透明蟲子,驚訝的叫了起來,神樂薰拉動裝置的機關,兩根中空表面纏著一條金蛇的透明金屬陽具立刻升了起來,一直插進兩位美女敞開的蜜穴中,並且還能旋轉。

“嗚嗚嗚!!”那金蛇旋轉著摩擦著兩位美女敏感穴壁,刺激的她們呻吟起來,等那陽具鑽進去撐穩了,兩個女忍者各拿著一大罐裝滿蟲子的罐子,對著裝置邊的漏鬥就倒了進去。

“嘩啦!!”密密麻麻的蟲子蜂擁的順著漏鬥朝 面蠕動著,不一會便看見它們順著透明的陽具內壁湧進了上官魅和歐陽若蘭的蜜穴中。

“這蟲子喜歡熱和潮濕的地方,兩位大美人的小洞正好是它們的最愛哦~”神樂薰看著兩位美女被慢慢撐的隆起的小腹笑道,可以很清楚的看到, 面有無數條正在蠕動的蟲子的輪廓。

“嗚哦哦哦!!!......嗚嗚嗚嗚!!!”兩位美女立刻覺得下身一陣奇癢,無數蠕動的蟲子張開嘴巴,緊緊的吸住了她們的穴壁,還在不斷的往更深處鑽,開始吸收她們體內的內力。

神樂薰親手捉了四條蟲子,捏開它們的嘴巴,對著兩位美女高聳的乳頭按了下去。四條蟲子正好死死的咬住了上官魅和歐陽若蘭的乳頭,一邊咬還一邊扭動著透明的身子,緊緊的盤在了她們的乳房前端。

“這蟲子吸飽了內力後會膨脹發紅,而且被吸的宿主越是性亢奮,它們吸的越快,就讓我來幫幫這些可愛的小東西好了~”神樂薰笑著拉動下一個機關,那透明陽具上盤著的金蛇開始一陣一陣的發出強烈的電流,一邊電一邊上下狂插,電的二美發了狂一樣擰動著全身浪叫起來。

“嗚哦哦哦哦哦!!!”

在藥物的刺激下,受到的刺激是原來的2倍以上,上官魅和歐陽若蘭全身微微發紅,香汗狂下,隨著電流強度的逐漸加大,每電一次,她們都將身子向前弓到極限繃的緊緊的,拉的吸精台一陣亂響。

“呵呵,看上去兩位很享受呢,那我就再加上一項服務。”神樂薰說著拉動第叁個機關,一根同樣透明的金屬棍從後面頂進了二美毫無防備的後庭之中,又是一大群蟲子瘋狂的湧進了她們的屁股眼中,然後那金屬棍開始一邊抽插一邊逐漸發熱,原來另一頭連到了裝置後的火爐中,利用金屬傳熱的原理,不多久,二美就感覺好象用燒的通紅的鋼條在插自己的屁眼一樣。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上官魅和歐陽若蘭全身弓到極限,翻著白眼狂顫不止,下體因爲極度亢奮,撲哧撲哧的倒噴出大量的蜜液,兩乳汁都被吸精蟲給刺激的噴了出來,一絲絲香津順著塞口球上的小孔不斷的隨著她們扭動的腦袋四處飛舞。

受到電和熱的刺激,吸精蛭更加活躍,拼命吸吮著二女的內力,身體也逐漸膨脹,由透明變的微微發紅。

“好了,兩位美人慢慢享受,薰過一會再來看你們~”神樂薰將機關鎖死,看了看兩位在高潮浪叫不斷的美女,媚笑著走出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