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国产Av无码亚洲A√h寂静的世界21作者:sy791230(兰色懒猫)

精彩内容:

第21
  在某處
    XAXA005:“大人,0001區能量泄露停止了。”
  XAXA001:“哦。是自行停止的還是……”
  XAXA005:“目前尚不清楚,正在全面檢測當中。另外0035區監控點傳來了新的上報,觀察點5號的附屬8號的靈魂種子及性格種子的配型結果出來了。”
  XAXA001:“有什麽問題?突然變更?怎麽回事。全面檢測所有監控點。”
  XAXA005:“是,立刻進行。是先對無人區進行檢測,還是對0001和0035區進行檢測?”
  XAXA001:“0001和0035區”“主人!主人!”
  迷糊中忽然聽到雪梅的聲音,我翻了個身。啊!差點掉下來。揉了揉眼睛才發現自己睡在小丫頭的房間沙發上。
  小丫頭早已不知去向,我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昨天睡一晚沙發,骨頭都酸了。
  “小丫頭呢?”
  “主人,小悅早吃了飯出去了。你怎麽睡在這啊!奴家醒來沒見到你,擔心死奴家了。”
  雪梅撅著嘴說道。
  “靠!不是你想的那樣啦!反正就是,昨天有些事聊的晚了點。我去吃飯了。
  “說完連忙爬起來就閃了。
  靠!難道昨天沒啓動更新系統?害我白白的浪費一晚上。郁悶啊!剛剛雪梅那眼神,簡直就把我看成虐童癖了。我他媽的冤枉啊!
  回到套房裏,咦!曉梅也醒了?只見曉梅恭敬的拉著我坐到桌前,一副小意的站在一旁看著我吃她做的早飯,額,怎麽這麽怪異呢。完全是舊社會的丫鬟摸樣啊!見到雪梅進來,曉梅急忙快步走了過去,極爲恭敬的拉開凳子讓雪梅坐下。
  我靠!這……這時什麽個情況啊!我靠!不過蠻享受的!哈哈哈。
  等到雪梅坐到我身邊拿起東西吃了起來,曉梅又一副小意的摸樣站在一旁。
  看著似乎知道點什麽的雪梅我好奇的問道:“怎麽回事啊曉梅?”
  “不知道啊!她今天一醒來就突然跪下叫我夫人呢!嘻嘻!”
  雪梅一臉滿足的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曉梅,得意的說著。
  “靠!怎麽叫你不叫我!”
  看到雪梅一臉的得瑟,不爽的說。
  “她叫了呢,叫你老爺了啊!”
  “哈!”
  我更吃驚了,對著曉梅說道;“你能寫字吧?”
  曉梅看著我認真的點了下頭,從隨身的小布包(哪找的?中拿出了紙筆,然後看向我。
  “主人,她想知道你要她寫什麽?”
  “額!算了吧!”
  現在我一腦門的官司,曉梅的事就先放放好了。我現在在幾女的眼裏完全成了愛好幼女的變態男了,我冤枉啊!還有那個小丫頭,老是神神秘秘的玩失蹤。搞什麽飛機啊!
  胡亂的吃完早飯,和雪梅幾個哼哼哈哈了幾句就一個人跑了出來。冷靜冷靜,現在需要的是冷靜。從醒來開始就無數的問題在産生,隨著一個個的線索的出現,新的問題也産生了,而那晚小丫頭的莫名出現讓我看到了解決所有問題的可能。
  但小丫頭本身又是個巨大的謎團。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不知道爲什麽慢慢的走著,突然産生了開車飚一段的念頭。
  選了路邊一台未鎖的車,坐了上去。車輛的轟鳴聲聽起來是那麽的舒暢,一路上向著人少的地方開去,越來越快。飛速的汽車,注意躲避呆立的人時高速的轉向,腎上腺瘋狂上升。太爽了。開的我都渾身冒出細密的汗來,車輛終于在電視台大樓不遠處的霧牆前停了下來。看著陰冷的霧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呼!今天倒不是來發瘋的,畢竟才發瘋沒幾天嘛!哇哈哈哈!
  看了看身邊高聳的電視台大樓,呀!要不進去看看?找個女主播爽爽?終于知道爲什麽這麽多人喜歡飙車了,簡直就改變心情的利器啊!轉身大步的向電視台大樓走去。走上長長的石台階,寬闊的大廳中空蕩蕩的。看了看大廳一端的介紹台,直接就上了十樓的新聞部。
  電視台就是有錢啊!電梯又大又寬,裏面的顯示屏上不斷的播放著風光片。
  到了十樓,還是空蕩蕩的。靠!難道都下班了?不應該吧?我還想著曾看過的AV上在播報台操女主持啊!隨手晃動幾個門的把手,都是鎖著的。很怪異的感覺,仿佛這棟大樓裏完全沒人似得,靜的有些可怕。
  走廊的盡頭是間碩大的編輯部,無數的隔板將大大的房間隔成一個一個小小的辦公區,電腦全都黑著,站在門口硬是沒勇氣踏進去。空曠的大樓中光聽見自己的腳步聲,實在是對自己精神的考驗。靠!你丫的靜歸靜,好歹也應該有人吧。
  不甘心的在總編室門口撒了泡尿,忽然一陣細微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操,差點將我的尿給嚇回去。
  媽的,出門忘記把我的鋼管帶上了。兩手空空的更是讓人不安,算了先閃了。
  轉了幾個圈才回到電梯口,媽的搞這麽大的地方還七拐八拐的。
  額,什麽時候電梯上到十叁樓去了?看了看其他五台電梯,額,上來的時候沒注意,反正都不在十樓。隨手拿起放在電梯口的垃圾桶,提了提,手感不錯。
  從十樓的樓梯,蹑手蹑腳的向上摸去。接近十叁樓時,聽到上面傳來一陣輕快的腳步聲,接著是電梯開門的聲音。飛速走到十叁樓樓梯口,隔著樓梯間的門窗向裏面望去。仔細觀察了下才緩緩的打開門,貼在牆角看了看走廊,很安靜。回頭才發現電梯剛到達了1樓大廳。
  樓層裏安靜的很,推開一扇半掩的玻璃門,裏面很是雜亂。長長的真皮沙發上放著一條毛毯,而玻璃茶幾上滿是未開封的零食和牛奶等食物,還有一個被去掉照片的相框。旁邊的垃圾桶明顯被人將裏面的垃圾帶走了,只留下一個幹淨的塑料袋套在上面。看來是有人在這裏生活了一段時間了。靠!難道除了我和小丫頭還有人?看了一圈都沒發現什麽有用的東西。走出辦公室,隔了間門見到一間會議室,推開玻璃門,終于見到人了。雜亂的桌子上到處是會議資料,周圍緊坐著進十個帶著工作證的人,正統一的扭著頭看著前面一塊巨大的顯示器上的圖表。
  唯獨一個穿著一身大紅色小西裝下身一條黑色套裙,西裝下一件立領蕾絲邊白色襯衣,帶著金絲眼鏡的少婦,仰著頭嘴唇微微張開。見到這個唯一擺著奇怪造型的女人,我走了過去,細細的端詳起來。酒紅色的秀發盤在腦後,尖細的下巴高高揚起,很是一副幹練的摸樣。圓潤耳垂上吊著珍珠耳環,纖細脖頸上挂著一條珍珠項鏈,看起來就是一副成功職女的摸樣,還灑了點香水,整體就是一種高高在上讓人無法侵犯的感覺。不由的讓我想起大學畢業後實習時,實習公司裏的一位女主管來。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摸樣,每次見到她我都緊張的要死。看來這個女的應該是電視台的高管了。
  正貪婪的盯著西裝下脹鼓鼓的兩團,忽然發覺襯衣左側的領子上一塊小小的淡紅色汙漬。伸手摸了摸,額,都已經幹了。手指貪婪的觸摸著她細嫩的脖子,慢慢向下伸去。好深邃的事業線啊!將她的頭擺正了,呆滯的目光直視著我,有點熟悉的感覺。恩跟小芸一樣輕熟女禦姐感覺。戳了戳豐滿的胸部,手感不錯,看來戴的是薄的胸罩。
  女人嘛,總是能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場合,對不同的人展現自己不同的一面。或是清純,或者是成熟,或者是威嚴。就像實習公司的那個女主管,平日總是一副誰都欠她錢的摸樣。可有回讓我去給她搞辦公室的衛生,看到她和女人的生活照,才發現老妖婆居然也有清純可愛的一面。
  我身邊的女人,都是在生活中發現的,即便是雪梅和小芸這兩個警察和醫生,也沒機會看到她們職業的一面。雖然曾讓雪梅穿上警服,可仍然是以淫蕩爲出發點的。眼前的這個少婦,給了我一種不同的感覺。恩,要好好的品嘗一番。
  將少婦搬到隔壁的辦公室中,放在老板椅上。恩,現在要的是品嘗味道,不能太急了。找了個文件夾,擺弄著少婦拿著,一手扶著眼鏡。遠看就像是一個幹練的女高管在處理問題似得。怕是一般下屬進來看到這幅摸樣會很是心驚膽戰吧!
  越看心就越癢,心中高叫著,這麽神聖不可侵犯的摸樣,揉碎她。
  遠遠的欣賞了下,不錯,整體感覺就讓人沖動,可還是差了點什麽。對了,我弓身,鑽到辦公桌下。要把那雙美腿打開嘛,讓下屬已經來就能看到美腿見的內褲。這樣一來,桌面上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上司,桌面下是張開雙腿時刻迎接侵入的蕩婦摸樣,這才是哥要的感覺嘛!掰開大腿的時候,將連褲襪中縫給撕開,挑起緊附在陰部的內褲一角。好稀疏的陰毛,就頂端一點點,看著就幹淨。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緊緊的合在一起,聞了聞一絲淡淡的騷味,洗洗幹淨就好了,比我家那些女人的味道要大些。反正是興之所至的弄弄,不需要叫醒她。伸手將少婦的身體拖了拖,讓她的下身展露的更開,手指按在內褲上稍稍用力就將內褲壓出了條縫隙。
  在桌下蹲了好一會,站到老板椅背後。居高臨下的看著襯衣內的峰光,探手進入滿是膩滑。收回在胸罩內好一番揉捏的大手,準備將少婦的西裝脫下。
  “你在幹什麽?”
  小丫頭手裏拿著個袋子站在門口叫道。
  我日,注意力全放在少婦的身上去了,居然來人了都不知道。這時的我正站在少婦身邊,傾下身體解著扣子。突然響起的叫聲讓我一驚,拿起桌上的筆惡狠狠的看了過去。當發現是小丫頭的時候,驚訝極了。
  “你怎麽來了?”
  “你在對我媽做什麽?”
  兩人同時開口。
  “你媽?”
  我愣住了。
  小丫頭飛奔了過來,一把將我推開,死死的抱住呆滯的少婦。扭過頭,像個噬人的小豹子般盯著我。
  尴尬,心虛。靠!都忘了上來就是因爲發現有活人在了。怎麽這麽巧就選到小丫頭的媽媽了,難怪剛剛總覺得面熟呢。小丫頭抱著她的母親,一下就能看出兩人是多麽的像了。
  小丫頭怒視了下,急忙看起懷中的母親來。幸好哥沒急著提槍上陣,連衣服都沒怎麽動。所以小丫頭粗粗檢視了下,警惕的道“你想幹什麽?”
  我連丟了手中的筆,大腦飛速的轉了起來。”
  啊哈!還說呢,總是動不動就搞失蹤,我出來找你了啊。額,後來到這來休息下,看見她有點奇怪,所以,所以研究了下。”
  心裏默念著,別去看下身,別去看下身。萬一被發現連褲襪的裆部被我撕開了,就太尴尬了。
  小丫頭再次檢視了下自己的母親,至少表面上沒有異樣。急急的說:“你出去,你給我出去,你個大色狼。肯定是想對我媽起壞心。快出去。”
  邊說還沖過來把我往外退。
  “好好,我出去。我在下面等你哈。我開車來的,我在外面等你。”
  話剛說完,辦公室的門就緊緊的關上了。
  我這個汗啊!有沒有這麽巧啊!苦笑著按下了電梯開門鍵,對著電梯門口的垃圾桶狠狠的吐了口痰,晦氣。額,突然發現裏面居然有幾張帶血迹的紙張?再想到小丫頭剛剛推我時手上幾根手指都貼著創可貼。靠!小丫頭在用血喚醒她母親。呀!幸好我本來也沒想把少婦叫醒的。再想的深一點,幸好城市裏第二個自醒著是個女的,還是個小丫頭,要跟我一樣是個成年男子,會不會發生麻子程和周悅的悲劇來?
  小丫頭只要仔細的檢查下少婦,肯定會發現我做過的手腳。不行,好不容易多了個自醒者,不管她是男是女,若她對我有了不好的成見,今後不好相處啊!
  畢竟她有需要我的地方,而我也有需要她的地方。
  想到這,我沒理已經到站開門的電梯,又按下了十叁樓,要開誠布公的跟小丫頭談談。
  “小丫頭,你出來下,我又話跟你說。”
  我敲了好半天的門,小丫頭一副苦大仇深的摸樣走了出來。
  “你又想幹什麽?”
  手上反握著鋼筆問道。
  “額……”
  站在小丫頭面前我突然不知道怎麽說了,畢竟她在我眼中還是個孩子,如果是個成年人就好溝通多了。
  “有什麽就說啊,不說我進去了。”
  小丫頭作勢就要往房間裏退去。
  “等等!好吧,你也是個大孩子了,又聰明。我想跟你談談。”
  我柔聲說道。
  小丫頭反手關上門,左手放在背後。
  “我……我比你早醒來大概有叁個多月了吧。剛醒來的時候,身邊所有的人都呆立著。這感覺你知道的吧!”
  我充滿回憶的娓娓道來。
  “你想說什麽?”
  小丫頭很不客氣的打斷了我的陳述!額,看來談話方式失敗了。
  我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就是想說,你看啊,現在呢除了我們外面的人都不會動,是吧。再加上必須要我們的體液才能叫醒他們,男生都比較色你也知道。我呢也是男的。不過,我發誓絕對不會去碰與你有關的人,你看行不行。”
  我急急的說道,說完後呼了口氣。
  “爲什麽?”
  小丫頭歪了歪腦袋問道。也不知道她是想問我爲什麽要這麽說,還是爲什麽不碰跟她又關的人,還是其他的什麽。
  “額,因爲現在就我們兩個特別點的人,我不希望因爲我的某些事情讓我們之間發生點什麽不好的事情。”
  “你想做什麽?”
  小丫頭突然警惕了起來。
  “額!不對你做什麽啊!哎!我就跟你說了吧……”
  我將麻子程講訴的他于周悅之間的事,選擇性的說了遍。
  小丫頭似乎在考慮什麽,我試探的說:“所以我不希望我們之間也發生這樣的事,所以我覺得先開誠布公的談談會……”
  小丫頭張了張口想說什麽,我停了下來等了半天,小丫頭才說道;“看來你是個誠實的人呢,看在你誠實的份上,就算了。”
  說完就轉身開門進去了,關上門的瞬間,伸個頭出來“其實我只是個小女孩,根本沒能力阻止你做什麽。希望你說話算話哦!”
  “你放心,還有之前你進來前,我,額,摸了下那位。對不起了!”
  說完我急忙跑了。身後傳來小丫頭的怒罵聲;“你個混蛋,大色狼!”
  連續叁天,小丫頭都沒給我好臉色。弄的我七上八下的,雪梅幾個對我和小丫頭之間完全是種看戲的感覺,時不時的逗我下。就連龍婷有時對我的挑逗,都會嬉笑著拿出張寫著【不去找你的小妹妹?】的紙條逗我,氣的我頭疼。
  這叁天小丫頭也沒在半夜叫醒過我,自然我一直期待的綠光解惑會也沒辦法舉行。
  只到第四天,心裏老是想著怎麽彌補跟小丫頭的關系,加上爲了等綠光,兩天晚上沒好好睡了。這天胡亂的在床上過了下手瘾,就性趣缺缺的睡去了。迷糊間,感覺有人拍我,我睜開眼。小丫頭挎著包包站在我面前,一副苦大仇深的摸樣。額,搞什麽。這時我才發覺自己被包裹在綠光之中。
  “大色狼,你知不知道麻子程還有那個叫周悅的是從哪出來的啊?”
  小丫頭低聲的說道。
  “額,你問這個幹什麽?”
  我好奇的問道“小氣的,就問問嘛。”
  小丫頭一副嫌棄的摸樣。靠!
  “麻子程是福建叁明的,周悅就不知道了。”
  我揉了揉眼睛回答道。”
  你怎麽知道這麽多事的啊!這個系統那個系統的。”
  “你猜?”
  小丫頭一副欠揍的摸樣。我靠!
  “對了,我的基因控制用不了,你知道是怎麽回事麽?”
  小丫頭又問道。
  “靠!我怎麽知道。額你的用不了?這種情況我就不知道了,就我所知自己醒來的人,都能用你說的什麽基因控制系統去叫醒控制人啊!”
  我不無奇怪的說道。
  小丫頭疑惑的咬起了指甲,似乎在想著什麽爲難的事。
  “別咬了,手上都還有傷口。”
  “那我也是自己醒來的,爲什麽就不能用。還有明明一個安全警戒區只會醒來一個人,爲什麽我們兩個會在一起?”
  小丫頭自言自語道。
  “你說什麽?一個安全警戒區一般只安排一個人?”
  我聽到小丫頭的話一個激靈,不知道爲什麽突然想起很早以前看過的一套系列電影《異次元殺陣》可當我把自己的猜測告訴小丫頭後,小丫頭卻非常認真的說不是。小丫頭又沈默了,急的我,如果她是個男的我絕對就操家夥上了。
  很快城市在黑暗中慢慢顯現,我們停止了這種偷偷摸摸的對話。
  接下來的兩天,小丫頭總是悶悶不樂的,讓雪梅叁人好生心疼。只有我知道她是爲了什麽,可我也實在是不知道怎麽去幫她,怎麽去勸慰她。除非……我很快排除了這個荒謬的念頭。可是既然想到了,就總是會不自覺的想起。就像小丫頭說的那樣,一個安全警戒區只會醒來一個人,這次卻在我醒來後熟悉了這個城市的情況下再讓小丫頭醒來,可小丫頭卻沒有喚醒人的能力。那麽是不是存在,由我來喚醒再由小丫頭做進一步處理的可能性呢?
  下午好不容易抓住準備去看自己媽媽的小丫頭,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結果換來的是一陣白眼,似乎我就是想把她媽媽怎麽怎麽的,靠!
  爲了讓小丫頭能夠感受到我希望于她好好相處的想法,從此我的活動安排裏,多了條每天接送小丫頭去電視台的工作。甚至在慢慢建立互相的信任,我也多次給予她建議。不過可惜我所有能想到的辦法,小丫頭都不能用,真是奇了怪了。
  而我也盡量避免再去提那個我來叫醒,她再怎麽怎麽的事情。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小丫頭越來越急躁,幾次想提起這件事,都被我帶過去了。開玩笑!這是這會小丫頭著急,我要是急匆匆的答應下來,之後她突然反悔了,還不恨死我。
  “主人,這幾天很累是嗎?”
  浴室中,雪梅一邊幫我揉捏著肩膀一邊問道。
  “嗯,這邊再用點力,對,舒服啊!”
  我趴在一張木凳上一邊是暖和的流水,一邊是柔美的女郎,舒服的回道。
  “小丫頭也總是不高興呢。”
  雪梅好似拉家常樣的隨口問道。
  “她有她的問題啊!小倔驢,反正時間還長,希望她能解決吧。”
  我一想到小丫頭就又憐又恨,總之兩個詞,刁蠻,神秘。
  雪梅忽然輕柔的爬在我的背上,呼出的熱氣吹到我的耳邊。”
  主人,這幾天總是興致不高呢。奴家有個禮物想送給主人。”
  “哦!什麽禮物啊,上次就聽你說過。”
  我好奇的問道“幫我把脖子捏捏。”
  “嘻嘻,等會吃完飯,奴家帶你去。
  “雪梅笑嘻嘻的說著。
  早飯後,雪梅安排好龍婷和曉梅就拉著我出了門。哦呼,看來是個值得期待的好東西,居然連龍婷都不帶。一路上雪梅不斷的賣著關子,引的我心裏那個癢啊!好幾次都準備把她拖進附近的商店裏,好好的棍棒伺候下,都被她躲了過去。
  呦呵,反常啊!
  走著走著發覺不對,怎麽到校園裏來了。雪梅媚笑了下,拉著我的手就向我曾準備過的班級走去。我操!
  才一進教室大門,我就雙眼冒光。烏壓壓一片水手服學生妹,正端正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數了數,整整六十九名洋溢著清純氣息的小姑娘,穿著粉紅或天藍的水手服。布料差了點,稍稍靠近些就能看見胸口的兩點正透過薄薄的衣服展露出來。
  “你做的?”
  我扭頭看著一臉得意的雪梅問道。
  “嗯,奴家帶著曉梅弄了好幾天呢。主人,請你坐到那去,要上課了哦。”
  雪梅得意的回答道。
  這時我才發覺,難怪今天雪梅穿了件小號的西裝,裏面是件紅色的抹胸。我激動的坐到了教室中空著的座位上,環顧四周,都是些可愛美麗的學生妹,雖然各有特色但我鄰桌的幾個樣貌上就是比其他的高一個檔次,看來是雪梅特意安排的。
  雪梅從兜裏拿出了一副眼鏡,將頭發紮起。從講台上拿起一個教鞭,“現在上課,起立。”
  一陣嘩啦啦的聲音,女生們都站了起來,我靠!這上衣也太短了吧,站起身時衣服下擺剛剛挨著短裙,又幾個因爲身長的關系,直接就露出一截白嫩的腰肢來。還有短裙也是,大概是統一從什麽批發店找來的,再統一裁剪,反正全都是剛剛蓋著屁股,屁股稍稍大點的硬是將超短裙穿成緊身包裙的感覺。
  環顧四周,盡是兩點激凸的各色隆起,特別是我身邊的幾位大胸都將衣服撐成半透明狀的摸樣。
  雪梅特意讓我好生欣賞了下,嘴角挂著一絲得瑟。”
  敬禮“所有的女生都呈九十度的彎腰,心髒頓時停了一秒中。本就超短的短裙,隨著身體的伸展,白花花的屁股露了出來,放眼望去盡是圓潤的翹臀啊。臀縫中夾著的兩瓣陰唇盡入眼中,居然全都是無毛美鮑。坐我前面的那位猶如白饅頭般的小穴,暗紅色的菊花就這麽一動不動的,觸手可及。我已經硬的受不住了。
  正要伸出手來觸碰一下面前的嫩鮑,“坐下。”
  消失了,我的美鮑消失了。
  我狠狠的盯了講台上的雪梅一下。雪梅狡黠一笑“現在上課。今天第一節課是生理衛生課,請那位男同學上台來。”
  額,我?”
  主人來嘛!”
  我莫名其妙的走到講台上,放眼望去都是目光呆滯,盯著講台的女生們,可惜了點啊。雪梅從講台後搬出一個老板椅讓我坐下,對我媚笑了下,蹲在我的身前。溫柔的脫掉我的褲子,通紅炙熱的肉棒跳了出來,豎立在空中。
  雪梅舔了舔紅潤的雙唇,“看過來“在心裏發出命令後,低頭就將我的陰莖含進口中。六七十名清純的女生全都將呆滯的目光移到我和雪梅處,這種在衆多清純學生妹的面前享受美人吹箫的感覺,及刺激又興奮。雪梅含弄了會肉棒後,雙手著地的伸出舌頭來,在我的陰囊上含弄起兩顆睾丸來。雪梅一邊舔弄一邊讓我調整了下姿勢,將雙腿擺放在扶手上,靈巧的小舌頭在我的菊花上調皮的舔了舔,再一路舔舐而上,用力的在我膨脹的龜頭上親了下。站起身來,轉身面對大家。靠!就把我晾在著了?
  “現在請同學們一個一個的上來,依照老師剛剛的做法,來學習下男生的生理。”
  正當我被雪梅吊在半空中,滿是不爽的時候,聽到了雪梅的話。伸手就在雪梅的翹臀上捏了把,正是太會玩了。雪梅得到我的獎勵,更是高興。”
  主人,加油哦,有六十九個妹妹哦。”
  來吧,老子等著呢!排在第一個的是個小巧的女生,稚嫩的臉,齊肩短發,胸部小小的,蹲在地上,雙手著地,伸過舌頭就在我的菊花上舔了起來,然後是陰囊,肉棒,最後在龜頭上親吻了下,就起身了。額,怎麽不含下啊!靠!老子還想試試你的口技啊!我不滿的看了看雪梅。
  雪梅低頭看了下講台上的本子,冷聲道:“何莉莉,爲什麽不像老師開始那樣含弄下男同學的雞巴。你把裙子脫了,爬到課桌上去,屁股翹高。今天你就這樣上課。”
  只見那個叫何莉莉的女生呆滯的脫下對她來說大了一號的超短裙,光著屁股走到座位上,趴著了,還是個小女生啊,屁股上都沒什麽肉。很快我的感歎就被另一條舌頭的舔弄打斷了。”
  主人,要是主人不滿意,就這麽處理好麽?
  “站在講台上的雪梅問道。
  “嗯,不錯。”
  這個女生有副厚嘴唇,包裹著我的肉棒很是舒服。”
  啊!你說怎麽就怎麽。真是不錯。”
  我拍了拍正埋頭在我胯間擺動頭部的女生說道。
  過了一會已經十七八個女生舔弄完了,我的胯下全都是女生們含弄時滴出的口水。”
  不行了,再這麽下去,我就想射了。”
  我一邊摳挖著雪梅的美鮑,一邊享受各種小舌頭的服務,後面還有烏壓壓一長條,我及興奮又期待,強忍著不舍的說道。
  “那主人等下。”
  雪梅本就被我扣挖的軟軟的將半個身子都靠在我的身上,聽到我想射了,立馬撩起裙擺跨坐了上來,伸手一撥就將我沾滿口水的炙熱肉棒納入體內。”
  好硬,主人射到奴家的騷穴裏。啊!主人,奴家好想要了。”
  邊在心裏呼喊,邊解開西裝的扣子,一把拉下抹胸。兩顆碩大的乳肉跳了出來,我立馬含上一顆猛力的吸起裏面包含的乳汁來。雪梅在我的身上飛舞,不停的用力將胯部抵近,好讓我的肉棒能更深入些。”
  主人,奴家是你的,主人是奴家的,奴家全身都是主人的,主人全身也都是奴家的,奴家要,奴家要。”
  雪梅大概是因爲在衆目睽睽之下,加上我早就摳弄的她饑渴難耐,很快就到了高潮的邊緣,開始胡亂的淫叫起來。
  與上次公車之旅不同,上次是她自己身體不適,所以才提出了那種淫亂的提議,而在過程中也很快就離開了。這次卻是她爲了討好我而提出的淫亂提議,從她性奮的淫叫聲中還是能體會到她的醋意。心有感激的,一把抱起雪梅,讓她趴在講桌邊,用力掰開兩片豐腴的臀肉,挺腰就插了進去。我也有意安撫下她,頂在她的G點上就是一陣高頻率的輕磨。”
  你個小蕩婦,主人愛死你了。看主人不操死你。”
  “主人,就是那裏,主人多磨下。操死奴家,操死蕩婦。蕩婦要死,蕩婦要死了。”
  雪梅歡愉的回應著我。不斷流出的淫液讓我越插越猛,雪梅很快到了高潮,無力的靠在講桌上。我死死的摟著她的腰肢,加快了抽插,“要射了,要射了”。 “主人,射進來,射到蕩婦的小穴裏。”
  雪梅依然內心高漲的喊著。我將她翻轉過來,壓到第一排的課桌上,全力的沖刺起來。
  “啊!我要射了。”
  狠狠的頂了進去,死死地抵在那塊軟肉上,一股一股的快感傾泄而出。
  喘息著坐回那張老板椅,雪梅軟軟的癱在課桌上。”
  何莉莉,過來給老師舔幹淨。”
  那名被罰爬在課桌上的女生,乖乖的走了過來,蹲在雪梅胯間舔吸著,不斷溢出的奶白色的精液。”
  主人,今天射好多哦。”
  “滿意嗎?”
  我正處在不應期,及時後面的女生再怎麽在我胯下舔弄,都只覺得舒服而已啊!
  “恩,主人,今天奴家僭越了。今天主人想怎麽開心就怎麽開心吧。”
  雪梅清醒後小意的說道。”
  奴家今天叫曉梅來送飯,今天奴家要好好的陪主人玩一天。
  主人覺得好麽?”
  “你呀,最貼心了。你安排吧!”
  我大氣的說道。
  “嘻嘻,主人最好了,奴家還叫曉梅帶了,婷婷的奶哦。”
  額,我站了起來,推開正在胯下舔弄的女生,走到雪梅身邊,一把抱起她就深深的吻了下去。
  休息了一會,雪梅整理了下衣服,走到講台上。”
  請同學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剛剛大家已經了解了男同學的生理,現在請大家,坐到自己的桌子上,面對男同學。”
  一陣嘩啦啦聲,所有的女生都蹲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雖然女生們都是並腿蹲坐,可近處的幾個女生的幹淨小屄卻被我看得一清二楚的,果然是學生妹啊,放眼望去淨是白木耳啊。
  “好,現在大家請跟著老師做,男同學會巡查大家,如果有哪個做的不好,將會被老師懲罰的。男同學,請開始巡查。好,大家請跟著老師做,首先將大腿打開,用兩根手指輕輕的撥開自己的大陰唇……”
  我漫步在小小的教室中,隨處都是可愛的女生,白嫩的雙腿,誘人的蜜桃。可憐的何莉莉,大家都是坐在課桌上撥弄著自己的嫰處,只有她趴在課桌上,小手伸在胯下學習著。其他的女生都在認真的聽著雪梅的命令,大部分都流出水來。我挺著堅硬的雞巴,在女生中走著,看來雪梅很是用心的準備過呢,看得出所有的女生都刮過毛,而我前面那個大胸女,卻是天然的。忍住不湊了過去,伸出舌頭在嫩紅的陰道口處舔了下,那雙大開的美腿被我的突然襲擊嚇的緊緊的夾住了我的頭,靠。站起身來,就要去撕開她的衣服。
  “許君,怎麽回事,上課不認真,站到後面去,不準穿裙子。”
  雪梅突然命令道。我面前的大胸女跳下桌子,就站到了教師後面。我疑惑的看了看講台上早已淫水放浪的雪梅。”
  主人,你要不要再挑幾個?”
  原來是這樣,收到。我繼續看了起來,“主人,第四行第六個,第一行第叁個……都還是處女哦。”
  雪梅建議到。”
  我靠,連著都準備好了。就按你意思辦吧!”
  很快教室後面聚集了十五個下身赤裸的女生,其中竟然還有那個何莉莉。不過近七十人裏才十五個處女,這比例……看來初中部的女生還是處女多啊,看著剛剛發育的小巧女生就占了九個,而明顯高些發育也好些的女生也帶著點青澀啊。
  雪梅讓其他的女生換了個姿勢,全都跪在課桌上,這一下我回頭就能看見無數的小嫩鮑,而面前是十五個站的筆直的,挺胸擡頭的女生,仿佛在接受我的檢閱一般。從最左邊開始,伸出手指一路沿著高高低低的激凸出來的乳尖上滑過,或小巧或豐滿的乳房不斷的刺激著我的神經。在那個叫許君的大胸妹面前停了下來,大手捏著她堅挺的乳房,雖然跟雪梅等人的大乳相比稍有遜色,可堅挺的感覺還是讓我一把撕開她的水手服,放肆的揉捏起來。
  “不認真上課的同學,向後轉,雙手放在牆上,把屁股翹起來,讓男同學打屁股。”
  雪梅在我盡情享受青春的軀體時,將老板椅搬到教室後面,喘息著命令道。
  大大小小的翹臀站成一排,打屁股?怎麽可能,站在許君的身後雙手伸到她的胸前大力的揉捏著,炙熱堅挺的肉棒調整了下抵到她的雙腿間,貼著濕滑的陰唇就在大腿間滑動起來。
  “許君,雙腳並攏,腰再下去點。”
  雪梅大概覺得我並不想馬上插入,于是命令著女生夾緊我的肉棒,讓我在女生腿間的抽插更加刺激。壓低的腰肢將桃心型的白臀凸顯出來,還是不夠圓潤啊,不過青澀的果子不就是這樣的麽。
  爆了爆了,雙手掰開夾緊的臀肉,暗紅色幹淨的菊花綻放開來,鮮紅的陰肉不甘的稍稍分開,陰道口掙紮著緊緊挨在一起。堅挺的肉棒抵了上去,不好弄啊,又想親眼看著碩大的龜頭分開小小的陰道口的情形,可不用手扶著,試了好幾次都被拒之門外,日了就。
  責怪的看了看雪梅,雪梅偷笑著過來扶住了我的陰莖。”
  再下一點,好,”
  我指揮著,用力一頂,進去了。緊致,艱難的一點一點的向內挺進。繃緊的雙腿,夾緊的臀肉,未開墾的處女地。讓我每一點的進入都愈加困難,可這種感受著破開與緊裹的感覺實在是太誘人了。沖開了那層膜,沖開了內裏的陰肉,大半的陰莖被收納進去。我停了停,溫暖的陰肉緊緊的裹住我的陰莖,很緊就像是一張大手在用力的握著。我長長的出了口氣,突然腰上被人用力推了一下。陰莖快速的挺了進去,直到最裏面的軟肉上。痛!回頭一看,原來是蹲在身下的雪梅不知到什麽時候移到我身後,看著呲牙咧嘴的我,一陣偷笑。靠!
  “還不讓她分開點“我急急的說道。
  許君分開了雙腿,緊致感依然驚人。我抓著她的臀肉開始慢慢的抽動著,不敢太大力,墊腳躬身,看著沾著處女血的陰莖慢慢滑出,帶出了點帶著血絲的陰肉,狠狠的插入,仿佛陰道口四周的肌膚都被帶了進去。欣賞了會著美妙的進出,伸手摸到了旁邊的女生胯下,靠,都有點幹了。
  “其他的受罰同學,用手摸自己的陰唇,誰要是不夠濕的話,老師會讓男同學狠狠的打屁股的。”
  雪梅的話音剛落,我擡起手就拍了下旁邊女生的嫩臀。在安靜的教室中響起一聲清脆的啪。
  額,還是青澀了點,手感是不錯,可肉少了,完全沒有成熟女人被擊打時蕩漾的肉顫感。不過勝在緊致啊!要是有表情的話,痛苦承歡的樣子才是真正的精髓啊。不過今天好在人多,也算是別有風味。
  看來小女生就是敏感,我才抽插了幾十下不到,旁邊的女生就已經濕滑的能拉起絲來。俯身再次揉捏了下許君的堅挺胸部,拔出陰莖站到第二個女生身後。
  同樣的緊致,不同的是初進時稍稍的輕松了點,破開那層膜後,內裏突然變窄了。
  我只得用手環著她的大腿根,手腰一起用力,這才盡情的插進深處。血量有點大,半個陰囊都被染紅了。就這麽一個接著一個的,直到第八個,我放棄了。每個女生都有各自的特點,相同的是同樣的緊致陰肉,被不同的觸感緊緊包裹,每一下的抽插都是對我意志力的考驗。站著破瓜實在是累啊!我渾身就跟水洗了一樣。
  要到了,我抓過正在指揮其他女生並桌子,墊衣物當床的雪梅。將她按在身下,沾滿了八個女生處女鮮血的肉棒,就這麽頂進她的口中。雪梅明顯的皺了下眉,我管不了那麽多了。”
  快,含著,我要射了。”
  雪梅沒辦法只好含住,任我一陣抽插。肉棒不斷的抵進,雪梅不斷的幹嘔,流出的口水順著乳溝流了進去。
  “射了。”
  我高叫一聲,深深的抵在她的口中,一股一股一股。順勢躺在鋪好的課桌上,喘息著。”
  我不動了,沒力了。”
  無力的說道,看來動不動就夜禦N女的家夥都是超人啊!

国产Av无码亚洲A√h